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变化
    “那个,大哥啊,你可以不要这么怪吗?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你,多酷啊,多帅啊,现在怎么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啊!”我故作发冷的样子,颤抖了两下。

    温初阳的改变实在是太大了,搞得我都以为面前的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一样。

    可是我实实在在的看到他的确是温初阳。

    “你这些天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啊?”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难受,这人不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温初阳刚刚还得意洋洋的笑,一下子僵硬在脸上,他面无表情的瞪了我几秒,才叹了口气,转过头去,无奈的摇摇头。

    我本来以为他可以正常一点的事情,谁知道他竟然突然的回过头来,冲我回眸一笑,“美女,我就是想要你开心一点啊!你看你一天到晚的苦瓜脸,实在是太难看了”

    “好吧!”我实在是无语了。

    “那个我吃完了是不是可以走了,我还要回去照顾我妈呢。”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要和你一起去!”温初阳面色阴沉的说了句,然后没有再理会我,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里面开始吃东西,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悲伤的气息。

    “好吧”我声音极小的说了句,然后坐在他对面将桌子上面的东西一扫而光。

    温初阳一改之前神经质的样子,变得极为的稳重,换了一身暗色的西装,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之前的冰冷沉着。

    我偷偷的打量着他,直到下了车,他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拉过了我的手,紧紧的拽在手掌心,然后朝病房走去。

    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抽开,却被他一下拉的更紧了。

    “不要动!我等下不管说什么,你也不可以说不是!知道不知道?”温初阳的口吻不容拒绝,转过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点点头,心里却纳闷他到底耍的什么花样。

    可是也就是一个样一耽搁,我就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他的手掌心。

    我们俩便这样暧昧的牵着一起走了进去。

    一推开门,江逸尘眼睛发红,神情疲惫的看着我和温初阳,眼地里的怒火像是马上就要烧开来。

    “沁沁,你这是怎么了?你”我妈眼睛看到我和温初阳,我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被他抓着,不由的脸上一烫,狠命将手抽了回来。

    “妈”

    “对不起,我来晚了,之前一直有事情,但是我一得到消息,我就连夜赶了回来。”温初阳笑的一脸和善的走到我妈病床前,拉过我妈的手,那模样,简直像是亲生的儿子一般。

    我咽了口唾沫,看着神经兮兮的温初阳,一个头两个大。

    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我妈瞳孔睁得老大,战战兢兢的将手抽回来,无助的看向我,不安的问,“沁沁,这是哪里来的疯子,你快把他赶出去。”

    “妈,我不是疯子,我和沁沁已经领证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温初阳一脸真挚的看着我妈。

    乱了,乱了,温初阳简直就是一个奇葩!

    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他可以这样的逗比呢?

    “你这是做什么?昨天对江沁无礼,现在又要的老太太无礼了吗?”江逸尘身子晃了晃,去拉温初阳,被温初阳甩开了。

    “江逸尘是吧!阿义”温初阳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冲着外面叫了一句。

    他的话刚说完,阿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了,抱着江逸尘就往外面拉。

    “你这个疯子,你这是做什么啊!沁沁,你快点去救逸尘啊!”我妈颤抖着掀开被子,就要从床上下来。

    “妈,我真是是您的女婿,之前的那个是因为你误会了,我又没有回来,江沁怕你难过,所以冒充的!”温初阳将我妈妈扶回床上,语重心长的解释。

    “沁沁,哎呀,我的头啊,痛死了,你说说,这个疯子是哪里来的,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跟这样的人领证了吗?”我妈皱着眉头,目光里面都带着泪。

    “温初阳,你这是闹哪一出,够了啊!”

    “老婆,妈妈可能是认生,你跟她介绍一下我吧!”

    温初阳半眯了眼睛,一股森寒的光从他的眼睛里面喷射出来,好像我听话,他便要将我怎样似得。

    “沁沁,你说话啊!”

    “哎呀,妈,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就是你的女婿!”

