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要你多管闲事
    我只觉得迷迷糊糊当中忽然有一张唇堵住了我的嘴巴,一口氧气从他嘴里都到我嘴里,让我整个人一下子便清醒了一些。

    只是我浑身依旧没有一点力气,动弹不得。

    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有人拖着我往上拽。

    那冰冷的水,却直接灌进我的喉咙里面,让我整个肺部都觉得寒冷异常。

    拖着我往上拽的那双手,修长而有力,稳稳的拉住我,死死地不放。

    可我却觉得意识一点点的消失,眼前开始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可这时候偏偏有人在不停的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江沁,江沁!”

    那一声声喊叫,撕心裂肺,像是要将所有的力气全部都变成声音一般。

    我被他吵得实在不行,闭着眼睛却怎么样也睡不着,不由的想骂人,刚一开口,却觉得喉咙里面痛的难受。

    像是有一股浑浊的液体就往外流,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这才觉得稍稍舒服了一些。

    “江沁,江沁!”一个男人的声音不停的喊我的名字,听上去非常的焦急。

    这是有什么大事情找我吗?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张模糊的脸映入到我眼里。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依稀得看得到轮廓,如刀削一般。

    渐渐的开始清楚,我便看到了他拧紧的眉头。

    紧接着便是一双在黑夜里面都能发出光的眼睛。

    我猛然清醒,想要翻身坐起,这才发觉全身的肌肉就好像是断掉了一般,痛得我直咧嘴。

    “你做什么?现在这样子你不能动,赶紧给我躺下!”温初阳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怒气,半眯着的眼里全是凉意。

    “江小姐,你还是好好躺着吧,刚刚你差一点就死掉了,要不是我们老板救你,这会儿你怕是已经在阎王殿里了!”阿义蹲在一边,递过来一条毛巾,语气里满是埋怨。

    难道,刚刚温初阳救我上来的时候差一点出了意外了吗?不然的话,这个司机这是和我较什么劲?

    “阿义,你给我拿一点烟来!”温初阳将阿义推开,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下便有些火大,愤愤的责问了一句,“又不是我要你们救得,自己要多管闲事,冲我使什么脸色!”

    “喂!你这个女人真的是不是好歹!我家老板为了救你差一点就……”

    “够了!今天你话有些多!”温初阳霍的一声站起来,打断了阿义的话。

    阿义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被温初阳一眼给瞪回去了。

    “你”

    我刚问他是不是真的,可是随即一想,现在我要是问了,我和他之间就真的要扯不清了。

    与其到时候给他一些希望最后彻底绝望,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给他任何的希望。

    想到这里,我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转过脸去,白了他一眼,狠狠的说,“谁要你管了啊!我的事情我自己管,就是死了,也和你们没有一点关系!”

    我的声音在静寂的夜里回荡开来,就是我自己都觉得有一些过分。

    可是,我不过分的话,那我和他的关系就要过分了,这是没得选的,长痛不如短痛,也免得以后后悔。

    温初阳半天都没有说话,我偷偷别过脸去瞥了一眼,却发现他竟然看着我微微笑着。

    “你白痴啊!我都这样了,你还不发火!”我无语的看着他,心里别扭的厉害。

    “你这个样子还真可爱!江沁,不要给我耍花样!在我面前,你这点小心思,我还是看的出来的!”温初阳挑了挑眉头,一脸玩味的看着我,表情耐人寻味。

    “好吧!你要是愿意这样贱贱的想呢,我也是没有办法,不过我要回去了!不奉陪了!”我挣扎着爬起来,深吸一口气,也没有理会温初阳和阿义,直接转身便走。

    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这里到公路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我要是顺利的话,两个小时以内可以搭得到车。

    “江沁!你给我回来!”温初阳追上我,扯住我的衣服一拉,强行将我拉进了他怀里。

    他有利的手紧紧的将我禁锢起来,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呼吸,只能拼命的锤着他的后背。

    “你放开我,我求求你了,我和你真的不是一路人,你饶了我吧!”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觉得自己好难过,那种悲伤的情绪一下子控住不住,害的我的眼泪不停的落,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到最后的时候,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伏在他肩头低声抽泣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他低声安慰我说,“不要哭了,在哭就要哭晕了!”

    这时,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

    “喂!哪个允许你抱着我的,你给我松开,我就是哭死我也不要你给我安慰。”我随即清醒过来,不能再和这个男人继续纠缠了,不然的话,我和陆哥哥之间的感情可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温初阳被我推开以后却没有发火,只是温温的笑着,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不曾离开。

    我知道,自己一定要走了,不然,我肯定会动摇的,万一迷糊了,我的爱情可就真的没了。

    “温初阳,你要是再敢阻拦我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从皮带上面抽出防身用的一根长钉,指着他,转身快步的逃走了。

    因为他这一耽搁,我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推开门,陆远之躺在床上,外面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什么也不是,他什么也不知道。

    我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骚臭的味道,不由皱了皱眉。

    陆哥哥这是又拉屎了……

    虽然有成人尿不湿,可是拉屎了的时候,那股臭味会将整个屋子都填满。

    我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口罩,打了一盆水走到陆哥哥床边,脱下了他的裤子。

    当我看到那满满当当一裤裆的黄色污秽的时候,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

    这几天吃的不好,陆哥哥的身体也跟着不好,他拉稀了,裤子床单,还有身子,全部都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