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北上
    我点点头,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关上门,这才问护士,“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快跟我来吧,不是我找你,是主任医师找你,好像挺急的,我这都找你半天了,也不知道你去哪,电话也没人接。”护士神色有些不悦,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头,便一扭一扭的在前面走得飞快。

    我跟上去,刚进医生办公室,小护士便到别的地方去忙了,屋里只剩下我和医生。

    “陈医生,请问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我看哪个男人都觉得他有些心术不正。

    “找你来是因为北京那里现在有一家肿瘤医院最近有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很有效果,临床的效果也很明显,要是你还不想放弃的话,可以到那里试一试,我等下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等等,医生你刚刚说什么?”我拉住了陈医生的胳膊。

    “北京!北京那里有一家医院在这方面有了最新的进展,你去那里试试,你去准备一下,我已经给你联系了那边的医院,你过去就可以住院。”陈医生微微笑笑,从一打高高的文件里面抽出一张纸,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仔细看了看,上面介绍的是北京一家叫做济慈的医院,在这方面有了最新的研究成果,而且临床的应用效果十分显著,甚至是比国外的一些医院还要来的好一些。

    “不要愣着了,快去吧!”

    “谢谢陈医生!”我欣喜的拿着资料匆匆赶回病房将要收拾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顺便在医院里面将我脚上面的支架给取了下来。

    现在已经一个月了,虽然我的脚恢复的不是很理想,可是已经可以勉强的正常行走了。

    接着我拿了一些钱给邻居伯母,叫她帮我照看醒儿一阵子。

    做好这一切之后,我趁着我妈妈熟睡的空隙,直接定了飞机票,然后雇了两个男人帮我将我妈直接的抬上了飞机。

    我妈中途的时候醒过来,还以为是回家,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又睡了过去。

    妈妈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我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难过的厉害。

    好在飞机很快便抵达了北京,陈医生早就帮我联系好了一切,到了北京以后便直接的住进了医院。

    我刚刚将我妈送进加护病房,一个年轻的医生便走到我跟前,十分礼貌的问我,“请问,您是江小姐吗?”

    “你好,我是。”

    “我的导师是您母亲的主治医师,麻烦您过来核实一下您母亲现在的基本情况。”

    “好。”我实在是没有心情,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

    跟着他到了医生的办公室以后,医生看过了我妈妈所有的病历资料,却皱起了眉头,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的开口说,“您母亲现在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她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我们这里的很多治疗她可能都受不了,治愈的希望只有两成,你看看,是继续试一试呢?还是……”医生接下来没有说了,可是他不说我也知道,如果不试一试的话,我妈妈就彻底的没有救了,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永远的离开我。

    “试一试吧!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了,但是务必请您要尽最大的努力救救我的妈妈,我妈妈跟着我一直都是受苦,还没有好好好过过好日子,我不孝啊!”我不知道怎么的,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医生面前,却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

    “好好,我们一定尽全力,你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会照顾好您的母亲的,现在她要在我们这里接受全方面的检查,我们好制定治疗计划,后天才可以到普通病房去,你到时候再来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听从医生的话离开了。

    北京的街很干净,我走在街上,像是一个失去了魂魄的行尸走肉一样,呆愣愣的走了两个小时才在医院附近找了一间便宜一点的旅店。

    昏睡了两天以后我赶到医院,妈妈正好醒来,见到我,眼睛里面泛出了眼泪。

    “沁沁啊,你去哪里了啊?我真的很担心你,你说你这个孩子怎么把妈妈弄到北京来了,我想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妈妈现在已经十分的虚弱了,说话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声音,抬眼皮都好像十分的费力气。

    “妈,这里的医生说可以有希望的,我们试一试好不好?到时候治好了,我们还要一起带着醒儿去看**呢?”我攥着妈妈的手,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很久以前就说过了要带他们来的,可是一直都没有时间所以一拖再拖,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年了,没有想到现在到这里,我妈已经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了,不要哭了,你帮我去拍个照片回来不是一样的吗?妈很好,妈的身体妈自己知道,我们回去,妈妈就会好起来了,我不想呆在医院里面。”我妈伸手将我额前的一缕头发别到了耳后,摸了摸我的脸颊,一脸温柔的说。

    她说完以后,就好像是很累了一样,闭着眼睛就那样睡着了。

    “妈,是我不好,我现在就去给你拍照!”我擦了擦眼泪,转身离开了。

    到**的时候,我特意的租了一架相机,将能拍的那些都拍了,做成了照片,我要让妈妈天天都可以看得到。

    弄好了照片,我抱在怀里准备回医院。

    “江沁!”

    突如其来的一声喊,让我瞬间呆住了,这个声音怎么像是江逸尘的呢?

    我摇摇头,以为最自己听错了,自嘲的笑了笑,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

    “江沁!”

    可是我准备走的时候,那一声喊却到了我的后背。

    我一转头,差一点和一身白衣的他撞在一块。

    “江逸尘?你怎么在这里?”我有些吃惊,可还是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上一次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我不想前功尽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