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十轮日
    等我的身体缓和一些的时候,才发现胖子和黄妙灵也朝周连山看的方向在看。

    这样就让我很纳闷,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让胖子保持长时间站立不动,也就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这才发现还是在看那个大漩涡。

    大漩涡越来越大,加上这死亡谷里边的雨水特别的多,所以仿佛这个漩涡会不断地增大下去,然后整个世界都会陷入这个漩涡当中。

    这种来自视觉的错觉感,真是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渐渐地,随着我的眼睛适应了当下的光线,眼睛也逐渐清晰起来,我这才发现在漩涡里边有个东西。

    那个东西绝对是个庞然大物,漩涡就是以它为中心而转动的,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

    “那是什么?”我下意识地问道。

    胖子目不转睛地说道:“小哥,如果胖爷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个树冠,而且非常大的树冠,一棵树要长成这么大,那得多少年啊,估计没有上万年是不可能的。”

    我再定睛一看,发现还真是一个树冠,而且从模样来看绝对不像是几棵巨粗的大树汇聚而成,那就是一棵树。

    这一棵树就足以媲美一个小树林,我第一个想到的那就是那颗带着邪性的王母树。

    黄妙灵说:“这应该就是那颗王母树,这里的一切都是围绕它而建立,而且它距离地表也不是很远,现在地表一坍塌,它便出现在了人世间,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我说:“不用担心,这水位在不断上涨,我看它一会儿就会被水淹没。”

    周连山苦笑道:“如果一直持续刚才那样,四周的水不断汇聚,那可能会把淹没,但是现在水位又开始这么快的下降,我都感觉我们把地炸穿了,而这颗树只会越来越多地展示在我们的眼前,不可能被水淹没了。”

    我看了看水岸线,发现还真就像他说的那样,如果不是水位下降,现在估计我们还没有站在岸上,而是泡在水中,继续被逆流而来的水冲着。

    水位下降的实在太快了,比它涨的时候还要快好几倍,所以渐渐整棵大树在不断地想要展示着它的全貌,好像迫不及待想要来到人间一样。

    忽然,胖子用手一指,声音都变了,无比惊诧地叫喊道:“你们快看啊,那树上有活物在移动。”

    听到胖子声音的变化,我们就眯起眼睛朝着那棵树望去,因为这家伙的视力是我们当中最好的,所以他看到并不代表我们都能看到。

    胖子说的显然没错,我看到几个摇晃的影子,正在逐渐往上爬,只不过一闪即逝,我甚至都以为是自己眼花。

    这时候,周连山从背包里边掏出了望远镜,这是他装备里边特有的东西,而一路上也没有用过,显然这望远镜从被买下了之后,也就没有再用过,这次算是它的第一次。

    看了一会儿,周连山的脸色有些差,胖子就着忙抢了过去,他看了又有一段时间才交给了我,等到我拿起望远镜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那些人影的踪影。

    我问胖子:“哪里去了?”

    胖子用指头一指树冠的顶部,说:“在那里。”

    我又一次把望远镜放在了自己眼前,虽然那树冠特别的巨大,但是我们距离那边实在有些远,所以几乎双眼望去一下子就能扫过四分之一。

    我将整个树冠扫过之后,还真发现了好几个人影。

    在把目标锁定后,我便开始调整望远镜上面的焦距,倒映到眼睛里边的人影也逐渐清晰起来,对于这种高倍望远镜而言。

    在没有任何东西遮挡视线的情况下,看个几千米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旋即,我看到了熟悉的几个女人,而更为熟悉的是一个带头的女人,她依旧朝着薄如蝉翼的纱衣,正双手张开,有一种想要怀抱山河的气势。

    那熟悉的脸庞告诉我,就是韩雨露没错,只是想不到在如此剧烈的爆炸之下,她和仙露联盟的女人们居然安然无恙。

    我看得到她们的身上都在滴答在水,显然面对这种不亚于自然大灾难的变故,即便是强如她们那样的人,也不会一点儿影响都没有,只不过相比较落魄的我们,她们更显得无比的圣神和诡异。

