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温初阳回来了
    陆哥哥已经这样了,醒儿本来就缺少爱,现在连最爱他的奶奶也要离开了,他才是最可怜的。

    我看着醒儿在江逸尘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心里面忽然生起了一丝暖流。

    难道我一直坚持的是错的吗?醒儿也许是需要父爱的……

    可是我一想到生死未卜的陆哥哥,一切的念头又都打消了。

    无论如何,陆哥哥才是醒儿的爸爸,他也不是没有爸爸,等到醒儿大一些,他一定会明白的。

    这样想着,我便将所有的小心思都藏了起来,跟在江逸尘的身后,没有再说话。

    我们到病房的时候,我妈还在睡觉,醒儿乖巧的不吵不闹,只是抓着我妈妈的手,贴着他的小脸蛋,眼睛里面泪汪汪的,可是却没有掉出来。

    “奶奶,你一定好好起来啊!我还没有给你洗过脚呢?今天老师的作业就是给自己最爱最亲的洗脚。除了妈妈以外,奶奶你就是我最爱的人了,奶奶,你一定要好起来啊!”醒儿委屈的瘪着嘴巴,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

    “好了,醒儿,我们先回去吧,奶奶在打针,我们做了汤再回来给奶奶吃,好不好啊!”江逸尘叹了口气,拉了拉醒儿的胳膊,拽着他的手出了病房。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消失在走廊深处,心底里好像缺少了一些什么。

    如果陆哥哥没有出事的话,那事情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那是不是我现在就不会那么难过,也不会那么无助?

    “沁沁”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妈忽然叫住了我。

    “妈,你醒了?现在觉得好点了吗?脑袋还痛不痛?”

    “我好多了,你不要担心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我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你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妈,我都说了,我有陆哥哥,就够了,他总有一天会醒来的。”我埋着头,眼睛里面的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陆哥哥一定会醒来这个念头被我念叨了好几年了,可是到现在,他还是那个样子,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总是像是一个睡着了的王子一样,闭着眼睛,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

    “你说,你这孩子咋就那么倔强呢?”我妈叹了口气,脸色阴沉了下来,呼吸渐渐的变得急促。

    “妈妈,妈,你不要多想了,你看我不是在试着改变吗?我不是已经带了一个男朋友给你看吗?我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只不过还要一点时间,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过的幸福的!”我心里一急,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生怕我妈因为生气而加重病情。

    医生说了,治疗的好的话,是可以延缓时间的。

    我现在必须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我妈的脸色在我的一通话下,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

    她宠溺的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扶着我的脑袋靠在她胸前。

    “孩子,你记得,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今天那个男孩子很好,我很喜欢,你们抽个时间把证领了吧,这样妈妈也走的放心啊!”

    “我”我刚想反驳,可一想到我妈现在的样子,又忍住了。

    “妈,你好好养病,医生说了你的身体很好,恢复的效果很理想,过一些时候就能出院了!”

    ……

    我将妈妈哄睡着,来到走廊的边上,拿出一支烟,点燃,猛地吸了几口。

    “哦,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你吸烟?样子不要太好看哦,不过对身体不好。”

    不知何时,江逸尘站在了我身边。

    他这两天一直在帮我忙上忙下,如果没有他的话,我真的没办法将自己受伤的事情掩饰的这么好。

    “你儿子已经睡了,我拿了点钱叫你的邻居伯母陪他睡觉,我明天一早送他去上学,家里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好好在医院陪着妈妈就是。”

    我没有想到江逸尘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不由的有些愧疚。

    这要不是他的话,现在醒儿一定哭的不行了。

    “谢谢你。”

    “傻丫头,其实这都是我自愿的,这个谢谢还是留着到时候陪我去录歌吧,我想你在身边的话,我可以唱的更好呢!”江逸尘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将我手里的烟抢了过去,掐灭在垃圾桶里,然后淡淡的说了句,“吸烟有害健康,你妈妈是个聪明人,不要让她为你担心。”

    江逸尘的话,我自然是明白什么意思的。

    他是怕我妈知道我吸烟,为我担心。

    我没有说话,点点头,算是应允。

    一夜,无比的漫长,江逸尘陪着我,一夜没睡。

    ……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正好眼睛打架,坐在椅子里面身体直晃悠,一不小心就靠在江逸尘的肩膀上打起了瞌睡。

    我睡得正迷糊,突然间,有人在走廊里面大声的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夹杂着一丝凉意的声音,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刚刚那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我好几次在梦里面梦到过他。

    果然,在我抬头的一瞬间,便看到温初阳一脸怒气的看着我这里,浑身散发出一种冷冽的气息。

    “你,你怎么在这里?”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是眼前的温初阳的确是在我面前。

    “我说你怎么偷偷的离开呢?害的阿义到处找你,原来你躲在这里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啊!你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了吗?”温初阳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到最后的时候震得我的耳朵嗡嗡作响。

    “这位先生,麻烦你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江沁是个人,不是一个发泄的对象,麻烦你说话的时候小声点!”江逸尘站起身,拦住了继续凑过来的温初阳,挡在我面前、

    “哦?江逸尘?那个还没有出道就闹出绯闻的小明星?真是不识相!”温初阳冷哼一声,直接伸手一扒拉,将江逸尘扒到一边,伸手一扯,将我从江逸尘的身后扯了出来,禁锢在怀里。

    “小野猫,你不是说了,不会动任何男人吗?怎么,皮痒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