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陆远之
    雪白的天,雪白的地,房间里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在医院吗?

    “你终于醒了!”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有些熟悉,就好像是他。

    可是怎么可能?

    我揪着一颗心小心翼翼的别过头去,结果就看到陆远之的脸在我面前无限的放大。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陆远之眼睛忽然的一下就湿润了起来,眼眶发红肿胀。

    “我怎么……”我刚想问我怎么到了这里,可是忽然间想起了一切。

    肮脏的天桥,肮脏的男人,还有手术室撕心裂肺的疼痛。

    “出去!出去!”我发疯了一样的将枕头砸向眼前的男人。

    我不要,不要任何人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怎么可以,我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一切来得那么的突然,猝不及防,甚至连让我喘口气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莫心兰,是不是早就设计好了这一切?

    撞我的人肯定也是她安排的,在医院里面她对我做了什么?

    那天,那些乞丐……

    是不是已经把我玷污了?

    我颤抖着手掀开被子,一点点的将自己的衣服掀开。

    还好,没有那种欢爱的痕迹,可能陆远之来的比较快,所以我并没有怎样。

    可是,等等,为什么我的小腹这里会有一道疤?而且像是刚刚缝合过的一样。

    怎么回事?我脑子忽然的一片空白。

    阿义的话还在我的耳边不停的回想。

    他说,莫心兰的势力不是我能对抗的,他说我要是走在街上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也不用惊讶……

    莫心兰!

    你要我死,我也一定不能让你好好活!

    我狠狠的握紧了手,把手心都掐出了血。

    这时,门开了,陆远之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我,眼睛里面都是难过的样子,他张开嘴,柔声说,“沁沁,没事了,我在这里呢!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你醒醒吧,那个男人真的不是你能拥有的!”

    陆远之的声音卑微的像是泥土里面的一般,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我呆呆的看着门口看了半天,忽然的忍不住了,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陆哥哥!”

    “呜”

    我埋在被子上面,哭的一塌糊涂。

    这些天我的委屈,都在这个时候化成了眼泪,将我最后一丝的坚强都淹没了。

    陆远之走到床前,将我的脑袋按进怀里,一遍一遍的摸着我的脑袋。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可是,醒儿,醒儿还在那个地方!”

    “不,他现在就在我家里,他已经被赶出来了,你不要多想了,等你好一点了,我就带他过来看你,你现在这个样子,他看了也会难过的!”

    “什么?他在你那里?”

    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一样,醒来,一切都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

    甚至是我以前梦寐以求的状态。

    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我的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好了,你不要多想了,我们一定可以重新开始的,以前的一切,就当做是一个噩梦好不好?”陆远之轻轻的拍打着我的后背。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良久以后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陆哥哥,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我现在很乱,你让我想想。”我推开了陆远之,将头别向了窗子外面。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我现在还要好好的理顺一下,到底是怎么了。

    先是温初阳和我吵架,接着就是我找阿义,再接着就是车祸,然后就是医院,接着,接着就是那天桥……

    对!这一切就是一个阴谋,是莫心兰的阴谋,她想毁了我。

    可是,我想不通的是,阿义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算是把我从温初阳的身边逼开,我也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他帮着莫心兰的话,我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至少那一天我就不会从他家里面负气出走,我也就不会被车撞,这一系列的发生全部都是因为他帮助莫心兰。

    “阿义!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这么做!既然你害了我,那我就一定要让你后悔,我江沁也不是说随便就能欺负的人!”

    我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陆哥哥现在叫我同他重新开始,估计我是做不到了。

    从小到大,我虽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有仇不报非君子,我没有那么大的宽容心,莫心兰差一点害得我烟消云散。

    这笔账我以后一定要同她好好算算。

    可是,但我想站起来,就自己一个人去洗手间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自己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站稳一些,就直接摔倒在地上,脸硌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疼得我半死。

    陆远之在外面听到声音,哐的一声将门打开,冲进来,把我从地上拉起。

    “沁儿,你这又是何必呢?现在都这副样子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吧!你这是要去上洗手间的吗。”陆远之极其温柔的抱着我,让我半依靠在他的怀里,他抚摸着我的头发,我都能感觉到他的双手在微微的发抖。

    就那么一刻,我差一点就改变了主意,想想和他好好的在一起。

    可是当我一想起陌生人那一张脸,就觉得怒火中烧,自己整个心都好像要裂开来。

    它就像一个魔咒,紧紧的吸附在我的身上,让我没有办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陆哥哥,你走吧,把醒儿也一起带走吧,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办法再回去了!他们对我的伤害就像是一颗肿瘤,我如果就这样放任他们不管,这颗肿瘤只会越长越大,最后将我全身的细胞全部都堵死!我就再也活不成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这样,只会搭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对不起,陆哥哥,道理我也知道,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对这一切视而不见,这口气,无论如何我也是咽不下了!”

    陆远之沉默了,他愣愣的看着我,眼睛里的神色不明,他叹了口气,坐在我的床边上,沉默了良久以后,才淡淡的开口说,“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瞒你了,我的亲生父母找过来了。”

    “什么?”我有些诧异,陆哥哥的父母不是他的亲生父母我是知道的,可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亲生父母会找过来。

    可是,这一切,和他的亲生父母有什么关系?

    陆远之摇摇头,像是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紧咬着唇,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这可能就是宿命吧!是老天爷安排的劫,我们谁也逃不出命运的枷锁!”

    “陆哥哥,你怎么了,你好好的过就是了,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好过,我不甘心自己被人这样欺负。”我说着说着,眼睛又湿润了,眼睛里面的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在我脸上肆意的流淌。

    “沁儿,我的亲生父母是一个大家族,在这里也是有很大的势力的,你听过褚家吗?”陆远之抬起头,眼神里面是一丝的冷漠。

    我浑身颤了一下,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陆哥哥向来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这样阴冷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

    可是,他说的这句话,让我联想起了一个人。

    “褚玉华是你什么人?”我心里忽然的生出了一丝猜疑。

    难不成他们是兄弟?所以温初阳看到陆远之的时候,才会将他认作褚玉华?是因为他们的长相很相似,所以温初阳才会弄错的,是不是?

    陆远之没有摇头,抱着我,在我背上轻轻额拍了拍。

    “沁儿,褚玉华是我的哥哥,我本来的名字叫褚玉隋。”

    陆远之的声音在我耳边淡淡的响起,却好像是一道惊雷一样,让我彻底的愣住了。

    我没有听错吧!他真的和褚玉华有关系?

    那这样一来的话,那莫心兰岂不是我的嫂嫂?

    这到底是哪跟哪啊?

    “陆哥哥,你没有跟我说笑吧!你不是在故意安慰我,所以才故意的说出这样的话吧!”我脑子里面好像装了浆糊,转不开了。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沁儿,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的家人真的就是他们家,我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看到他们的时候,我也是不可思议,我也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是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陆远之死死的拽住我的胳膊,情绪很激动。

    我愣愣的看着他,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陆远之,哦不,他现在是叫褚玉隋吗?

    “沁儿,本来我是想带着你远走高飞,再也不要管这里的事情,可是你这样说了,我也觉得,如果你不把你受的委屈都还给他们的话,你也过不好自己的日子,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帮帮你吧!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你和莫心兰之间的恩怨,我都知道了。”

    陆远之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地里忽然的升起了一抹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