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难以抉择
    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选,以前那个潇洒的我,现在窘迫的厉害,我巴不得自己可以一头扎进一条缝隙里面,再也不出来!

    “沁沁,你是我的全部,是我的唯一,没有了你,你要我一个人怎么活?你好狠的心?为什么不再等等我,现在你叫我怎么办?”陆远之的眼神空洞着,呆愣愣的看着天空发呆,一伸手死死的扣住他的心口。

    疼

    我知道,他也在疼着,钻心蚀骨。

    “陆哥哥,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现在……”我说不出话了,因为我心里难受的厉害。

    陆远之没有理睬我,依旧呆愣愣的看着天空。

    我刚想将他拉起来,忽然间,一个黑影冲出来,照着陆远之的脸上就打了一拳,温初阳怒意冲冲的站在陆远之身边,大声的呵责,“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当年你为了自己的私欲,偷了我的研究成果,将沁沁的记忆重置!以至于她到现在都还不记得以前的我!你害的她为了你吃了几年的苦,为了你甚至到风月场所赚钱给你治病!你现在醒了,你就要求他毫不保留的回到你身边再让你继续糟蹋吗?褚玉华!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是我看错你了,你早就不是我的兄弟了,你以后再敢动江沁一根手指头,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温初阳像是一个疯子一般的指着陆远之的脑袋大骂,我怎么拖也拖不开,他完全的散失了所有的理智。

    “疯子,不可理喻!谁是褚玉华,你认错人了吧!什么记忆重置?你有病吧!”陆远之用力的将温初阳拽着他领子的手甩开,转头冲我大喊,“沁沁,这个人在说什么?谁是褚玉华?他是疯子对不对?你竟然为了钱嫁给一个疯子吗?”

    “褚玉华,你不要告诉我你也失忆了!你自己看清楚!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吗?”温初阳从钱包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递到陆远之眼前,怒骂道,“你看清楚了,这是我们的合照!你睡了三年怕是睡糊涂了吧!”

    陆远之拿着照片死死的盯着看了以后,忽然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指着温初阳的鼻子,紧咬着牙齿,阴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来,“你看仔细了!我是不是你口中的人,你自己看清楚,你确定你认识的那个人手上也有这样的胎记吗?”

    陆远之将手高举起来,挽起袖子,眼里尽是不屑。

    还呆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个,自己的心就像是掏空了一般,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眼睁睁的看着温初阳的表情,一点点的愣下来,然后看着他颤抖着双手,捏着陆远志的胳膊翻来覆去的查看。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是褚玉华?”温初阳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差一点跌坐在地上。

    “我想你肯定是弄错了吧!我不是什么储玉华,江沁也不是什么你要找的人!我不知道你哪里弄来这样一张照片,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不是褚玉华,更不知道什么叫做记忆重置!江沁,更不会是照片上面的那个女人!”陆远之信誓旦旦的说着,眼睛里面忽然之间有了一种自信。

    他说完之后,便抬起头来,望着我,走到我跟前,一把拉过我的手掌,然后转过头,恶狠狠的对着温初阳大声的怒吼了一句,“你个白痴!找错人了,自己都不知道吗?”

    “怎么可能!”温初阳宇神色复杂的望了我和陆远之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照片。

    “傻瓜!你到底是怎么样被这个人甜言蜜语给哄住的?不过没事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走,现在跟我回家!”陆远之拽着我的手,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可他拉着我刚走了两步,温初阳便冲上前来,一把拽住我的另一只手。

    他们两个人一人一边,一起用力,几乎要将我撕成两边。

    “够了!你们全部都给我放手!”我尖叫一声,狠命的往回抽出了手。

    气氛一下子尴尬到了极点,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我看着地面,天空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雨水溅在地面上,转瞬之间便成了一团团小小的水坑。

    透过那水坑,借着灯光的映射,我看到温初阳和陆远之两个人眼睛齐刷刷的望着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脑袋里面就像是一锅粥一般,黏成了浆糊。

    我也不知道隔了多久,知道阿义走上前来换了一声嫂子,我这才猛然间醒过来,望向了陆远之。

    “陆哥哥,今天这件事情我必须弄个明白,你给我点时间可以吗?”

    “好,那我就等着你,水滴石穿,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陆远之缓缓的站起身,然后缓步的朝前走。

    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追上去,往他怀里塞了张银行卡,“密码还是以前的密码,这钱是你的,一直以来我都舍不得花。”

    陆远之点点头,然后拍了拍我的手背,这才转身离开。

    我和温初阳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到家里的时候,醒儿已经睡着了。

    阿义将我们送到家里以后就离开了,现在家里就剩下我和温初阳两个人。

    “陆远之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是真的找错了人吗?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只觉得自己的头晕的厉害。

    以前其实我也有过疑问,可是最后我都选择了麻痹自己,让自己相信自己就是温初阳要找的那个人。

    不知道是我对温初阳动心了还是怎样,后来,我很少去想那个问题,因为,我看着温初阳眼地里的温柔,就什么都忘记了。

    可是,现在忽然的告诉我,温初阳要找的人不是我,无异于是直接判了我的死刑。

    温初阳走到沙发前坐下,摸出一支烟,点燃猛吸了几口,将烟雾吐得满屋子都是。

    以前他不怎么抽烟的,除非是心情很不好,或者是工作上面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他才会抽一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