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擦屁股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叫云儿的姑娘,她现在的样子属于一个非常十分不好的状况。

    如果真的任其发展下去的话,恐怕她的五脏六腑真的会被烧坏,因为她身体上面的温度实在是太滚烫了。

    “江姐!你想想办法吧!你看你云儿她好像不行了!”丹丹的一席话直接从我拉回现实。

    我脑海当中闪过了好几个办法,可是都觉得不大妥当,因为这女孩还是个处女,假如我随随便便找个人给她开了的话,那我跟那些人又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等于是救了等于没救一样。

    可以在情况实在是太急了,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她怕是会真的出事。

    我刚刚为了救她,在她内裤里面的大腿内侧划了一道口子,刚刚那些鲜血便那个口子里面流出来的。

    现在这血算是止住了,可她身上的毒却还没解。

    “怎么办怎么办?”丹丹这时候已经急得不成样子了,在房间里面来回的渡着步子,手里面紧紧的攥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120急救电话。

    “丹丹,要不然你先回避一下吧,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你不方便看,先不要打120急救电话,你打了电话,就等于是直接告诉了其他的人,你同学被人给下了春药,这对她以后很不利。”我皱着眉头将丹丹推出了房间,关门的时候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嘱咐她不要担心,要相信我,于是便将门反锁上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便直接走到了那女孩的身边,深吸一口气然后按住他肚挤眼往下两寸的一处穴位开始揉搓。

    只不过刚刚柔了一秒多钟,云儿便开始扭动着身躯,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她身上的那股灼热感开始渐渐的消散,脸上却多了一丝绯红。

    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的时候,整个房间里面都充斥着一股春心荡漾的味道。

    而与此同时,在她的私处却流出来一道浑浊的液体,混合着一丝萎靡的味道。

    这时候她身上的那种灼热的感觉才渐渐的消退了下去,体温开始接近于正常,呼吸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变得平稳起来。

    见他这样,我刚刚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稍微放松了下来。

    这本是我用来自己安慰自己的一种方式,却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丹丹这时候在外面应该已经真的是急不可耐了,细碎的脚步声,在外面走来走去的,时不时的停下来,犹豫一会,应该是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敲门?

    我站起身,走到洗手间,将自己手上的那温浊的液体洗去,这才将门打开,让丹丹进来。

    丹丹一冲进来,身体顿了一下,狐疑的望了我一眼,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云儿跟前,抓起了云儿的手,“云儿,你现在怎么样?你快醒醒!”

    丹丹的语气很着急,带着一丝惶恐。

    可能是惊吓过度吧!

    我从兜里抽出根烟,点燃猛吸了几口,心中却在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牡丹的好事被我给破坏了,她一定会借机给我找麻烦,这事可大可小,最后就看牡丹愿不愿意息事宁人。

    可她的脾气我知道,向来是个吃不得亏的主。

    开个雏,她的红包,少说也有一万块。

    可这钱倒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我凑给她就是了。

    问题是今天得罪的这两个男人,他们会不会去找牡丹算账?

    算了算了,这梁子终归是结下了。

    反正她牡丹也不是什么善茬,得罪了就得罪了,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我这么想着,反而释然了,掐灭了手中的烟,拍了拍丹丹的肩头,“丹丹,你先不要在这里哭,你同学现在情况还算是比较好的,这毒药的药性已经过去了,现在只要稍稍休息一下,应该就能醒过来。”

    我想了下,觉得还是有些不够妥当,于是接着说,“只不过你跟你同学讲讲,她这次得罪了牡丹,下一次不一定能够逃得过,最好是想办法跳到我这边来,这样的话我还能够护得住。”

    现在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丹丹连连点头,不停的跟我说着谢谢。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见外了,先把你同学给领回去吧!回去之后多给她喝些水,等她醒过来你就直接跟她说千万不要去找牡丹的麻烦,牡丹那样的人不是她能动的起的。”

    “嗯,江姐我知道了,江姐,这一次动了牡丹的人,她会不会找你麻烦。”丹丹将云儿扶起来,走到门边的时候却回过头来,眼神里面带着一丝担忧的问道。

    “放心,你江姐我自有办法,回去好好歇着吧。”我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将他们两个推出包房,身子却像是棉花一样瘫软了下来。

    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我原本想在包厢里面再多躺一会儿,醒醒酒。

    可刚躺下不到两分钟,门就被哐当一声踢开了。

    牡丹带了两个男人站在门外,凶神恶煞的看着我。

    这两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离开的那两个。

    这会应该是回过神来了!

    “哟!这么快就过来啦!不过那女孩已经被我送到医院去了,我说两位爷,今天要不是我,你们恐怕就要倒大霉了,还有牡丹姐,你也是场子里的老人了,怎么被别人给骗到了呢?”我贱兮兮的笑着,迎了上去。

    “啊呸!江沁啊江沁,不要以为你攀上了高枝,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那温初阳只不过是玩个新鲜劲,过两天等他新鲜劲一过,看我怎么收拾你!”牡丹瞳孔睁得老圆,双手叉腰,一张脸黑青黑青的,脸上厚厚的脂粉都要遮不住了。

    她那副泼妇相倒是直接刺中了我的笑点,让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我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才收起笑,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郑重其事的说,“牡丹姐,这回我真没狂您!那姑娘真的是怀孕了!你不信问这两位爷,是不是看到了那姑娘屁股后面一大滩血迹?”

    刚说完就感觉面前一阵风刮过,牡丹怒气汹汹,伸长的手便朝着我扇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