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不是这样的
    温初阳的声音像是一记闷雷劈在我的头顶。

    他的声音一直都是我喜欢听的那种类型,可是现在怎么听着,就好像是尖锐的刀子一样。

    “你不信我!”我一下就失去了忍耐心,心里面一酸,忽然的觉得是那么的委屈。

    “阿义从小跟在我身边,他是不会骗我的,江沁,你为什么要撒谎?我对你不好吗?你去收别人的钱。”温初阳眼睛忽然变得通红,他死死的拽着我的胳膊,把我的胳膊都捏痛了。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好像要将我的胳膊都给捏碎一样。

    “你放开我,你做什么?你愿意相信他们可是不愿意相信我是不是?”我朝着他大声的吼了一句。

    我本来就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人,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就是再能忍,我也忍不了了。

    温初阳愣了一下,松开我,眼地里的神色却渐渐的变得阴冷了起来。

    “江沁,我一直都是真心的对你的,就算是知道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待你,现在证据就摆在眼前,你还是不愿意承认吗?你就算承认了又怎样,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那个时候我说了要和你在一辈子,我会做到的!”温初阳双手捏的啪啪的作响,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好好,你既然这样想的话,那我也没有意见,你既然已经看不惯了,想要给我按一个罪名,好让我名正言顺的离开是不是?你不用那么的费心思了,我现在就走!你和你的美娇娘在一起去吧!你说我是为了钱跟你在一起,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们离婚,除了我自己带来的,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

    我也是气疯了,闹灾一片空白,什么理智也没有了,就像消失在这个人面前,之前想的要挽回啊,要留住啊什么的,全部都被我抛到了脑后。

    “你以为你想走就能走吗?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温初阳站起身,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走到我跟前,一双眸子,漆黑如墨,却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我没有搭理他,冷哼了一声,便直接从他身边极了出去,到隔壁房间,将正在睡觉的醒儿抱了起来。

    “妈咪,你做什么啊?好晚了,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醒儿揉了揉眼睛,不解的看着我问道。

    “妈咪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玩玩,我们要晚上出发的,你睡吧,妈咪抱着你呢!”我极力忍者眼里的眼泪不让他落下来。

    可能是醒儿睡得迷迷糊糊,他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点点头,继续睡过去了。

    温初阳从隔壁的房间冲过来,死死的拽住我的手,阴冷的看着我,低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你放下孩子,孩子还小,你不要太冲动了,伤害到了孩子得不偿失!”

    “你放开!”

    “妈咪,你们在干嘛啊?爸爸,你们怎么还不睡啊?”醒儿揉揉眼睛,从我怀里挣脱,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我们两个。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难道他跟他说,我和他后爸有了矛盾,所以要离家出走吗?

    “醒儿,你睡吧,我和你妈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准备好,我们本来是想要去看日出的,现在看样子去不了了,下次再去吧!”温初阳说完,一只手紧紧的拽着我,几乎是将我拖出了醒儿的房间。

    看得出来,温初阳对醒儿是真的喜爱,不然的话,是不会那么在乎醒儿的感受的。

    我们出来醒儿的房间,刚刚关好房门,二楼的楼梯那里却传来了脚步声,阴魂不散的莫心兰还有那个小妈,竟然将我家里的门弄开了,现在正哒哒的往上走。

    我心里一凉,直接冲了下去,将她们两个拖到沙发里,指着她们的鼻子大骂,“想男人想疯了是不是?现在我就把他给你,你自己守不守得住,就不是我的事情了,你自己去跟他说,就说我江沁以后再也不是他的人,你们爱怎么就怎么吧!但是有一点!要是你们谁敢往我身上泼脏水的话,最好是小心一点!”

    我刚刚把这话说完,温初阳随后便走到了我后面,我感觉到后面有一道锐利的目光看着我,一回头,差一点撞到他的胸前。

    “初阳哥哥,你不要怪她,她只是现在有点着急,有点恼火,我没关系的,我现在就走,不打扰你们了!”莫心兰装着一副十分柔弱的样子,好像风一吹就能倒下来一般。

    她这副样子反而是让我的怒火越烧越盛。

    我本来就是一个脾气特别暴躁的人,现在已经将忍耐全部都用光了,我看你这个女人真的很想一巴掌给扇过去。

    可是当我看到温初阳正在这里的时候,却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只是狠狠的一跺脚,气急败坏的指着那个女人的大喊了一句,“滚!”

