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故人已陌
    “褚玉华?”我复述了一遍温初阳刚刚念的这几个字,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在温初阳家里面看到的照片。

    “没错!他以前的名字叫做褚玉华,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同时也是我的研究助手!就是他窃取了我记忆重置的研究成果,并且带走了你,然后制造了这一切的一切,让你以为,你现在所记得的才是你的人生。”温初阳缓缓地,将醒儿放到沙发里,轻轻给他盖好一张毯子,有些失魂落魄的回答道。

    他拖着步子,走到窗前,抽出一根烟,夹在手指中,点燃,猛吸了好几口。

    那些烟雾从他的鼻孔中嘴唇中吐出来,萦绕在他的周身,显得有些虚幻。

    我站在门口,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脑子里面全部都是一些记忆的碎片,在不停的翻搅来,翻搅去。

    从温初阳的家里看到我们三个人的合影之后,我并不是没有怀疑过陆远之。

    有时甚至我真的觉得温初阳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可是这样的念头只是在我脑海里面一闪而过,便被我直接给掐灭了。

    因为我只要想到陆远之现在躺在病床上这副样子,其他的念头,我便什么也不敢想了。

    我大脑空白了好久,直到温初阳起身,走到我面前,将手搭在我肩上,我这才突然之间回过神来。

    “你还是走吧,假如他真的是你说的那个褚玉华,我也认了,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可能抛弃他。”我低下头,双脚不安的在地上蹭来蹭去,心里隐隐的有些失落。

    既然褚玉华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温初阳的事情,那温初阳一定不可能原谅他,我如果真的将褚玉华带着嫁过去,以后温初阳一定会很为难。

    与其到时候尴尬,后悔,伤心,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拥有。

    我这么想着,心里面就像是堵了一块石头一样,难受的厉害。

    “哎”

    然而就在这时,我耳边响起温初阳一阵沉重的叹息声。

    紧接着,他直接将我的脑袋托起,一双炽热的唇直接覆了下来。

    温初阳这次的吻和从前都不一样。

    这一次他的吻特别霸道,怀抱着我的双手,紧紧的将我按着,几乎要把我揉进他身体里。

    他疯狂的撬开我的牙关,直到吻的我眼冒金星,浑身缺氧,他这才松开,捧着我的脸,目光灼灼的望着我,一字一咬牙的说,“江沁,你给我听好了,我可以许你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面,我会请这世上最好的大夫给他治疗,如果他醒了,那我和他做一个公平的竞争,到时候由你来选择跟谁。”

    “那要是不醒呢?”

    我的心突然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像是一个长期身处在黑暗当中的人,突然之间抓到了一束曙光一般。

    温初阳淡然的一笑,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缓缓的开口说,“如果他不醒,你便带着他嫁给我!从此以后,我会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兄弟去照顾,我活多久我就照顾他多久,有我一口吃就绝不会让他饿着。”

    轰隆隆……

    他这一句话,像是一阵闷雷一样砸在我头顶。

    他说的事情是我以前从来想都不敢想的。

    带着一个瘫痪的老公嫁给一个风华正茂,帅气逼人,而且还富贾一方势力雄大的优秀男人。

    这说出去,恐怕就是连见多识广的记者可能都不太会相信吧。

    但是眼前却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句话真的是从温初阳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

    他竟然说,要将陆远之当作自己的亲生兄弟一般去照顾!

    “那个那个,你,你说的是真的呀?”

    温初阳眉头一挑,轻咬了一下下唇,眼里露出一丝不明觉厉的笑,一只手在我后面两坐山上轻轻的一捏,往他怀里摁了摁,邪魅的笑笑,点点头,一开口,耳边就全是他富有磁性而温润的声音,“那是自然,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命都可以给你,更何况只是养个人而已!”

    温初阳说完,便直接将我拦腰抱起。

    他身下的坚硬,时不时的戳在我后腰上,害我浑身酥软。

    “你,你想要干嘛?”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虽然我现在身体里面也有一种非常难以压制的冲动,可我非常清楚的明白,现在绝对不是时候。

    我直接用力往外一翻身,从他怀里挣脱,站在地上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个,那还是按照你自己说的来吧,一年,就一年的期限,一年之后,他要是再醒不过来的话,那我就答应你的求婚。”我低着头,不敢看温初阳的眼睛,不安的捏着衣角,心里面像有头小鹿在砰砰的乱撞。

    “好,那就一言为定!”温初阳伸出大拇指和小指,接着说,“那我们就来拉钩吧!”

    “拉勾?”

    “嗯!”

    他直接勾起我的手指,自言自语的默念,“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狗。”

    我听到他这样说,突然之间就想起了小时候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嗯,总算是笑了,你不知道你板着一副脸的样子有多难看,这要是吃饭我肯定会吃不下去,以后还是不要再这样了,在我面前,多笑笑,好吗?”温初阳宠溺的将我按进他怀里,摸着我的后脑勺。

    “嗯!”我窝在他的怀里,狠狠的点点头,心里面像是吃了蜂蜜一般,一丝丝的清甜蔓延开来。

    ……

    在接下来的这一年里,温初阳如他承诺的那般,并没有再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而他也真的请了最好的医生,带着我还有醒儿去了美国给陆远之治疗。

    他甚至还聘请了国际上最知名的这方面的专家,轮流给陆远之会诊。

    只是,让人遗憾的是,陆远之他就像是彻底失去了知觉的木偶一样,在各种各样治疗仪器和药物的作用下,却没有半点反应。

    所有的人对他都束手无策,到最后,没有人愿意再继续给他治疗,都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他可能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那个最权威的专家,他也跟我说,“他的大脑神经受了损害,这辈子也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