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忍痛离开
    “你,你要做什么?”从我身体里面传出一股被电流击过一般的感觉,让我浑身都变得软绵绵的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每次只要一靠近我,我会感觉自己浑身都会起反应。

    也不知道是自己太缺男人还是怎么地,对他,我竟然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别动,我只想抱抱,不会连这点要求都拒绝吧,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救了你那么多回,你现在恐怕早就已经去阎王殿报到了吧!”温初阳用了用力将我搂得更紧了一些,把脑袋埋在我头发里,缓慢而均匀的呼吸着。

    我没有再动弹,而是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不见了温初阳的踪影,他走的时候帮我把被子掖得很好,以至于我全身上下都被捂出了细密的汗珠。

    我想他应该放弃了吧。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如果还继续执着下去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了吧。

    “江沁,你13号病床上的病人对吧?”

    就在我陷入臆想的时候,一个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床前,冷不丁的问道。

    我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点了点头。

    “你家人呢?现在能不能走?还要去康复室那边做个检查!”那护士一边翻着一本小册子,一边抬头面无表情,机械般的说了句。

    “可我现在不能走啊,涨得厉害,一动就感觉浑身都我木了一样,能不能改天,我现在这里没其他的人了。”

    我有些懊恼,为什么刚刚温初阳在的时候这护士不来,我刚把他赶走,这护士就跑过来跟我说这茬。

    可感情不是老天爷故意拍过来耍我的吧。

    “那就没法了!这样吧,我叫个人,你等着啊!”小护士挑了挑眉毛,嘴角得出一抹鬼灵精怪的笑,转身便匆匆的跑开了。

    过了五分钟,她再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病服,长相非常帅气的男人,1米8几的个子,白皙的皮肤,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像是明星一般。

    那小护士指了指我,笑意盈盈的冲那帅哥说了句,“喏,就是这位,你帮着扶一下吧,她只有一只脚能走,反正你一天到晚闲着也是闲着,其他的地方又没受伤,就帮个忙呗!”

    那帅哥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走到床边,用手比划了一番。

    我也没学过哑语,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挣扎着坐起来,然后单脚下了床。

    然后我便在这个帅哥的搀扶下,一跳一跳的往检查室走去。

    今天这小护士一直不停的在撩拨这帅哥,只是这帅哥只是不停的点头,时不时的做个手势,始终都没有开口。

    不由得冒出个疑问,难不成这帅哥是个哑巴?

    可是当着小护士的面,我也不大好问,便只好自己在一旁胡乱猜测着。

    不过,这帅哥比我高了很多,所以虽然有他搀扶着,可是我跳起来仍旧觉得很吃力,幸好到检验室的距离很短,一会儿的功夫就完成了所有的检查,回到了病房。

    刚进病房,那小护士便被一个医生给叫走了,只剩下那个帅哥和我。

    我忽然间好奇心大起,张口便问,“你是天生就这样吗?不能说话?”

    那帅哥愣了一下,眼珠在眼睛里面转了一圈,然后瞄向了桌子上面的纸和笔,比划了一下,然后走过去刷刷的写了几笔。

    他写完之后,走到我跟前,将手上的纸递给我。

    我接过一看,怵在那里看了一下,差点笑出声来。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会写字还是故意写成这样的,这三个字我怎么看上去像是?

    “江兔尖?你爸给你取这名啊!”我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了起来。

    这帅哥脸色刷的一红,一口气憋着,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他手舞足蹈的比划了半天,见我还是乐呵呵的笑的厉害,气得脖子都红了。

    最后他一拍大腿,拿出手机,手指翻飞,敲击了几下,这才递给我。

    我一看他说的是,“我不是哑巴,也不是不会说话,只不过我嗓子受伤了,现在不能开口,更不能发音,我不叫江兔尖,我叫江逸尘!”

