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到底谁来过
    在郑老头这里休息了一晚上,做了一整夜的噩梦,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睛酸痛的厉害。

    郑老头已经出去了,他习惯了每天早上锻炼。

    我给陆哥哥擦洗了一下全身,按摩了一下肌肉,洗完脸从桌子上面摸了把水果刀转身出门了。

    昨天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我要亲自去看看。

    也许?也许我哥哥没有出事呢?我打了救护电话,他可能已经在医院了也说不定啊!

    这样想着,我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徒步朝家里走去。

    还没有上楼,我就看到我家那来来回回的有很多人走来走去,便打消了上去看一下的心思,躲到一边的树丛里,想看个究竟。

    可是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他们好像是在打扫卫生,小区的叔伯阿姨也没有太多的关注这边的情况。

    我随便找了一个人问了问,也没有听说昨天晚上死了人之类的,一颗吊着的心才稍稍平定了下来。

    可能昨天医生来的及时,我哥哥应该没有出事吧!

    他从我包里拿的那些钱,应该足够他住院了的,那是我刚刚取出来准备叫人带给我妈妈的两万多块,是陶鸳鸯刚还给我的。

    以后,就当做从来没见过吧,我再也不是他的妹妹,他也不再是我的哥哥。

    我从小区出来,提了一整晚的心这会总算是稍稍平复了一些。

    落在房间里面的东西,我没打算回去拿,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身份证不在屋里,另外一方面是卡里面已经没有钱了,我回去一只有几件衣服。

    而现在我已经是经理了,今晚去上班也不能再穿以前的衣服,所以干脆就什么也不要了,就当做是和过去彻底的告别吧。

    我回到郑老头那里,他出去了,只久了一张纸条和一碗阳春面。

    “我晚点回来,你在家里等我。”

    短短的几个字,落进我眼里,忽然间让我有些感动。

    在郑老头这里,他永远都是说回家。

    也只有在他这里,我才能感受到一个家的温暖。

    “谢谢!”我发了个短信给郑老头,算是表达一下我的谢意,然后倒头就睡。

    晚上,我还要去工作,郑老头应该是去店里了,他知道我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会出去的,他怕我会因为他而不自在。

    中午做了一点小米粥,肉羹,喂陆哥哥吃了,他现在这个样子,吃不了其他的东西,也不能吃多了,不然会不消化。

    下午我又睡了一觉才起床将自己妥妥的收拾了一番去了国色天姿。

    向北给我的小妹除了三个老人外,都是最近来的一批,有几个还是大学生,个个都长的水灵,不用化妆都能迷倒一片人。

    新来的姑娘都好带,不矫情,我将她们带到包间,象征性的说了下公司的规定,给她们一人发了两个牌牌,一个红的一个绿的。

    跟她们说了一些应该注意的细节,便带着她们去了一个熟客订的包间里。

    李老板是个好人,来这种地方纯属是为了应酬顾客,但是他每次来了都会点我,一般都只是让我陪着说说话,开开玩笑,从来不会动手动脚。

    也因此,我和他的关系还可以。

    他知道我今天做经理第一天上班,叫了几个朋友,定了包间费两万的最贵的一个包间,为此牡丹还眼红了一把。

    “姑娘们,今天来的客人都是有钱的主,打好关系了,以后常常关顾你们的话,就不愁没有台出!”说完,我提了提嗓子,微笑着推开包间的门,领着姑娘们走了进去。

    包间里面坐着十来个男人,个个都是有钱的主,身上的衣服不下几万一套。

    等等?

    我笑眯眯的走到李老板身边,才忽然发现在刚刚转过头和人说话的男人竟然是温初阳!

    先前我只看到一个背影,所以没有注意,而他此刻正一脸错愕的看着我,眼地里的情绪起伏不定。

    “四季啊!这位是温老板,可是我的大主顾,你得安排个机灵点的女孩子!”李老板眯着眼睛笑的很欢,没有注意到温初阳一点一点凉下来的眸子。

    “那个,老李,姑娘都是新来的,你看着哪个中,就留哪个吧!我等下再过来找你陪酒道歉。”我仓惶起身,准备将我这些姑娘抛下一个人跑路。

    杀千刀的!今天怎么运气这么背呢?出门是不是没有看黄历就遭报应了!

    我上班的第一天,怎么就遇到这个魔鬼了?

    只是我刚起身,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温初阳的声音冷冷的带着一丝嗔怒,将我镇住了。

    “四季对吧!我今天就相中你了,要不你来陪我喝几杯吧!”温初阳说完,站起身,修长的身影盖住了他身后的灯光,将他的脸藏在了黑暗里,看不出神色。

    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点点凉意,却让我心慌不已。

    “那个,温老板啊!我马上就过来成不成?”我有些惶恐,上次对着这个男人大吼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四季,你看我们温老板的眼光就是高,要不你今天就留下来,我改天再来谢你!”李老板一直在冲我使眼色。

    我知道他的意思,以前我们就通过气,要是重要的客人,需要特别照顾的,他就会冲我使眼色。

    我要是将客人哄开心了,拿到了项目,他是会给我提成的。

    现在看他的意思,这姓温的是他的客户,看他的殷勤程度,而且还不是小客户。

    他可是我的大金主,每年从他那里拿来的钱不下十来万,我的债基本上都是用他的钱还的。

    算了,豁出去了,赚笔钱给陆哥哥治病!

    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回头眯了眼笑的一脸灿烂,娇滴滴的冲温初阳说,“温老板,既然您不嫌弃,那小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来,我先干为敬!”

    说完,我接连喝了三杯,都是一口闷。

    喝完之后,我擅自做主将所有的妞都留了下来,有三个老人做镇,这些个新人也都是聪明的主,一下就适应开了。

    这陪人喝酒的活其实门槛很低,只要是聚过会,喝过酒的基本上差不离。

    可这活要做好,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新人一眼就看的出来,那脸上的神色,还僵着。

    不过,这种地方,新人反而容易被当做宝,谁不愿意睡个白白净净的大姑娘呢?

    我看到她们一个个的都挺上道,便转过头倒了杯酒,专心对付温初阳了。

    今天把他陪好了,李老板估计又会给我包个大红包,正好补了我这阵子没上班的空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