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得罪了他
    这么一想,想通了也就无所谓了。

    既然我和温初阳连记忆也没有了,那就干脆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吧,该怎样就怎样,我已经不是他的谁了。

    我这么一想,随机给温初阳发了个信息,“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就算你告诉我的都是真的,我们之间,也没可能了,对不起,请你忘了我吧!”

    发完信息之后,我会到家里大哭了一场,晚上本来都不想去上班,可结果向北却亲自给我打电话了。

    他好像是不知道昨天的事情一般,言语间带着笑着,乐呵呵的问我,“江沁,今天有几个老客户要来捧你的场,今天早点来哈!”

    “北哥,你朋友没事吧!她的车子昨天出车祸了。”我试探着问他。

    他现在这样子,让我有些懵。

    “江沁啊!这事温先生已经教训过我了,这事是北哥想的不周全,你就别往心里去了,该上班还来上班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这样的事情了!”向北嘿嘿干笑两声,信誓旦旦的保证。

    “嗯,好,那待会见!”

    我挂掉电话,有些无奈。

    昨天的事情出了以后,我心里始终有点没着没落的,起了改行的念头。

    可眼下,陆哥哥必须靠钱养着。

    所以,我匆匆收拾了一下,还是去了会所……

    场子里的人并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每个人都各自忙着,谁也没有在意我满脸的倦容。

    我敬了一圈酒,眼花头晕的,便偷了个空闲去了休息室,打算抽两根烟缓缓。

    到了休息室,我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刚想进去,却听到里面的小房间里像是有人压着声音在说话。

    “诶,我了跟你说,这次得放机灵点,要是再弄砸了野少爷的好事,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啊!”

    牡丹?她这是又要做什么?机灵点?难不成又是那档子勾当?

    我忽然想起了丹丹死去的那个同学,心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管还是不管?

    我踟蹰了半天,直到听见屋里响起了脚步声,这才慌忙躲到一边,看着牡丹扭着蜜桃~臀消失在走廊深处,这才匆忙追了上去。

    我一路尾随,看到牡丹从包间带出来的女孩子是新来的一个女大学生时,原本揪着的一颗心更痛了。

    这个牡丹,真是不知悔改!竟然还在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怕被雷劈了。

    牡丹将那个女孩子送进了后堂宾馆五楼的一个房间,转身便离开了。

    我等她彻底走远,这才从楼道里面走出来,到暗格里面拿了备用的万能钥匙,将门打来,把里面那个女孩子背了出来,闪身走进楼道。

    恰巧这时,电梯门打开,我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人竟然是温泽野!

    难道,牡丹嘴里说的野少爷便是他?

    今天晚上准备破雏的是他?

    一想到那天的事情,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回,可总算彻底的结下梁子了!

    不行!这个人既然是温初阳的哥哥,那一定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我不能让他知道是我从他房间里面将人弄走的。

    于是我将女孩子安置在休息室之后,便偷偷的潜到了监控室将刚刚的一段视频删掉之后才重新回到休息室将女孩弄醒给了她一笔钱叫她永远的离开这个地方。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想着温泽野应该不会知道是我带走了人。

    可是,第三天上班的时候,刚进会所的大门,我便看到角落里面站了两个陌生的墨镜男人。

    当时我心里一惊,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想走,却已经迟了,我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了两个墨镜男人。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隐隐的觉得这可能跟前天的事情有关,不由得直冒冷汗。

    他们既然能到这里来堵人,旁边的保安还不出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向北是不会管了。

    “是谁叫你们来的?我好像和你们没有什么过节吧!”我隐隐的觉得可能是温泽野派过来的人。

    “不要废话,我们老大既然说了要见你,今天你还是和我们走一趟吧!”说话的那个大汗脸上很白净,看着不像是经常晒太阳的,应该是温泽野的身边人。

    “那可以等我下班了吗?我现在还在上班,怕是不方便。”我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了心里面的那股怒火。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了。

    也只能再次找温初阳了,除了他可以救我,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帮我的。

    “少废话,老大说了要见你,你就给我乖乖的过去!”那白净的男人冲旁边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便一齐围上来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拉进了外面的一辆宝马赛车里面。

    他们开了两辆车过来,押着我的车子在前面,后面还有几个人。

    “可以让我和你们老大通一下电话吗?”我抬头看向身边的那个男人,沉声问道。

    “废话少说,等下见了我们老大,你要说多少的话都可以!”男人头都没回,冷冷的开口说道。

    没办法,他既然这样说了,我只好悻悻的坐会了椅子里,看着前面发呆。

    好在他们现在没有将我的眼睛蒙住,我至少还知道自己是被送到哪里去了。

    那两个人眼睛一直看着前面,坐的笔挺。

    我趁着他们两个不注意的时候将我的地址发给了温初阳,每隔一会我就会在微信里面发一个地址给他。

    他看到了,应该会明白吧!

    就在我做完这些小动作的时候,车子忽然呲的一声停了下来,我赶紧将备用的手机塞进了皮带里面。

    “回来了!”门口站着一个很高的男人,梳着油亮的西装头,上下的将我扫视一番,然后淡淡的说了句,“爷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你们快些进去吧!”

    那押着我的两个保安点头应了声是,然后押着我进了电梯,停在了六楼。

    这个地方我来过,这好像是一家高级娱乐会所,有一次我帮一个客人拿东西的时候来过。

    那个时候就听说这里的老板是个神秘的富二代,现在想想,这个人应该是温泽野没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