    我摇摇头,实在是不想继续和这个男人过多的纠缠了。

    我知道,今天我要是没有从他的意,他恐怕是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我,这个奇葩,等下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温初阳赞许的点点头,可是我妈脸色却刷的一下就白了。

    “什么?之前你一直都是在骗我的吗?”我妈的嘴唇有些发抖。

    温初阳不等我回答,便接过了话头,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打开,从里面摸出两本红色的本本,递给我妈,笑意盈盈的说,“妈,您看看,这是我和沁沁的结婚证。”

    “结婚证?”

    这下轮到我呆了,他什么时候办的结婚证?我怎么不知道?

    我凑过去,偷瞄了一眼,看到上面我的照片和他的照片紧紧的挨在一起后,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了。

    本来我还想找个什么理由推脱推脱的,可是现在,根本就轮不到我推脱啊!

    我妈拿着温初阳递给她的结婚照看了半天,再抬眼仔细的打量起温初阳,不解的问,“你真的是我的女婿?”

    “如假包换!真的不能再真了!”温初阳信誓旦旦的说。

    我看着这个样子的温初阳,彻底的无语了。

    他是吃错药了呢?还是吃错药了呢?

    先前那个高冷帅哥呢?

    我开始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像柒个我里面的那个主角一样,是不是得了什么心理疾病,所以才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只是,我怎么觉得,他这个样子,行事作风竟然和以前的陆哥哥有一些相像呢?

    “既然你是我的女婿,那我有些事情不得不说。”我妈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就这样默认了而且脸色也缓和了下来,拉着温初阳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说。

    “妈,你说,我听着。”温初阳笑的一脸的自然,好像那真的就是他妈一样。

    “我这个孩子,缺心眼,你要是跟她在一起,一定要管管她,不能再让她拿自个的钱给人家花了,你看看,自己都缺钱的厉害,还去救济别人,你说是不是缺心眼?”

    “妈”

    “由你这么说你女儿的吗?我们还有事情,我们先走了。”我说了句,然后强行拉着温初阳起身离开了病房。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再说下去,还不知道要将我的陈年老底揭开来呢!

    而且,我也怕阿义对江逸尘动手,毕竟,江逸尘是为了我才来的,而且也是为了我才和温初阳杆上的。

    可是,等我出了病房的门,我才知道,江逸尘已经离开了。

    他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纸,温初阳想要抢,我却已经看到了上面的字,他写的是祝你们白头偕老。

    “怎么?心疼啦?”

    我正伤感着,温初阳咬着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额,那个,大哥,你啥时候可以变回以前的那个温初阳,你最近的表现实在是让我有点儿难以接受啊!”我咽了口唾沫,讪笑着站到一边。

    我实在是怕了他突然的变化了。

    “夫人,少爷都是为了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他找人研究了你现在的性格还有你现在的喜好,然后总结出你喜欢的方式和类型,少爷足足关在屋子里找人培训了好几天才学的有些像了,你不喜欢?”阿义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睁大的瞳孔一脸吃惊的看着我,那眼光,要是可以杀人的话,我估计我现在已经死了很多回了。

    “阿义,你今天话多了啊”温初阳双手撑在我身体的两侧,将我死死的顶在墙上,挑了挑眉头,轻声的笑笑,柔声说,“你不要听他的,他只是在和你开玩笑,你要是不喜欢我这个样子,我换一个样子给你看好了,你觉得霸道总裁怎样?”

    温初阳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靠近,几乎要和我脸贴脸。

    “不……”

    我的话还没报说出口,便被他堵住了嘴唇,温初阳疯狂而又温柔的吻着我,害的我停止了呼吸。

    他肆意而又霸道的将我的牙齿撬开,然后席卷我所有的理智。

    我沦陷了,即便是想到了陆哥哥,可是我还是回应了。

    怎么办?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受我的控制?

    而且,我好像爱上温初阳了,他霸道而又炽热的气息,让我迷醉,让我痴狂。

    我恨不得可以一直和他在一起。

    可是,我心里面明明也是有陆哥哥的,为什么?

    我和温初阳缠缠绵绵的吻了很久,直到我头脑发沉了这才停下来。

    他将我松开,抱着我,让我的头贴着他的心脏,柔声的说,“以后,不要拒绝我了好不好?以后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我”

    我一张口,想答应,可是一想到陆哥哥,我便没了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