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再次遇到他
    可是就是这个时候,她那个杀千刀的哥哥却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她在做这个,完了之后一天到晚的拿她妈妈要挟她,找她要钱,说是不给的话,就把这件事情捅到她妈妈那里去。

    鸳鸯是个孝顺的孩子,知道她妈肯定没办法接受,所以一直被她哥哥要挟着,好好的年纪,不得不沉在这个行业里脱不开身。

    我教训过她哥哥几回,可是每次只会让她哥哥打的更厉害,这事,我就没敢再管了。

    没想到,一向来好面子的鸳鸯今天会打电话给我,这八成是没法忍了。

    “鸳鸯,你说,到底怎么了?”我一颗心揪着,脑子里面在想着怎么弄个万全之策,好让她那个哥哥再也不能祸害她。

    杀死肯定是不行的,我得坐牢。

    卖到国外去?我好像没有那个能力。

    让他去坐牢?我也没有他犯罪的证据。

    哎,这种事情真的是烂摊子,警察来了都没有办法管的。

    可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哪怕最后就是听听她发牢骚,也算是帮了她的。

    鸳鸯半天都喘不过气,啜泣了半天,才支吾着说,“我妈又进医院了,我哥他把我所有的钱都抢走了,江姐,我要怎么办啊!我最后的几万块,是给我妈救命的啊!”

    鸳鸯红着眼睛,抬头看着我,脸都哭肿了。

    我叹了口气,心里有些埋怨她自己不争气,钱都不会好好的收着。

    可是见到她这幅模样,我也只能先应着,“好,你不要着急,我给你想办法,我这里还有两万块,你先拿着!”

    我从包里摸出一张卡,那上面是我最后的两万块,要不是之醒的学费已经交了,我怕是连这一点钱都拿不出来了。

    鸳鸯千恩万谢的拿了我的钱去了医院,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跟我说他哥哥又是去赌场了。

    我看着她离开,叹了口气,打了个车去了元盛华庭。

    元盛华庭看着好像是一个小区的名字,实际上那个里面不是小姐就是鸭子,不是鸭子就是赌棍,当然了,金主是肯定有的,保镖也肯定是有的。

    说白了,那地方就是一个黄赌毒为一体的交易中心,明面上看着是一个高档的会所,暗地里做的那些个勾当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见的了的。

    我跟那里看场子的大哥认识,所以一包烟就搞到了陶管的位置。

    可是,当我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包间里面除了陶管还有一个我十分不情愿见的人。

    该死!老痞子是故意耍我,故意不告诉我温初阳也在这个包间里面!

    此刻,陶管战战兢兢的站在沙发前面,温初阳坐着,他旁边站着两个黑衣黑裤的保镖。

    这时我要退出去,已经迟了。

    温初阳已经看到我了,皱着眉头盯着我,看得我后背发毛。

    “额,那个,不好意思啊!走错了,我这就走。”我仓惶的转身,想要离开,却发现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怎么回事?我也没得罪谁啊!这是有人要故意整我!

    没办法,我只好回头,讪讪的看着温初阳笑的傻傻的,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这个男人,我都会失去自己的气势,莫名其妙的就被他影响到。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打量了一下包间里面的情形,才发现陶管挨打了。

    他脸上脖子上面到处都是细微的青痕,打的极为有手段。

    这样的伤,外表看上去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可是里面一般都有淤血,一碰就会剧痛不已,没有个把个月是不会消退的。

    此刻,他站在温初阳面前,低着头,腿肚子都在微微发抖。

    这架势?莫不是惹了什么事情了吧!

    我咽了口唾沫,抬头看向一脸玩味神情的温初阳,觉得脚底板像是有钉子刺着,张了张嘴,谄媚的说,“温爷,小女子有眼无珠,冲撞了您……”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陶管打断了。

    他听到我的声音,回头一脸哀求的看着我,就差跪在地上求救了,“江沁,以前的事情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你跟爷说说,饶了我这一回好不好,求求你了!”

    我不知道陶管是不是被打坏了,竟然会跟我求救,没看出来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吗?

    还是他现在吓傻了,见着个人就以为是救世主?

    哎,倒不是我见死不救,实在是温初阳这样的人,不是我能说得上话的。

    我为难的冲陶管使了使眼色,叫他不要再说了。

    可谁知道他竟然变本加厉,三步两步冲上前来,扑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扯着我的裤腿不停的哀求,“江姐,亲姐!你就救救我吧,我还有个重病的老母亲在家里等着我呐!这一次我一定好好上班,再也不赌了,你帮我求求情,我不想死啊!”

    我!

    我被他说得一头雾水,听了半天也整明白他到底怎么了,他惹了温初阳,和我有什么关系?叫我求救?看来真的是打傻了!

    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再不说什么的话,也过不去了,于是只好抬头尴尬的笑笑,细声说,“温爷!您看,这个人都让您打傻了,您就放过他一马吧!他说的是真的,他家里真的是有个老母亲病了在家里呢!”

    温初阳的眸子里面始终都是浅浅的笑意,看着我瘆得慌。

    我说了一大通,可是他就是不说话,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厚,搞得我进退两难,杵在那里跟个木头一样。

    我们对视了良久,温初阳这才挑了挑眉,冲我勾了勾手指,眼睛从头扫到脚,看得我心里发毛。

    “那个,温先生,我真的还有事,我就不陪您了,要不您叫外面的人开门,我这就在你面前消失”我有一种不好的强烈的预感,留在这里一定没有什么好事情!

    可就在说完这句话以后,陶管却脸色变得煞白煞白,扯着我的裤腿不让我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我,“江沁啊!你和我妹妹也算是好朋友了,求求你帮帮我啊!你跟温先生求求情好不好!你不能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