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自杀
    我忽然惊醒,看到自己躺在家里面而温初阳不在身边,这才意识到刚刚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怎么会突然间做那样的梦?

    我摇摇头,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的门,拿了一瓶水,猛地喝了几口。

    冰凉的感觉一下侵袭着我的身体,让我微微有些发抖。

    其实这个天气里面是不适合喝冰水的,只是现在的我,急需一样东西可以让我冷静下来。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就是再躲避也没有用了,只好去面对。

    我喝了水,才感觉自己好了很多,于是来到客厅,准备打电话给温初阳,问他去了哪里。

    “叮叮叮”

    我刚刚拿起手机,温初阳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喂,你在哪里?”

    “你先来这里吧,我在人民医院。”温初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

    我应了一声,没有问什么,直接拿了衣服便匆匆的出门了。

    刚出门,正好看到阿义开着车子停到了楼下,他匆匆的帮我打开车门,冲我招招手。

    “什么事情?怎么那么急?是不是你老板出事了?”我在阿义面前称呼温初阳一直都是叫老板的。

    阿义瑶瑶头,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句你到了就知道了。

    我慌忙上车以后,阿义将车子开得飞快,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到医院的时候,阿义将病房的地址给了我,然后拉着我的手飞奔而去。

    我的心忽然的一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我的心头。

    阿义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温初阳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他才会这么着急的。

    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不等阿义推门,我便直接冲了进去,叫了一声,“初阳你没有事吧!”

    可是,出现在我面前的,躺在病床上面的,不是温初阳,而是陆远之。

    温初阳和陆远之同时以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我,空气里面顿时沉默了起来。

    “你来了,他……”温初阳淡淡的开口,可是却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眼睛朝着陆远之那边瞄了瞄。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里一沉。

    这个样子,陆远之,这是做了什么傻事吗?

    “陆哥哥,你这是做什么?”我冲到床边,碍于温初阳在这里,我有些不好意思去拉陆远之的手。

    “做什么?欧文也不知道,我想去那个世界,也许那里有我的沁儿在等着我。”陆远之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子外面,整张脸惨白的厉害,没有一丝血色。

    而他的胳膊上面,缠着一圈纱布,手上还挂着点滴。

    “你跟我出来一下吧!”温初阳走到我跟前,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出去将门关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忽然间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

    “他自杀了,可能是一时想不开,所以才会想要轻生,对不起,沁儿,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极端。我本来是想要找他谈判的,可是我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温初阳试图过来拉我的手,被我下意识的躲开了。

    现在的我,谁也不想接触,只想将自己缩到壳里面,再也不要出来。

    怎么回事?这一切,怎么会到了这样的地步?

    “沁儿,这件事情也不是我想要的,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有想到,不过你可以放心,他现在已经没事了,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以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在家里好好的照顾醒儿就是了!”温初阳掰过我的胳膊,将我死死的按在怀里。

    他的怀里,那股淡淡的青草的香味,瞬间便让我觉得心安静了一些。

    “那我要怎么办?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处理,去面对的,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陆远之这样受罪!”我擦了一把眼泪,忽然的觉得自己心里面难受的厉害,就好像是插了一把刀子。

    我和陆远之之间的感情那么多年,他现在的举动,我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是换了是我,躺了三年以后,发现自己的儿子老婆都成了其他人的,肯定会难受,肯定会绝望的。

    更何况,陆远之和温初阳两个人的条件根本就没有办法比,陆哥哥一时想不开,也是正常的。

    可是,他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

    我咬了咬牙,推开门,然后望向病床上面的陆远之,走到他身边,拖开一张椅子,坐了进去。

    “陆哥哥,你现在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们以前的事情?”我试探的问他。

    完成现在最怕的就是他忽然的失去理智,到时候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那样的话,无论如何我也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陆哥哥没有说话,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继续看着窗子外面,不言不语。

    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个样子的,一旦自己生气了,我们就是使劲了浑身的解数,也没有办法让他回心转意的。

    他这个人,就是一个大倔牛!

    一旦我惹毛了他,他就是这样,一句话也不会说,直到自己想通。

    可是现在,我分明觉得他眼地里的失望和绝望,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让他自己去想的话,我怕是一辈子也想不通的,他偏偏是一个放不下的人。

    陆哥哥以前的世界里面只有我一个,不管是做什么,总是会有我的份。

    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只要有好吃的东西,他一定不会忘了我。

    现在他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陆哥哥,你有什么话,你就跟我说好吗?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不是那个小孩子了!不要每次难过了,还拿出以前的一套来好不好?我……”

    我实在是气急了,说出来的话,自己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可是我还没有说完,我就反应过来了。

    “陆哥哥,我,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要怎么说呢?刚刚,我的确是没有耐心了,我没有耐心看他在这里自暴自弃!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坏人,到这个地步,我却还在对他发脾气。

    可是,我要怎么做呢?

    我现在是进退两难,不管我做什么样的决定,对我来说,都是最残忍的的屠杀。

    就在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的时候,温初阳进来了,他走到我跟前,轻轻拍了拍我的进肩膀,轻声的在我的耳边说了句,“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我点点头,然后跟着他身后出了门。

    病房外面,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一脸的愁容,这里没有人欢喜,没有人快乐。

    “他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可是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心里医生来了。他可能有些心理上的疾病,所以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才会这样的脆弱,到时治好了以后,就不会了,他现在只是暂时的。”温初阳拿出一张名片,指着上面的名字跟我说道。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

    事情可能不是温初阳想象的那么的简单的,陆哥哥的一切我都熟悉的厉害。

    这不是病,只是他对于一件事情,有着过于执着的偏执,所以遇到了事情,往往会陷在里面,走不出来。

    “算了,这件事情就给我来处理吧,我会知道分寸的,我现在既然选了你,就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温初阳没有说话,在我面前抽了几根烟以后,说了句,“那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便转身离开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像是在走廊的深处,心里面忽然间空了。

    你放心,我答应了你的事情,我会做到的。

    我轻轻的说了句,然后转身便进了病房。

    陆哥哥还是像刚刚那样,看着外面,好像是一座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我走过去,将他的手攥紧在手心,感受着他手心传来的温度,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他的苦,我不是不知道,只是……

    “陆哥哥,你看看我好不好?你不是说只要看到了我,就不会难过了吗?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啊,我是你的沁儿啊!”我忽然的想起了我们依偎在一起的样子,那些画面,一幕幕的在我脑海里面闪现。

    我到底爱谁?怎么我现在?

    “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了,你走吧,我不会再做傻事了,我已经为了死过一次了,我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回到我的身边,可是刚刚你出现在病房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彻底的输了,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陆远之缓缓的回过头,一双红肿的眼睛,无神的看着我,眼地里满是绝望。

    他将手从我的手里面抽出来,冷笑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泛出一点泪光,但是转瞬即逝。

    “江沁,你走吧,我不会真的相死的,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去死的话,你会不会回心转意。”

    陆远之停了一下,一颗泪从脸颊滑下来,接着说,“只是我太自信了,所以才会让你难堪,对不起,我以后,会默默的祝福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