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质问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这楼梯怎么走都好像没有尽头一样,我看着二楼,双腿有些发软。

    好不容易走了上去,看着那虚掩着的门,我又有些犹豫了。

    今天,我们是在是闹的太凶了,温初阳心里一定不好过。

    即便是他不想和莫心兰在一起,以他们的交情他肯定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她的。

    “呼!呼!呼!”我长舒了几口气,握紧了拳头,轻轻的推开门。

    温初阳靠在窗子前面的沙发上,慵懒的躺着,手机间的烟袅袅的散发着白色的烟雾,在房间里面一点点的蔓延。

    “那个,初阳,今天的事情真的不是你看得的那样,是她们先动的手!”我悻悻的走到他身边,站在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不敢动弹。

    这个样子的他,我还是第一次见,整个人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精气神一样,瘫痪在沙发里。

    温初阳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子外面,半眯着的眼睛里面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站了一会,觉得自己的双腿发麻,可是也不敢走,一下子有些进退两难。

    不过,就是这个时候温初阳却缓缓的抬头看向我,“你坐吧。”

    我点点头,松了口气,坐到他对面,抬起头偷偷的打量着他脸上的神色。

    “其实你不必这样的,我说过了我不会离开你,你大可以放心的,等我处理好了她的事情,我就会带你离开这里。”

    “离开?去哪?”问我一愣,没有想到他会和我说这个。

    “当然是去没有人可以找的我们的地方。”温初阳抬起眼睛,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哦。”

    我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今天的温初阳,和以往的他,都不太一样。

    他今天看上去,好像心神不宁,说话做事的时候,都好像是不在状态一样。

    不过这也能理解的,要是换做了是我的话,没准我比他还要颓废。

    我们之间的气氛一度尴尬到了极点,空气安静的掉根针都好像能够听得到。

    我也不知道自己陪着他沉默了多久,总之,到最后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他还是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

    “初阳,其实我没有什么关系的,只要你可以开心,就是我离开也不要紧的,我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小心翼翼的坐到他身边,摇了摇他的胳膊。

    现在的他,看着让我有些担心,这样子的他,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他和莫心兰之间的事情,我也是听过的。

    怎么说呢?应该说的上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如果不是我错误的出现在他面前,又稀里糊涂信了他的话,恐怕,现在应该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所以,我其实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之前之所以那么紧张,也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多大的胜算。

    所以,我说这话,一半是真心的,另外一半是因为我的不自信,毕竟,他们之间有过那么多的过去。

    温初阳被我摇了摇胳膊以后,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别过头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垂下了眼睛。

    温初阳这目光,赤果果的,像是要将我穿透一样,看得我心里更加没底了。

    “你到底爱我的钱,还是爱我的人!”

    “什么?”

    温初阳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吓了我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惶恐的站起身,不安的看着他。

    温初阳一向来对我是很信任的,他怎么忽然间会问起这样的问题?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是莫心兰是不是?”我被温初阳的这一句问话问的乱了方寸。

    钱,这个字眼在我看来是很敏感的。

    我没有钱,而温初阳很有钱,所以很多人以为我跟他在一起,就是看中了他的钱。

    这样的误会,几乎每个人都会想过。

    可是谁都可以这样想,谁都能这样想,温初阳是绝对不会也不能这样想的。

    “她什么也没有说,她一直在我面前说你的好话,还说要我好好的珍惜你,她愿意做那个躲在阴暗里的女人,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够看到我,就足够了。”温初阳眯着眼睛,手指尖的烟已经烧到了指尖,可是他没有要掐灭的意思,任凭那烟上红色的火苗灼烧着他的手指。

    “你疯了吗?”我烟蒂,仍在烟灰缸里,心里很是烦乱。

    莫心兰,是我太小看她了。

    一个女人愿意为了一个男人放下自己的一切,甚至是愿意牺牲自己的名分,什么也不求,只是想要呆在这个人的身边。

    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由很强的杀伤力的,更何况,我知道温初阳在心里面从未停止过对莫心兰的爱。

    如果不是因为误会已经和我在一起了,如果不是那份责任,恐怕现在温初阳早就和她重归于好了。

    “这个视频上面的女人是不是你?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拿了我小妈一笔钱!”温初阳忽然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丢在我面前。

    我心里顿时一沉,咽了口唾沫,看过去。

    他的手机上,此刻播放的视频的确是我的,我站在阿义的对面,从阿义的手里面接过了一张银行卡。

    “这个啊,是我啊,当时阿义说要帮我,这个钱是我借他的啊!后来我妈妈没能用的上那个钱,我就还给他了。”

    我松了口气,刚刚看他那个样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原来是上次阿义给我钱的一幕。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谁那么无聊的把这个拍到手机里面去了,还弄到了温初阳这里。

    “江沁,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诚实的女人,可是现在!”

    温初阳气的皱起了眉头,使劲摇了摇,揉着太阳穴,冷冷的说,“这件事情我已经和阿义确认过了,他已经证实了你的确是拿了这笔钱!一共一百万,是当初我小妈给你让朝离开我的分手费!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