    我恍然大悟,原来刚刚看不懂的字体是这个意思啊。

    见他这样,我干脆直接加了他的微信,两个人便在手机上面聊了起来。

    反正在医院也无聊,聊聊都还是可以消磨消磨时光的。

    跟他聊天之后,我才知道他是音乐学院刚刚毕业的,从国外留学回来,准备登台演出,却没想到因为出车祸伤到了嗓子。

    我跟他聊了一整晚,很晚才睡。

    所以第二天温初阳一大早过来的时候,我还在流着哈喇子,躲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要不是护士来给我打针,我恐怕不知道温初阳一直在我床边上,撑着脑袋看着我。

    “喂,吓我一跳好不好?我差一点就要叫起来的。”

    “有什么不好的吗?拒绝了我,总不能连看看的机会都剥夺了吧,我可是也有脾气的!”

    温初阳戏谑般的自嘲了一下,然后起身,帮我冲药。

    “昨晚你……”

    我本想问问他昨晚做什么,却被他给打断了。

    “好了,你现在还没有恢复好,你还是多休息一下吧!其他的事情你不要多想了,我会给你安排好的,包括你出院以后的工作,赚的钱是不会少于你在场子里面赚的,现在请问江小姐是不是可以安心的养病了呢?”

    温初阳斜着眼睛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疲倦。

    我有些错愕,没有想到他会帮我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你叫我怎么好意思呢?温先生?”

    “你从来都是厚脸皮一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额,好吧!不过,你不要想着我会感激你啊,这是你自己要为我做的,我可是白眼狼来着。”

    “嗯,我就知道,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以后看来还是要少来看你了,不然哪天被你吃干抹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温初阳的脸上现出一抹淡淡的失落,但随即便一闪而过。

    他站起身来,帮我将被子掖好,抿了抿嘴像是有话要说,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那个,温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盯着我看?看得我怪别扭的。”我咽了口唾沫,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个男人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本来,我也的确是爱上他了。

    可是命运注定了,我们两个人没有办法在一起,所以就算他为我做的再多,我心里对他的感觉再多,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所以与其两个人黏在一起,互相尴尬的,还不如少见为妙。

    “不用你来赶我了,我现在就走!以后我也会很少再过来了,因为最近我要去外地一趟,我会安排一个人过来照顾你,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阿义今后也会一直跟在你身边,等你出院以后,这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交代过他了,到时候你尽快的跟着他走就是了!”

    温初阳说完后,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嘴角挂着一丝苦涩的微笑。

    他站在我床前,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这才转身匆匆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总觉得心里面有万分的不舍。

    其实我想如果他能呆在这里,再看看我多好。

    我的这个念头刚出,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天哪,我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这算不算是背叛了陆哥哥?

    忘了忘了。

    赶紧把温初阳这个人给忘掉吧,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默念着,然后闭上眼睛,努力去阻止自己想温初阳。

    “嘿!你在捣鼓着什么呢?”

    就算我闭着眼睛的时候,突然之间变了一个清脆悦耳,十分好听,带着一丝沧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睁开眼,却发现站在我面前的是江逸尘。

    “额,这就是你的声音啊,不过很好听!”我翻身坐起,尴尬的笑了笑,掩饰了自己刚才眼底的那些情绪。

    “我马上就出院了,想着出院之前总该来见你一面吧,所以就来了,没想到你过来就那你在这里碎碎念,我还以为你在做噩梦呢?”江逸尘微微的一笑,那绝世的容颜上面现出一对好看的酒窝,白皙的牙齿,十分的好看。

    我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直到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我这才发现自己又犯花痴了。

    “那个,难得啊!难道你这快要出院了,都还记得过来看我一趟,这份情我记下了,等我哪天有出院了,我到时候请你吃饭啊!”我嘿嘿的一笑,厚着脸皮把我的电话号码存进了他手机里。

    江逸尘其实是个很难得的朋友。

    他说话的时候永远都是那么有趣,跟他聊天的时候,总能学到点什么东西?

    “那可是你自己说的啊!等你出院了,要是不请我吃饭,看我怎么惩罚你。”江逸尘挑了挑眉头,说完之后,便跟我说了声再见然后转身,潇潇洒洒的从病房离开了。

    江逸尘和他的名字一般,整个人有点超脱凡俗的味道,自带一股仙气。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江逸尘前脚刚走,我这边便出了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