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统一的目标
    我想了想说:“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回去准备好一起,再来对付它,有一点胖子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去理会,毕竟这还是和在咱们又一定关系的。”

    胖子忙点头说:“对对对,胖爷也就是这个意思。”

    周连山叹了口气说:“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在这里这个时刻,我们可是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没有占啊!”

    黄妙灵眼神中有些杀气,虽然很微弱,但我还是感受到了,显然她没有多少信心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

    我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算是安慰,毕竟事情已经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必须要尽快回去再带更多的好手过来。

    看着我,黄妙灵悔恨地说道:“难道我们就任由事情恶化下去,就这样离开?”

    我点了点头,说:“我们离开,还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一些应该知道的人,毕竟这涉及到了盗墓四派,回去之后要联合所有能联合起来的力量,然后再回来把这棵王母树破坏。”

    胖子说:“是啊,灵妹妹,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对付这棵树那必须要带一些像汽油、腊油和火油等易燃的物品,要不然我们还真的拿它没办法。”

    周连山说:“这次回去,我也没法回去颐养天年了,看看利用老关系能不能召集一些奇人异事过来,像那种有神秘能力的就更好了。”

    黄妙灵不甘心地咬着嘴唇说:“我还是觉得不能走,不过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回去,再尽快赶过来,我想我们还可以利用一下他们,骗他们说这里有长生不老药存在,我想那些人不会不来的。”

    我们互相一点头,就开始往出谷的路走去,路上我们又商量了,你告诉别人来这里不是倒斗是来送命的,想必肯定没有几个人会愿意,要是告诉他们关于珍贵冥器和长生不老药这样的消息,应该没有几个人会拒绝的。

    一路无话,在我们离开了死亡谷之后,胖子还在入谷的碑上写了“危险”两个字,算是警告不清楚情况的人进入,如果有人不听执意要进,那他只能听天由命了。

    经历千辛万苦到了北京,一路上真是苦不堪言,到了北京之后,我们立马开始分工张罗。

    三天之后,在我铺子的会客厅当中,伙计们各忙各的,我、盲天官和红龙三个人坐着商量这件事情,究竟该怎么解决,必须要拿出一个方案来才行。

    这次对付王母树,它就是再厉害也不是个人,没有智慧,之所以要事先有计划,是因为该想想该怎么牵制着韩雨露那些人,说到底我不想要韩雨露的命,只希望她不能那样做就成。

    我把事情和盲天官以及红龙一说,他们先是为了霍子枫出事而感到万分的伤心,然后等到我说了关于西王树的事情,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上面,因为他们相信我不会骗他们。

    盲天官看着一脸疲惫的我说:“张文,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再自责和烦恼也没有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着怎么解决那棵吃人的妖树。”

    红龙眼圈红着说:“老板,我知道您这个人不会说大话,可是这事也有点太过不可思议了,难道这世界还真的有这种事情,这可真的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了。”

    我苦笑道:“老龙,你看看我这把胡子,像是在跟你开玩笑的吗?”说着,自己摸了摸胡茬,这些日子都没有刮胡子了,所以整张脸都不像个样子,可现在哪里有心情想这个。

    盲天官问我:“其他三家都是什么反应?”

    我一本正经地说:“其他三家都有人参与了这次盗墓活动,自然他们也都知道实情,所以我想应该都会联合起来,再到昆仑山去走一趟吧!”

    盲天官叹了口气说:“这座昆仑山,我从开始做这行,一直到现在已经去过整整八次了,看来还要去个第九次啊!”

    我说:“要是官爷您老人家能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盲天官笑道:“这辈子也没有遇到过比这个更加大的事情,自然这次不能少了我,现在也不用太着急,这种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就要学会坦然面对,像你这样浑浑噩噩的去,到头来害人害己啊!”

    我问:“那官爷您说我该怎么办呢?昨天我才把盲天女的骨灰埋了,我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是怎么死的,现在根本就提不起精神来。”

    盲天官说:“不是提不起精神来,而是你的胆子被吓破了吧?”

