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我就知道
    我匆匆的冲进去,没命的跑了起来。

    “哎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妹妹啊?”

    就在我刚跑到中间的时候,忽然的从路边上冲出来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拦在我面前。

    这个人看着好像是喝多了,走起路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的,现在正在朝着我这里靠近。

    “你要做什么?我老公就在前面等我,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马上加报警!”我拿出手机,拨通了110。

    可是电话还没有通,我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拿走了我的电话。

    “怎么,小妹妹,你长得那么的水灵,难道还想要报警吗?我可告诉你啊!我可不怕什么局子里面的人!”一个十分猥琐的声音在我脑后面响起来。

    我一回头,看到那张脸时,吓了一跳。

    “姜昆?”

    “江沁!”

    姜昆脸上的笑意瞬间便凝固在了脸上,他冷冷的看着我,捏紧了拳头。

    “踏破铁鞋无匿处!哼!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姜昆说完,不顾大胡子男人的质问,拿着手里的瓶子便朝着我砸了下来。

    我侧身闪过,从路边捡起一块石头拿在手里,趁着姜昆力道用尽的时候,用力的砸了出去。

    “啊”姜昆尖叫了一声,然后骂了句,“你麻痹!”然后疯狂的朝着我这里扑了过来。

    我刚想躲,忽然脑袋剧烈的痛了一下,让我脚下的动作一滞,姜昆的瓶子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疼的我直咧咧。

    “江沁,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这样的时候!”姜昆冷冷的望着我,抬起脚,用力一踹,便直接踹中了我的肚子。

    突然之间的疼痛让我直不起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玩,旁边一翻滚,这才躲过了他那砸下来的酒瓶子。

    “姜昆,你若今天感敢动我,我一定叫你悔不当初!”我怒吼一声,挣扎着站起来,往旁边的小树林里面钻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刚刚脑袋受过伤的缘故,这会儿竟然有一些恍惚,看眼前的东西都好像有些模糊一般。

    我刚刚往外面跑了没有多远,突然之间后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却看到姜昆也从这个小树林里追了过来。

    而且他的速度远远的比我要快,眼看着就已经到了我跟前,突然之间,我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身子一歪,朝前飞了出去,脸着地,几乎要把鼻子都磕破。

    等我再爬起来想逃的时候,却已经迟了,姜昆已经到了我近前,抬起脚便踏在了我的后腰上。

    “什么温初阳?我管他是谁呢?老子只知道上次你害的老子已经废掉了,这账我们迟早要算!今天爷爷就让你爽一下,放心,完事之后我会送你上西天!”姜坤冷笑了一声,便直接抓住我的衣服用力一撕。

    刺啦的一声轻响,我只觉得后背一凉。

    “姜昆!你要不想死无葬身之地的话,那你就尽管上,那你还想活命的话,你赶紧给我住手!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然温初阳绝对不会饶了你!”

    可姜昆就好像是疯了一般,他根本就没有听我说的话,而是用力的在我的后面拍了一下。

    他的力道极大,拍得我浑身都疼的厉害。

    完了完了!这些人没找着,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这件事今天被姜昆给那个了,那我还不如现在就去死了算了!

    我拼命的挣扎,可是姜昆的手就像是两把钳子一样死死地将我钳住。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之间监控的手松了开来,他大声的叫了一声,然后跌坐在地。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双熟悉的鞋子站在我面前。

    “陆哥哥,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我抬起头,冲着陆远之兴奋的大喊了一声。

    “沁沁,我现在没什么力气,我们赶紧跑吧!”陆远之拉了我的手,趁姜昆还没爬起来的空档,匆忙拉了我的手,便跑了出去。

    他走在前头,我跟在后面。

    陆远之拉着我,我们就好像回到了从前一样,在这个公园里面大步的跑了起来。

    姜坤这时候爬起身,在后面追着我们大叫,接二连三的摔了好几个跟头,却没停止要继续追我们的意思。

    陆哥哥很快就跑累了,他蹲在路边,大口的喘着粗气,连连摆手,“沁沁,赶紧先拦辆车走吧,后面那人追得厉害,我们怕是甩不掉了?”

