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真实荒唐
    完了!完了!

    我忽然想起来自己昏迷的前一刻,温初阳是坚硬如铁的!

    他不会把我那个怎么地了,我身上才会这么酸痛吧!

    我慌忙掀开自己的被子,在看到裤子也换成了病号服以后,一颗心,忽然的变得拔凉拔凉的。

    陆远之!陆哥哥!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啊!要是我还有一点意识的话,我都后反抗到底啊!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门开了,罪魁祸首的那个人懒洋洋的站在门口,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走进来,将一杯白开水递到我面前,温声说,“喝了吧,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我!我”我张了张嘴,舌头疼的很,半伸着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可是嘴巴又的确干的厉害。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干脆转过脸,看着窗外,不再看温初阳那泛着笑意的白皙脸蛋。

    窗外的阳光正好,可我却觉得自己现在身上脏的厉害。

    我本以为我和陆远之的爱情,可以天荒地老的……

    “你就这么不想我碰你吗?”温初阳的话语里夹杂着一丝温怒,他从后面伸出手,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掰过去,对着他的眼睛。

    “温大老板!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你这幅样子?不知道会不会上头条呢?”我含糊不清的反驳,完全散失了理智。

    “你?”温初阳眯了眯眼,一丝阴狠一闪而过,可立刻就消失不见,变成了满眼的柔和,轻声问我,“还疼吗?”

    我被他这一句话问的楞在了那里。

    还疼吗?还疼吗?

    这样问,说明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吗?所以才会这么一副疼惜的样子?

    “哇”我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诶!莫名其妙的怎么哭了?”温初阳手足无措的松开捏着我下巴的手,带着丝不解的语气问我。

    混蛋!竟然还说我莫名其妙!

    我怒了,拿了床上面的枕头朝着他砸了下去,怒嚎道,“你奶奶个熊哦!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是不是动了我了!我是信任你才跟你求救!你倒好!让我直接成了送上门的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十几年的爱情就被你给毁了!”

    一想到陆远之,我的丈夫,我的爱人,我就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撕扯的痛的厉害。

    在夜场混了那么久,我从来都是洁身自好,从来没有逾越过我的底线,没想到最后竟然自己送上门给人那个了!你说我冤不冤哪!我越想越是难过,恨不得将温初阳给一巴掌拍死才好。

    “就是为了这个?”温初阳扯开我捂着眼睛的手,忍着笑意,皱着眉头问我。

    我冷哼一声,也顾不得得罪他,翻了个白眼,“就是为了这个!”

    “好!”温初阳念了声好,抿着嘴点点头,眼睛不再看我,那样子,像极了受伤的小情侣。

    可,他是高高在上的,怎么可能为了我这样的人受伤?

    刚刚一定是我的错觉!

    “那,你到底有没有对我怎样?”我有些心虚,因为在那样的情况下,一个男人要忍住自己的**,也的确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那天的事情,其实也不能全怪他。

    在我问完这个问题之后,温初阳脸上的寒意渐渐的越发浓郁,他咕哝了句,xx,真实有你的。

    因为他说的声音很小,又是咬着牙说的,所以我也听得不是很真切。

    我还想问清楚,毕竟那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可是温初阳已经不给我机会了,他毫无预兆的站起身,转身就走,不等我再开口。

    他这一走,就没有再回来过,我以为和他之前就到这里为止了,以后不会再见面。

    在医院住了一天我就回家了,正好那天晚上有个老乡开车回去,我怕妈妈一个人带着孩子不方便,就只好让他们提前回去了,其实我是舍不得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敢去夜场上班,上次的事情,我是真的怕了。

    以前就有好心的客人劝过我,说在河边走,哪里有可能不湿鞋。

    那个时候的我,走投无路,加上仗着自己有一点防身的本事,也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总觉得自己是特殊的,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要是真的遇到事情了,我和其他人是一样的,没办法例外。

    几天的休息下来,我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除了白天去店里,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我就陪远之说话。

    他刚刚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我一直相信他可以醒过来,几乎每天都要守在他的身边跟他说上几个小时的话,即使是不睡觉我也会按时完成任务。

    后来时间久了,他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我也就释怀了,这样总比阴阳相隔来得好,至少他还是个有温度的活生生的人,我难过的时候,也可以依偎在他的怀里,掉掉眼泪。

    可是,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几天,那天我关了店门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陶鸳鸯的电话。

    她在电话那边的声音非常的急促,哽咽着几乎要呼吸不过来,她说,“江姐!你帮帮我!”然后便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你现在在哪里?”我心里一咯噔,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丫头是出了名的好面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求人的。

    “在家……”

    “好,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

    我挂掉电话,拦了辆车,赶到鸳鸯家里的时候,她正哭的厉害,浑身都是淤青,眼角还磕破了皮。

    见到我,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扑倒在我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了,哭是没有用的,你忘了我和你说过的吗?事情发生了,只有想办法解决才是王道,哭只会伤身伤眼,最后还让别人看了笑话!你这是何必呢?是不是你那个大哥又给你找不痛快了!”我叹了口气,猜到了一个大概。

    鸳鸯是个苦命的孩子,爸爸死得早,从小跟着哥哥和妈妈生活。

    她那个哥哥是个不学无术的混子,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一年前她妈妈病了,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没钱治疗,她就到场子里面做了小姐,凭着还不错的长相生意倒是还可以,眼见着她妈妈一天天好起来了,她也打算不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