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好吧,是我孤陋寡闻
    “哎呀,你到底是啥意思啊!难道你要说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现在所有的记忆都是错误的,其实我的真实经历是另外一回事?”我有些想笑,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神奇的事情,一个人的记忆是带有感情的,又不是写作业写错了然后拿个涂改液就可以重新写的。

    如果记忆都可以改了,那这个社会还不就会乱套了吗?

    “真是聪明!这个世界上可能有长的很像的人,可是没有哪个人是一样的,你见过两个人的疤甚至是胎记都是一样的吗?”温初阳宠溺的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

    “这个倒是没有!可是你拿什么来证明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你就这么确定你没有找错吗?”我叹了口气,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人的思维是怎样的,真是一个奇葩的男人。

    温初阳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然后说了句跟我来,便拉着我的手上了二楼。

    他丢给我一件他的长衬衣,让我换上,自己却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弄的砰砰作响,听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等我换好衣服以后,温初阳手里拿了一本相册,坐到我身边,递到我手里,轻声说,“这个东西是我妈给藏起来的,为的就是不让我看到,你可以自己看看,这算不算是证据?”

    我看着温初阳一脸真挚的样子,将信将疑的翻开相册,看到上面的第一张照片就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哎妈呀!要是我妈在这里,她铁定说照片上面的人就是我了!

    可是我知道,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湖边,也从来没有穿过天蓝色的裙子,更没有留过齐耳根的短发。

    我难以置信的一张张翻了下去。

    这?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吗?

    怎么照片上面的那个女人,看着就好像是镜子里面的自己一样,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

    “这?我在这个世界上失落的双胞胎姐妹?可我也没听我妈说过我有一个姐妹啊!”我摸着头,缓缓走到窗前站定坐下,拿着相册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就连温初阳来到我身边,揽过我的肩膀也没有发觉。

    这实在是太让我震惊了,温初阳说的那个什么记忆置换?现在的人都这么厉害了吗?是高科技吗?

    不会的,我从小和陆哥哥一起长大,我的记忆是那么真实,现在我都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心情还有感受,怎么可能是假的?

    这一定是巧合,我和那个女孩子只是长的很像而已。

    “可能你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我可以理解,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和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温初阳攥着我的手贴在他心口,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他心跳很快,强而有力,好像随时都可以跳出来一般。

    “那个,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我看现在说这个还不是时候,你还是再查查吧,免得闹了乌龙到时候对谁都不好!”我讪讪的笑了笑,将手从他手里面抽出来,起身将相册放到了一旁的书桌上,准备离开。

    温初阳现在对我所有的好,都是因为我长的和他要找的人很像而已。

    和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你就这样走?身上的泥腥味不怕吓坏了别人?”

    “没事,我在泥巴里面长大的,这一点算不得什么的!”

    我没有理会温初阳的挽留,是因为我不想和这个人有更多的交集,在他的身上,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会威胁到我和陆哥哥的爱情,所以我一定要远离。

    ……

    回到家,看到陆哥哥睡得安稳,我一颗心也稍稍落了下来,坐到他跟前说,“陆哥哥,你要快一点醒过来啊!你知道吗?有一个讨厌的人老是缠着我,他真的是很讨厌的呢!”

    我叹了口气,忽然想到明天是我哥哥管军出狱的日子到了,转头跟陆哥哥说,“你知道吗?我那个不成气候的哥哥又要出来了,这一次,真的希望他不要再学坏了,好好过日子才好!”

    陆哥哥安静的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的王子,白皙的脸上没有留下一点岁月的痕迹。

    他还是那副神采飞扬的样子,只是现在的他,闭着眼睛。

    哎!

    我叹了口气。

    陆哥哥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一点要醒来的迹象。

    算了,这样也没关系,至少我们还是在一起的。

    我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

    脱了衣服窝在陆哥哥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拾好了东西去接我那个同母异父不学好的哥哥。

    可是到了那里才知道,他就在我来的前一个小时离开了。

    “该死!那个蠢货肯定又是去哪里惹事去了!”我气的发抖,走在路上看谁都不顺眼。

    我这个哥哥,真的是让人操心的厉害。

    他自从懂事起,就一直让我妈妈操心,后来我妈妈和他爸爸离婚了以后,他就跟着他那个爸爸一起生活,什么坏的都让他给学到了。

    出门就是惹祸,不是打架,就是偷人东西。

    已经进去好几回了,可因为犯的都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一关关几个月也就出来了。

    去年他因为打架斗殴,将人家打的进了医院,在里面关了一年。

    我本来想着接到他一会给他找一个稳定点的事做,那样的话就不会那么游手好闲的到处走。

    可我没有想到,连面都没有见到。

    回去一会我一直惴惴不安,眼皮一直在不停的跳。

    不是我太紧张了,实在是我这个哥哥太会惹事了,我不得不担心。

    其实有时候我也想过不要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可是我妈妈告诉我,我哥哥小时候因为救我,掉进了寒潭里面,所以脑子有时候不是很清楚。

    也就是因为这茬,所以我对他一直都有着愧疚。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想着应该没什么事了,正想睡,手机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吓的绷紧神经的我一跳。

    拿起手机一看,看到是国色天姿老板向北的电话,才松了口气。

    可我一接通,向北的一句话,却让我整个人心跳都慢了一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