    我简直是快要气炸了!今天温初阳已经彻底的惹毛了我!

    我以前以为我们两个人心心相印,他信我,我也信他,两个人彼此都相爱着就能过一辈子。

    可现在看来的确是我太幼稚了,我没有办法忍受他对我任何一丝一毫的怀疑。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泼辣?初阳啊,你可得好好看一看,心兰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可不要辜负了她!”温初阳的小妈也在这里火上浇油。

    我忽然觉得这间房子现在就好像是一个人间地狱一般,哪哪都燃烧着愤怒的怒火。

    “行行行!你们不走,我走!”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气的整个心和肺都快要炸开一般。

    今天这件事情本来我可以处理得很好,可是却因为温初阳的一个不信任,让我整个人的情绪彻底的失控了。

    我狂跳着转身,砰的一声将门关上,然后闯入了夜里,大跑起来。

    背后传来温初阳的叫声,我没有理会他,直接转过一个弯,跑出了小区。

    我在路上不停的跑,任凭那呼啸的寒风在我的脸上呼呼的刮着,任凭我全身都被寒冷的风包裹住。

    直到我自己筋疲力尽,再也跑不动了,这时候我才停了下来,瘫倒在路边的石凳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脑袋一片空白。

    为什么?为什么温初阳不信任我?

    对了!

    这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整个事情的关键在于阿义!

    温初阳之所以怀疑我,是因为他得到了阿义的证实!

    这么一想,之前所有的疑惑全部都豁然开朗了。

    因为我还在心里责怪温初阳,可现在想想,如果是换作是我,恐怕我也会像温初阳一样,相信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人。

    于是我直接打了个滴,然后朝阿义的住处奔去。

    我倒要看看阿义到底做什么要针对我?莫心兰给了他多少好处,才会让他说那些口是心非的话!

    一路上我都想好了,等到了阿义那里,我一定要给他颜色瞧瞧。

    我甚至是连怎么对付阿义都已经想好了。

    是我猜中了开始,却没有猜中结局。

    等我从出租车上下来,三步两步,跑到阿义屋门前,几脚踹开了他房门的时候,这才发现阿义正端坐在窗前的沙发里,面前摆着一张茶几,茶几上面放了两碗茶。

    那茶上面还飘着袅袅的烟雾,白色的,徐徐的往上盘绕,最后消失不见。

    “你知道我要来!”我怒气冲冲的坐到他对面,端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温热的茶水顺着我的喉咙流进胃里,让我那颗烦躁的心变得更加烦躁了。

    今天一定要弄清楚,阿义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吧!到底是为了什么?莫心兰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费尽心思的去帮她?”我抬起头,冷冷的盯着他的眼睛。

    阿义还是和先前一样,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一张脸像是刀削一般的,很有气质。

    我这么其实逼人的问他,他竟然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的,把我面前的茶碗给倒满了。

    “阿义!我自认为自己从认识你开始对你不薄,逢年过节,没有哪一次落过礼节,每一次温州人给你发过福利之后,我甚至还要再另外补一些给你,我这么对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良心被狗吃了!”

    想起刚刚温初阳责问我的那一幕,我便气不打一出来。

    要不是阿义胡说八道的话,温初阳又怎么可能在我面前发那样的脾气?

    他又怎么可能那么咄咄逼人的来问我?

    如果他不那么问我的话,我今天也不会情绪失控,才不会落得一个落荒而逃的下场。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阿义。

    “你说不说话?你告诉我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否则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见到阿义一直不说话,刚刚才消散一点点的怒火,现在却突然一下子将我最后的一点理智都淹没了。

    我猛的站起身,在桌子上面用力的拍了一下,直接把桌子上面的茶碗给震到地下,啪的一声碎成了几瓣。

    刚刚才冲好的茶汤,在地上散落开来,升起袅袅的白气。

    “江沁,我如果告诉你,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你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