    接着,在漆黑的夜晚之中,我清晰地看到了几点环绕在韩雨露身边的亮光,它们就像是一支支火把一般,火焰还在自然地跳动着,看起来让人会不由联想到古代先民那种恐惧黑夜,渴望黎明到来的景象。

    等到我仔细去打量那些亮光,却发现亮光之下并没有任何支撑的东西,更没有人举着这所谓的火把。

    这些亮光是自己悬浮在韩雨露的身边,我细数了一下发现足足有九点这样的亮光。

    九点亮光如同如同鬼火一般,以一个扇形环绕在韩雨露的背后,它们有些类似佛道两教描画出神像背后的霞光或者叫背光、圆光和眉间光之类的东西。

    这种事物一般象征着慈悲、智慧、威仪和法力无边等,但这里给我的却是恐怖、阴暗和妖气冲天。

    渐渐地,我看到了韩雨露整个人就开始悬浮起来,就好像那次我身怀天眼神石的情景一样,所以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背包,发现天眼神石还在其中,这就有些太过诡异异常了。

    我无法诠释看到的东西,正在发愣的时候,手里的望远镜被一只纤细的手拿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妙灵已经站在前方,用望远镜看着前方正在发生的一切。

    我想她应该也感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没错,这就是恐惧,一种来自我们并不熟悉的能量释放出的恐惧,即便没有望远镜,我也能够看到那九个亮点在不断闪烁着。

    它们象征着奇幻和诡异,如果不是自己刚刚亲眼看到是怎么回事,一点会以为那是非常的九颗坠落到人间的星星。

    短短的几分钟的注视,我们终于迎来了这一天的黎明,仿佛天是在一瞬间亮起来的,朝阳的霞光不断地放大,使得星月刹那间失去了光亮。

    那九个亮点不但没有黯然失色,仿佛如同九轮小太阳一般。

    我看到了十轮太阳,又一轮躲在了极远的山峦之后,而九轮如同盘子大的烈日,将整个死亡谷照的一片通亮,甚至我都感觉到从它们身上释放出的热量,而自己湿透的全身也正奇迹般地温暖起来。

    过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胖子才动着他干巴巴的嘴唇说:“你们都看到了吧?”

    我点了点头说:“看到了,十轮太阳,这让我想到了有关后羿射日的故事,而传说中太阳就是西王母之子,被后羿射掉九个,只剩下最后一个来给予万物光明,难道说这不是神话而是历史,那么历史又将重演吗?”

    周连山说:“这个不好说,不过我知道我们现在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一旦死亡谷里边的水全部流进那个漩涡消失之后,不管会不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但至少我们会被那些仙露联盟的人所追杀。”

    黄妙灵有些悔恨地说道:“其实我应该留下的,当时只有我留下,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切都怪我。”

    我说:“这不能怪你,如此剧烈的爆炸和坍塌都没有影响到她们,你留下只不过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我觉得你活着要比死了的意义大的多,你说呢?”

    黄妙灵没有回答我,她好像陷入了某种沉思当中,但是胖子接着我的话,就说:“小哥说的没错,这些女人已经不能用寻常的思想来考虑,能够生存几千年的一个种族,一定有她们自身的独特生存法则。”

    黄妙灵苦笑道:“你也不要用这样的解释来说明我的过失,我没有牺牲自己的性命,那已经违背了我们四个人的誓言,其实我本来就是该有那样的宿命的。”

    我立马说:“宿命不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人生本就充满了瞬息万变,有时候小小的改变所谓的宿命,说不定会是另一种结局,至于最后的结局如何,那就要看我们怎么去处理遇到的问题。”

    胖子指了指那颗巨树处,说:“小哥,你说这棵大树该怎么解决?是不是咱们要借着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丫的烧了呢?”

    我无奈苦笑道:“光凭咱们四个人,不但要面对那个诡异的韩雨露,还有一群不要命的仙露联盟的女人之外,就是这颗大树让咱们去烧,那不烧个几天几夜也烧不光的。”

    周连山说:“我补充一点,这里的地形奇特,经常会下雨,而且气候也犹如热带雨林一般,想要点燃这么一棵勃勃生机的大树,估计是不可能的。”

    胖子问:“那怎么办?难道咱们就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不闻不问,等到危险到了自己的头上,那时候说不定也就没法改变了,你们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