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气急
    莫心兰一句话没上来,憋在胸口,将脸都憋成了青紫的颜色。

    “嫂子,我喊你一声嫂子是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你自己说说,孩子是不是你的,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如果孩子是我哥的,你觉得我爸妈会这样对你吗?”陆远之淡淡的一笑,摇了摇头。

    “够了!这件事情说了以后不可以再提,你们现在都给我出去,我要静静!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们说这件事情,就不要怪我翻脸了!”陆远之的爸爸忽然的就生气了,一拳打在桌子上面,将上面的一个茶杯掀翻在地,溅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爸爸”莫心兰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一回头看到老爷子的脸青紫发黑,也就闭了嘴,冷哼了一声,冲着我和陆远之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出了房间。

    “妈!我们也先走了,你好好开导开导爸爸,悠悠是个好女孩,即使不是我们的血脉,我也会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的。”陆远之回头跟中年女人说了句,便拉着我离开了。

    我一直到外面,这才想起来自己对他的父母一点也不了解,甚至是连他们的名字和年龄都不知道。

    “远之,你爸妈的情况你都没有和我说,今天我也没有准备什么,实在是有些仓促了,以后这样的事情提前跟我说一下,好吗?”我看着手上面的这个桌镯子,心里面也是暖的。

    陆远之的妈妈看上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像他的养父母,一味的就想找一个可以伺候他们养老的女人。

    陆远之轻声的笑了笑,揽过我的肩膀,将我耳旁的头发撩到了耳后,俯身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其实我也不是放清楚,这件事情我回头再跟你说吧,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哦?这样啊,好吧!”我点点头,跟着陆远之进了大厅。

    刚一进门,我就感到一个目光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一抬头,就看到了温初阳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这个方向,眼睛里面的神色不明。

    我没有理会他,跟着陆远之到了大厅的中间,上了舞台。

    他带着我,走到中间,然后拿起话筒,笑得一脸的阳光,兴奋的朝着底下说,“刚刚还有一件事情,我们由于没有决定下来,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决定了,就不得不告诉大家了,我和我心爱的女孩将在一个月后的情人节举行订婚宴,结束我们的单身岁月,到时候欢迎大家过来捧场啊!”

    陆远之在台上说这些话的时候,温初阳在底下一直看着我,眼地里一片死灰。

    我实在受不了那样灼灼的目光,就只好瞥到了别处。

    好在陆远之的话一下就说完了,我被他拉着下了台,和大家打了招呼以后直接上了车子,朝褚家大宅狂奔而去。

    “沁儿,我要你看看,莫心兰是怎么后悔的,她对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就不会原谅她的!”

    “她是哥哥的女人,你哥哥会让你伤害他吗?”

    陆远之将我的手抓的很紧,我想抽出来,都没能成功。

    其实我是对莫心兰心生怨恨,我恨她毁了我的一切,也恨她害我看清了温初阳现在的真实面目,更加恨她害我走到了现在这种不能回头的地步。

    可是我不想陆远之为了我去做伤害他家人的事情。

    陆远之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大马路,直到车子停在了褚家大门口,陆远之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他拉着我的手,一句话都不说的推开了院子的大门,直接冲进客厅,上了二楼。

    一上二楼,我就看到了一个和陆远之几乎一样的背影,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慵懒的斜靠在椅子里面安静的看着天空。

    陆远之拉着我一直走到那个人的身边,这才停下来。

    他搬了一张椅子给我,轻声的说了句,“坐吧!”

    我也没有客气,点点头,一屁股坐了进去,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两个长得几乎没有差别的男人。

    难怪当时温初阳会认错!