    我脸一红,确实也就是这样,自己的当时还沉浸在悲伤之中,现在回头想想过程,心里不由地的发毛,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被吓成这样。

    为了掩饰这个尬尴,我顿了顿就说:“官爷,我能不能问你一下事情,其实有些事情黄妙灵也跟我说了,只是想要跟你核对一下。”

    盲天官说:“这也没有什么好问的,她既然都把事情告诉你了,那些就都是真的,我相信在她已经打算死的时候,没有必要欺骗你,而且我看得出那姑娘的心,还是一直在你小子的身上啊!”

    红龙也排挤我说:“老板人品没的说,长的也不差,自然会遭女孩子喜欢,我要是个女孩儿,我也喜欢他这种老实多金类型的男人。”

    我说:“不开玩笑,官爷,您能不能回答我几件到现在还困惑我的事情。”

    盲天官见我如此,便是点了点头,说:“你说。”

    我说:“第一件事情就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叫老王头,您认识这个人吗?”

    盲天官说:“哦,原来是他啊,没错,我确实认识,前不久还通过电话,他现在人在马来西亚,虽然是个不错的国家,但是他很不适应,但又没办法。”

    我皱起眉头说:“我明白了,老王头和他老婆都曾经是你的人,或者至少替你工作过。”

    盲天官毫不隐瞒地说道:“这个行业是个新人总比老手多的行业,而等新人经历过几次,也就变成了老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会死很多新手,有些像是一队人排队过一座独木桥一样,成功的人总是少数。”

    我说:“官爷,您不用跟我绕这种弯子,我想知道他老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盲天官轻描淡写地说了“死了”两个字。

    我一愣之后,忙问:“没有别的了?您至少也要给我讲讲是怎么死的,或者讲讲老王头夫妻两个人是怎么进入这一行的,我记得那家伙并不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开始贩卖古董了。”

    盲天官说:“你口中的老王头确实是个局外人,他没有任何的特长,刚刚进入七雄的时候只不过是个新手,可是他的运气是他存活下来最为关键的东西,所他还活着,他的妻子便是死了。”

    红龙忍不住叹息道:“盗墓贼干的事情本身就是损阴的,落个这样的下场也是在所难免的,要不然咱们这些还活着的盗墓贼,也不会个个都是光棍一条嘛!”

    我说:“那他的老婆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

    盲天官笑道:“你心里应该清楚,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不见得是好事,不知道反而却是闷葫芦往前走,她是局内人,所以她死了。”

    我点了支烟,说:“看样子这事情本身就够麻烦的,要不是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肯定会离开这里,找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小地方去过着平淡的日子,不想再被人当做棋子捏来捏去。”

    盲天官说:“这是一局大棋,在第一颗棋子动了一步之后,整盘棋就开始运作起来,什么时候有一方败了。”

    “那棋局就结束了,只不过这盘棋不仅仅是两方,至少是三方也有可能是四方势力的一个博弈。”

    我心里暗暗盘算,如果他们算是一方,我们这些盗墓贼算一方,西域的那些遗留下来的古怪种族算是一方,那第四方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呢?

    红龙拍了拍我,从我的嘴里拿去烟抽了两口,说:“老板,这种东西我也听到过一些风言碎语,不过希望这种事情只限于咱们内部人知道,如果泄露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有时候就需要一些特别的手段。”

    我皱起眉头说:“老龙,你这话可说的学问大了,这又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就算见不得人也不是咱们。”

    盲天官摸着胡子笑道:“好了,大家都是贼,没有一个能见得人的,我们还是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考虑。”他看向我,问:“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我说:“有。官爷,关于我们之前摸回来的冥器,最后岳家拍卖到什么地方了?”

    盲天官说:“之所以我和岳家合作这么多,那就是因为到他们手里的珍贵冥器几乎都是被咱们国家的买主收藏了,至于最后是不是一直都在,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毕竟我们也算是尽力保护了古董,同时我们又要吃饭,所以不排除有国外买家让国内买家出面的情况。”

    红龙问:“老板,您问这些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