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噩梦缠身
    胖子抱了抱拳说:“李家主年轻有为,让我们这些年纪的人羞愧不已。”

    李世明说:“张大哥和胖子大哥都是白手起家,不像我这种接着上一代人的家业,说起来该羞愧的是我,小弟非常仰慕两位。”

    我说道:“李家主不必过谦,咱们还是直接说正事吧!”

    李世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张大哥快人快语,那咱们就直说吧!”

    我犹豫了一下,该不该把死亡谷当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毕竟李世明是个少年,但是想到既然是盲天官让我们过来,而且李世明说话透着成熟的气息,所以就把整件事情大概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

    当然,我说的都是如何如何的神奇,毕竟李世明这个少年代表着是一方巨大的势力,他背后的人希望通过这种神奇,得到长生不老药的秘诀,所以我在关于这些东西说话的时候,着重进行地大篇幅细致的描绘,尤其是关于那棵妖树。

    听完之后,我看到李世明和中年人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奇,而是一脸的激动,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和期许,以至于让他们两个人久久没能从其中走出来。

    胖子的忍耐力没有我强一些,他很快就有些烦躁不安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总不能一直摆出这个样子,让我们哥俩看着你们激动吧?”

    李世明说:“不好意思,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查寻太多年了,所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们在一些国之禁锢的典籍中查到过王母树,知道它处于西域那边,但没有准确的位置,现在终于有了结果,那我们李家也可以交差了。”

    我说:“那你们知道王母树是怎么开花结果的吗?”

    毕竟,这件事情我没有说,以防他们害怕而不敢去,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人家不但不怕,而且还有自己的线索。

    李世明站了起来,双手插在兜里说:“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这却不是重点……重点是王母树结出的王母果能够令人长生不老,甚至可以说是不会死去,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充满了诱惑,而且还是他们……”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看了中年人一眼。

    中年人的眼神深沉,他说:“既然是这样,那抓紧时间就过去一趟,看看现在是不是还有王母果在上面,那样我们就算是大功一件。”

    胖子说:“对,我们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希望人多点,毕竟那边有个由一群娘们组织起来的势力,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李世明说:“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只有你们能带我们过去,我们有办法解决他们。”说着,他跟我要了一下手机号,然后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是方便这几天的联系,让我们回去抓紧时间准备。

    我和胖子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痛快,很快离开了地安门附近,回到了我的本铺当中。

    正在我们准备的第二天傍晚,我受到了李世明的一条短信,他约我独自见面,而他自己也是一个人。

    不过,选择的地点相当的奇特,居然是**附近的地铁站旁边,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肯定不会是想害我,说不定去了还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因为自己隐约感觉,这个少年李世明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一趟我必须要亲自过去,要不然很可能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毕竟黄妙灵也曾经说过,我们一直少了一个重要的环节,现在这个环节来找我,自己不能不去。

    晚上,我连胖子都支走了,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到了**附近,找了一家要价昂贵的地下停车场把车停了下去,便早早到了地铁站附近等候。

    等了一个小时李世明都没有出现,我不认为他会拿我寻开心,便继续等着。

    看着四周的灯火阑珊,人来车往的长安街,我从未这样静心去欣赏过北京的夜景,挺美的,真的。

    那是8点30分,一个打扮的奇怪的人朝着我走来。

    我隐约感觉他就是李世明,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仿佛当他出现的那一瞬间,我就能感觉到他来了,类似双胞胎那样的心灵感应。

    李世明并没有跟我说话,他带着我一直走到了一处高大的城墙之下,然后我们两个就找了一个木椅坐了下来。

    又朝着四周打量了一遍,在李世明重复确定了没有可疑的人才将他头上的帽子和墨镜摘了下来。

    “很奇怪吧?”李世明看着我小着,他没有丝毫同龄人的幼稚,而且从气势上来说,他比我更加显得成熟,不过说话的时候,他还不断用余光扫着来往的行人。

    我点头说:“确实很奇怪。”

    李世明笑着问我:“你奇怪什么?我的打扮?还是我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单独约你出来?还是别的什么?”

    我说:“都很奇怪。”

    不知不觉,我已经被他带着说话,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我不得不去这样做,同时这也可能是自己的好奇心搞鬼,对于这个李世明,自己确实挺感兴趣的。

    李世明说:“我这样打扮是不希望有人看到,至于是什么你,我想你也多少清楚,至于约你出来,那是想要告诉你一些事情,还有就是看看我们可不可以合作。”

    我刚想说话,李世明又抢着说:“对了,不管今天能不能谈成,但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过等一下跟你把事情说开了,我想张大哥也不会那么傻。”

    我苦笑道:“你能让我说句话,或者我问几个自己想问的问题吗?”

    李世明一愣,然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那你该说就说,该问就问吧!”

    我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个一家之主,还是一个话痨。

    不过,总的来说他的气势很强,引着我往他那边走,并不像是在商量,而是像在给我下命令,这种感觉我自然不喜欢,也无法去适应。

    想了想,我才说:“咱们两个直接点,你既然来找我,说明你肯定要有事情跟我说,那你就长话短说,说重点。”

    李世明呵呵笑道:“张大哥既然喜欢开门见山,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给我看。

    结果那张照片,我第一眼看上去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但是我敢保证百分之百没有见过,但是那种熟悉感又让我疑惑。

    过了几秒之后,我朝着对面看了看,立马想起为什么觉得面熟。

    我把照片还给他问:“你让我看这个做什么?”

    李世明说:“还用我说多吗?就是他,我们李家已经被他奴役了很久了,还有其他的家族,全都是在为他服务,哦对了,你经常接触岳家,他们也是。”

    我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你对我这么了解,而我对你却一无所知呢?”

    李世明说:“那是因为我们系统地查过你,说句难听的包括你的祖宗八代姓甚名谁都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在你当上七雄的当家人之后,更是有专人把你的所有都汇报过来,所以我才敢大着胆子来找你。”

    我继续问:“找我到底什么事情?你倒是直接说啊!”

    李世明苦笑道:“我想张大哥那么细心的一个人,肯定知道为什么龙叔不到70,已经伺候了我们李家四代家主,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见我点了头之后,他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在我们李家的头上有个……怎么说呢,算是诅咒吧,除了这四代的第一代是自然死亡之后,剩下我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非自然死亡。”

    我愣住了,片刻后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李世明说:“我说了,是个诅咒,不过这并没有那么诡异,因为这个诅咒是人为造成的,是他们给我们定下了任务,如果在20岁没有完成,立马就会要了家主的命,所以你应该理解为什么当我听到西王母树后那么的激动了。”

    顿了顿,李世明继续说:“其实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玩笑,而这个玩笑对于别人来说是一笑了之,可对于我们这样的家族来说,那无疑就是一个噩梦……恶魔从那一刻已经恶狠狠地注视着我们李家,快要70年了。”

    我叹了口气说:“整件事情,我或多或少也有所了解,说白了我们都只不过是棋子,只是卒子和军马的区别,到头来一切的牺牲都是为了保将帅,这人到了一定的地位,有了绝对的权力,就开始追求长生,这也算是恒古不变的真理,也没有什么好悲伤的。”

    “你说的没错。”李世明看着我说:“可是,我不想让李家继续这样下去,不想让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受到这样的迫害,自私点来说,我只希望自己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中,不是什么家主,不用管这个烂摊子。”

    我拍了拍他说:“或许我能理解的苦衷,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整件事情帮你也就在帮我自己,你也不用客气,我也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