    他们两个人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只不过现在褚玉华的脸异常的苍白,没有一丁点的血色。

    “哥,今天我来的话,是要跟你交代一点事情的,你要是想要莫心兰好好的,不出任何事情的话,你就管管她,当然了我知道你是管不住她的,但是今天我就把话说开了,她要是再敢对江沁做什么的话,就不要怪我不顾及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更别怪我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陆远之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十分的冷漠的,好像在他面前的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一个陌生的人一样。

    褚玉华一直都看着天空,没有搭理陆远之,就好像是一个雕塑一样。

    如果不是他现在缓缓的转过身,看了看我,我真的会以为他不是一个真人。

    “怎么是你?”褚玉华的瞳孔一瞬间就放大了,眼神惊恐的看着我,霍的一下站起身,皱紧了眉头,转身便走。

    不对,他刚刚的表情不对!

    他一定知道什么,所以刚刚才会那么惊讶。

    “怎么是你?”

    褚玉华一定是认识我,所以才会这样说的!

    “等等!”

    我犹豫了一下,紧走了两步,拦在他面前,抬头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褚玉华低着眸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面不带任何的情绪,只是轻声的笑了一声,

    然后淡淡的开口说,“你叫住我,是不是想要问我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点点头,等着他回答。

    近距离的看,我才发现其实仔细看得话,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不一样的地方的。

    褚玉华的眼睛,远比陆远之的眼睛要深邃,里面像是藏着一个世界,让人没有办法看清

    他眼底的情绪。

    “你跟我来,我就告诉你!”褚玉华回头,挑衅一般的看了看陆远之,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江沁,不要跟他去,他没有什么好事情的!”陆远之朝我走来,伸出手要来抓我,被我闪身躲开了。

    “陆哥哥,你在这里等我,不会有事的,我有自卫的能力!”我后退了两步,转身跟着褚玉华进了房间。

    一进去,我便发现房间里面除了莫心兰的照片就只剩下一张椅子。

    褚玉华坐进椅子里面,手指在桌子上面不停的敲击,上上下下的将我打量了一下,指了指墙上的照片,淡淡的开口说,“你觉得上面的女人长的像不像你!”

    “像又怎样,巧合而已。”我看了看墙上的照片,总觉得很别扭。

    这上面的人明明就不是我,可是给我一种错觉,这上面的人就好像是另外的一个我一样,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像,就好像是我的分身。

    褚玉华脸上始终挂着一幅淡淡的笑,叹了口气说,“其实你才是真正的主!这里面,藏着的是一桩二十年的旧事,你本是……”

    褚玉华忽然的不说话了,他眉头忽然的皱了起来,转过头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的像是冬日的白雪。

    “你怎么了?”我心里咯噔以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褚玉华的身子摇晃了两下,然后就那样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

    “褚玉华?”我大叫一声,慌忙冲过去将快要倒地的他扶住了,转头大声的朝着外面大喊,“陆远之,快进来,快点!”

    陆远之听到我的喊声,三步两步的冲进来,慌张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快点叫救护车,你哥哥他不行了!”我吃力的将褚玉华扶回椅子里,后背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了。

    怎么回事,他刚刚要说出关键的东西的时候就这样掉链子了,这个人的身体也太差了吧,而且现在这个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胡思乱想着,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乱的厉害。

    “好好,你等着!”陆远之显然也是慌了,匆忙的从他的兜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医院的号码。

    “快点过来这里,我马上就把地址发到你们的微信里面,快点,我哥哥快要不行了!”陆远之的声音很大,在我的耳朵边响起,翁嗡嗡的。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摸了摸褚玉华的鼻子。

    没有?

    褚玉华竟然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当时就傻了,扶着褚玉华的一双手不停的发抖,要不是陆远之及时的将我扶住的话,我现在恐怕就已经在地上了。

    “怎么了,不要怕,医生马上就来了!”

    “他,他已经没有呼吸了!”我浑身都在发抖,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在我面前死去。

    而且刚刚他还好好的,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你不要怕,肯定是你太紧张了,我来看看!”陆远之将褚玉华从我身上移开,然后摸了摸他的鼻子,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下来。

    “你等着!”陆远之将褚玉华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然后直接的俯身而下,吻住了褚玉华,开始做起了人工呼吸。

    我对这个不懂,只好紧张的看着他不停的上上下下的忙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