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失魂落魄
    陆远之的语气微微颤抖,他的脸色瞬间便苍白异常,那是一种叫做万念俱灰的表情。

    “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现在是我的妻子,你们早就结束了!”温初阳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来牵我的手。

    可是,在他的手即将接触到我的时候,我下意识的躲开了,往后退了两步。

    现在,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两个,一个是我以前的爱人,一个是我现在的爱人。

    我和温初阳结婚的时候,我甚至是幻想过,要是陆远之醒过来多好,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当面跟他说清楚,不用心里有任何的负担了。

    可是,现在他忽然的醒来,出现在我面前,我反而手足无措了起来。

    要怎么和他解释呢?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本来就不是公平的。

    “陆哥哥,是我负了你,对不起,如果有来世的话,我愿意做牛做马的来偿还,刚刚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我现在的确已经是温初阳的……”最后那两个字,我实在是说不出口。

    面对着这个我以前那生命爱过的男人,我没办法说出来,我已经不是他的女人了。

    砰!

    陆远之踉跄的跌坐在地上,原本就瘦弱的身体现在看上去更是马上就要倒下去一样。

    “陆哥哥,你不要这样,虽然我们不是夫妻了,可是我还是可以照顾你!我可以,我可以……”我说着说着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才会让陆远之心里面不会那么受伤害。

    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可以再坚持一下,在等等,可能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

    这一下,我们三个,要怎么去面对?

    我迷茫的看着脚下的地板,脑袋晕乎乎的。

    陆远之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看了看温初阳,忽然间站起身,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像是疯了一般的冲了出去。

    “陆哥哥!你回来啊!”我慌忙的追上去。

    砰

    我脚底下一滑,猛地摔倒在地上,仰面朝天,浑身痛的没法动弹。

    “江沁,你”温初阳焦急的将我扶起,抱着我便上了车,轰的一脚油门,将车子开的飞快。

    我眼睁睁的看着陆哥哥在我面前消失在对面的街道,却无能为力,没有办法留住他。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袋忽然的痛的厉害,然后沉沉的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温初阳在我身边,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

    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一动,浑身就难受的厉害,胃里面翻腾不已,直恶心。

    “初阳,我这是怎么了?陆远之呢?他已经在床上昏迷了这么多年,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外面,而且他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真的害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伸出手,惶恐的去抓温初阳,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扎着根针,正在吊着吊瓶。

    “不要动,你听我说,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你放心,他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他已经快30岁的人了,即便是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以他的心态也应该能够调整过来!你现在有轻微脑震荡,就别操那么多心了,好好在这里疗养,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我吧!”温初阳帮我把被子掖好,又扶正了我已经歪掉的枕头,沙哑着声音说。

    我点点头,可心里面却依旧难受的厉害,要怎么样去形容呢?就好像自己即将要被人撕裂成两块。

    “沁沁,你不要再多想了,你现在急需要休息,不然以后会留下后遗症。”温初阳伸出手,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将我额前一些凌乱的头发全部都梳理整齐,给别到了耳后。

    我抬起头,定定地望着他。

    却发现他好像一夕之间就好像老了十几岁,整张脸上透着疲惫,鬓角竟然有几根花白的头发。

    眼前这个男人对我的深情,已经不需要再用言语去解释了,他的一举一动,无不透着对我的关心和爱。

    他陪伴在我身边,也已经足足两年了,醒儿现在都长成了大小孩,个头都快到我的胸脯了。

    “对不起!我……”我本来是想起今天他要牵我手的时候,我往后退的这件事情,所以觉得有些难受,想要跟他解释,可不知为什么一开口,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好了,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你在这里等着我!”温初阳起身,不舍得忘了我一眼,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门口之后,心里面都那抹难受,突然之间便更加的汹涌了起来。

    现在我要怎么办?要怎么做才可以降低对陆哥哥的伤害?

    我越想越是难受,带最后的时候,整个脑袋就好像是要炸掉一样。

    直到天黑,我还是什么头绪也没有,而温初阳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从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再出现过,晚饭也是阿义给我送过来的。

    陆哥哥刚刚醒来,身上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个坐车的,或者是住宿的路费都没有,他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他会去了哪里了呢?

    我想了很久,眼皮子一直在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就看到了陆哥哥出事情了一般。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等着,他现在应该是在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没准就是在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个公园,我得去看看。

    这么一想,我便再也待不住了,拔了针头直接离开医院,匆匆到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朝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个公园赶了过去。

    一路上,我不停的叫司机开快一点,最后司机都烦了,将车子王路边上一停,怒意冲冲的朝我喊,“爱坐不坐!”

    “不坐就不坐!”我当时也是来气,加上眼看着到公园也不远了,我便干脆的给钱下车,朝着公园那里跑了过去。

    走路的话,到公园,是要经过一个十分阴暗的小路。

    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是绝对不敢的,可是现在情况紧急,我必须马上见到陆哥哥,他现在心情一定坏到了极点,我真的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小路上面的灯光被树林遮蔽起来了,一眼望过去的话,只能依稀的看到地面上的石板路泛着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