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温初阳的质问
    那个人的速度太快了,陆远之现在被人围着要签名,根本就没有看到我被人拉走了。

    而我的嘴巴被捂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在嘈杂的宴会上,这点声音根本就听不见。

    我用力的挣扎,一双手用力的去掰覆在我唇上的手。

    可是当我的手碰到那双手的时候,愣住了,这不是温初阳的手吗?

    他手上的骨头和别人的不一样,他的手指特别的修长,而且手指的骨节很大,所以当我的手触碰到他的手的那刻,就放弃了抵抗,任由他将我拉近了旁边的一个包房。

    温初阳到了包房以后将我松开,然后反手关上了门,在我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直接将我的唇堵住了。

    一股湿热的气息夹杂着一种青草味一下子扑鼻而来,将我淹没。

    我闻着那熟悉的味道,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身体也开始一点点的变的柔软。

    可是我忽然觉得自己浑身都痛了起来,手术室里面的一切忽然出现在我脑海里面,让我浑身一僵,下意识的将温初阳推了开来。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是因为陆远之现在变成了权势滔天的人,所以才会离开我吗?”温初阳的声音十分的冰冷,他目光阴冷的看着我,一双手早就已经握成了拳头。

    “你信吗?”我轻声的笑了笑,掏出一根烟,点燃,熟练的抽了起来。

    “你很久都没有抽烟了,你知道这个对身体不好的!”温初阳试图过来抢我手里的烟,被我闪身躲开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温初阳,你现在也不是过的好好的吗?美女相伴,日子过的,比神仙还好吧!”我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想让他看到我眼底里改变了的情绪。

    “好啊,江沁,看样子你真的是变了,陆远之是吧!他现在的确比我有钱,比我有权!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莫心兰将你们在一起的照片拿给我看,我还欺骗自己你不是那样的人!”

    “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莫心兰!温初阳,你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江沁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站着的是沙洋!沙子的沙,海洋的洋!我将会用这个全新的身份,过属于我的日子,过去,我已经都忘了!知道吗?你是谁,现在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我一口气说完,胸口疼的厉害,像是插了一把刀子。

    温初阳,你要是多相信我一点,我们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也不会……

    一想到那些不堪的经历,我就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所有的皮肉都好像在痛。

    “你!”温初阳脸上的青筋暴起,整张脸进了像是染上了冰霜,透着一股阴冷。

    “好了,现在我有事情去了,你自己在这里玩玩啊!我的大少爷!”我冷哼一声,转身强忍住了眼睛里面的泪水,大步的走出了房间。

    我冲到洗手间,躲在厕所里面大哭了一场,直到陆远之打电话来了问我在哪里,我才发现自己的妆已经哭花了,就只好重新洗了把脸,画了一个淡妆。

    虽然现在我的眼睛看着还有些痕迹,可是我的碎刘海放下来,基本上就遮的差不多了。

    我出去的时候,陆远之刚好在台上说话,我走到人群里,看着发光的他,心里面感慨万千。

    如果这一切是在几年前,那该有多好,那我现在也不用在这里煎熬了,更不用为了温初阳和莫心兰烦恼。

    “哎哟!这不是场子里面的小姐吗?这是哪个不开眼界的让这样的人进来了?”

    一个突兀的女人的声音,清脆响亮的将陆远之的话打断了,所有的人目光都汇聚过来。

    我一愣,回头一看,却看到了罗艳华打扮的十分艳丽的站在我身后,手里挽着的是地产界的一个大亨,叫什么子来着。

    “哎呦!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没有想到真的是你啊?江沁,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离开了夜场,是不是抱到了金主的大腿啊!”罗艳华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目光四处的扫视着,生怕没有人听到一样。

    周围的人,听到了罗艳华的话以后,一个个的开始窃窃私语。

    他们的声音很小,可是在我身边,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真的吗?是夜场里面的人?”

    “是小姐吗?天啊,我们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不会吧!”……

    所有的人,在没有得到证实的情况下,选择了相信罗艳华。

    我摇摇头,冷哼一声,淡然的一笑,一步步朝着罗艳华走了过去。

    罗艳华可能没有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脸色沉了一下,下意识的退后了好几步,躲到了男人的身后。

    不过,她那个男人好像只是看热闹的,看见我过去了,也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

    “罗艳华,你上次撞我的账,我还没有找你去算!现在怎么忽然的兴致大起,找上门来了!这是要负荆请罪吗?”

    我的话一出,周围的人便直接的转了话头。

    “什么?原来是诬陷啊!我说呢?小姐怎么可能入得了少爷的眼!”

    “嗯,一看那个女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听听,艳华,艳华,不就是烟花吗?搞不好她才是场子里面的人!”

    “就是,就是,我最讨厌无事生非的女人了!”

    ……

    罗艳华可能压根没有想到我一句话,就轻松的化解了危急,并且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她那里。

    “罗艳华,你还是回家好好的照照镜子吧!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容忍你的诽谤的,我的律师会去找你,你好自为之吧!”我冷哼了一声,走上台,挽住了陆远之的胳膊,冲他轻声的笑了笑。

    陆远之挑了挑眉头,点点头,然后回头冲着他身后的保安使了个眼色。

    那保安会意,直接拖着罗艳华丢到了外面。

    场面一下子恢复了平静,大家也就当是看了一场好戏,该怎样还怎样,好像刚刚的一切都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