    “好!”我匆忙一轮,匆忙拖着他,便把他马路中间随手拦了辆车,直接把他给塞到了车里。

    我拉开车门,也想进去,可这时,姜昆却已经到了眼前。

    “司机师傅,这是我们家里面自己的事情,麻烦你也不要管!”姜昆冲着司机大喊了一声,然后拉着我非要将我往外拽。

    陆远之回头看到我被姜昆拽着,脸色大变,匆忙坐到门边,抬起脚,便朝姜坤踢去。

    江坤大叫一声,双手搂着下面跳了起来,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

    那司机这时候摇摇头,然后便一脚油门轰的一声开出去了老远。

    “美女,你这是要到哪里去?”这司机直到看了好几分钟之后,才回过头来问我。

    “天河路86号。”

    “紫兰路55号!”

    “你们这到底去哪里?”那司机疑惑的回头望了一眼我们俩问了句。

    我转向头看着陆哥哥,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问他。

    紫兰路55号是我们以前没结婚之前租过的房子。

    那时候我们虽然不住在一起,可是每天却是形影不离,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每天的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陆哥哥,紫兰路的房子早就退掉了,你先跟我回去吧,你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远之打断了,他冷冷的甩开我扶住他肩膀的手,皱了皱眉头,脸上现出一抹厌恶的神色。

    “对对,我是什么都没有!所以你才要回你那个有钱老公的家?那你回吧,从此往后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陆远之突然间拉开车门,吓得司机慌忙踩了急刹车。

    彭的一声巨响,后面的车子直接撞了上来,陆远之被甩了出去。

    “你神经病啊!出了事情可不关我的事情!你这个朋友有病啊!你不要命了,也不要祸害我的车子!”司机吓得不轻,脸色苍白的,破口大骂。

    我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跟他解释,拿了张支票,直接写了十万块丢给他,然后匆匆下车去扶陆哥哥。

    “你给我滚!你现在是有钱人了。我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穷光蛋!你还是不要靠近我得好,免得我讹上你!”陆远之一把将我推开,挣扎着站起来又倒了下去。

    “你受伤了,有什么我们以后再说好不好?现在我们先去医院!陆哥哥,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跟我回去吧!”我死死拉住他的衣袖,不忍心去看他腿上破掉的一大片皮肤已经汩汩往外冒的鲜血。

    陆远之没有说话,只是倔强的往前走,任凭我怎么拉也拉不住,他拖着我,明明痛的厉害,可是却咬紧了牙齿,一言不发。

    “陆哥哥,你跟我回去吧!是我的错,你听我解释啊,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啊!”我趁着陆远之停留片刻喘气的功夫,抱住了他的腰,死死的将他禁锢住。

    他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加上受伤,刚刚走的那几步都是强弩之末,现在被我死死扣住,压根就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找你的有钱老公去吧!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你,但是请你松开好不好?我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的女人躺在别人的怀里叫着别人做老公!这样的话,你还不如让我直接去死!我死了也一了百了,你也不用尴尬了!”陆远之说着说着,忽然间蹲在马路边上哭了起来。

    这是我第二次看男人哭。

    第一次看到男人流眼泪是温初阳。

    现在,陆远之也在我面前哭了。

    以前,陆哥哥是一个十分阳光的男孩子,他从来不会感到忧伤一样,每每有不快乐不顺心的事情,到了他那里,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他永远都带着一副淡淡的笑,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烦恼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可是现在,他哭的像是一个孩子,肩膀都在发抖。

    “陆哥哥”我蹲下身,将受伤的他抱在怀里。

    陆哥哥没有拒绝,就那样的趴在我的肩膀上面,哭的一塌糊涂。

    “跟我回去好吗?我现在虽然没有什么钱,可是我不是没有本事的男人啊,我可以挣钱,我可以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跟我回去,好吗?”陆远之死死的抱住我,指甲都已经到了我的肉里面而不自知。

    我听着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张了张口,几乎就要答应他。

    可是,我忽然的就想到了温初阳。

    如果我跟陆哥哥走了,那他呢?

    他对我的感情,我是知道的,他找了我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和我在一起。

    可是?如果我不答应陆哥哥,他又要怎么办呢?他会不会想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