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旧事重提
    我这里犹豫迟疑的时候,温初阳却直接和衣躺在我身边,从背后搂着我,将脑袋埋进了我脖子里。

    他喷出来的灼热的气息就吹拂在我的后脖子上,麻苏苏的有些痒。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夜总会的包间,那个夜总会叫国色天香。”温初阳的声音淡淡的从我的脖子后面响起。

    “我记得那个时候的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一样,我在你眼里,压根就什么也不是。”

    “虽然是因为你长的很像我要找的人我才接近你,可是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惊艳到了。”

    “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呢?为什么要突然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面,我真的没有想过要离开你,或者是让你离开,即便是莫心兰出现了,可是我还是认定了你才是我爱的那个人。”

    ……

    温初阳一字一句的说着,像是在说一个故事。

    我听着,莫名的觉得心酸,眼眶里面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打湿了床单。

    “江沁啊,江沁,你现在到底是为了什么回来的?真的是因为陆远之现在没有了实力,所以你才想要回到我的身边吗?可是我记得我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难道真的像是你说的那样的吗?是因为孩子才重新来找我的?”

    我听到孩子两个字,心里一个激灵,猛地转过了身,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嘴唇几乎都是在颤抖,小心翼翼的说,“是,我真的是为了孩子才来的,我求求你,好不好?你相信我这一次,你如果不信的话,就叫人去看看,看看我儿子是不是在医院里面等着骨髓救命!”

    温初阳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然后一脸慌张的看着我。

    但随即,他就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头,不急不缓的从床上坐起,穿好鞋,重新坐进我床边的椅子里面,这才抬头看向我。

    他眼睛里面闪过了一丝的冷漠和一丝的温柔,但是一张口,却是冰冷入骨的声音,“你说的,我会去查,一个礼拜而已,我要做配型的话,半天的时候就可以了,想必这几天也是耽误不了的,不是吗?”

    “好,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我心里一凉,低下头,看着地板上反射的灯光,愣愣的发呆。

    “现在,我要你取悦我!”

    “什么?”我抬头,惊讶的看着他。

    “你没有听懂我的话吗?我说要你现在取悦我,马上!”温初阳眼睛里面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一张脸,很严肃,没有半点的表情。

    “我,我身体不是很舒服,可以换做其他的事情吗?”我咬了咬唇,心里很难受。

    这几年,我都不能剧烈的运动,更不要说床事了,只要稍稍的运动量大一点,我就会难受的不能呼吸。

    “不行,难道你不想要骨髓配型了吗?你自己答应过我的事情,在这七天之内,什么事情都必须得听我!”温初阳冷眼的看着我,语气冰冷。

    “非得这样吗?”我紧紧捏着被角,双手不自主的抖了起来。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你自己考虑好。”温初阳淡淡的瞄了我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呼吸声均匀,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咬了咬牙,缓缓从床上坐起,然后挣扎着走到温初阳的身边,俯身蹲在他的身旁,去解他的衬衫扣子。

    我的手指修长而又苍白,在触碰到他衬衫扣子的时候,有些无力,用了半天的时间,才稍稍的解开了两三颗。

    温初阳还是和从前一样,身材好的吓人,腰上的腹肌八块分明,摸上去有些坚硬的触感。

    我的指尖触碰到他肌肉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体轻微的颤了一下。

    当我的手准备往进一步深入的时候,温初阳却直接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用力一提,直接搂住了我的后腰,稳稳地将我扣进他怀里。

    他的一双手在我后背不停游走,嘴唇轻轻地在我的耳垂上面点了几下。

    渐渐的越来越疯狂,如波涛汹涌,如海云翻腾,直直地勾起我身体里面所有的**。

    我被他撩拨得像是一条水蛇,不停的在他怀里挣扎扭转。

    到最后的时候,已经不是我能控制得了自己的身体和情绪了,他翻身将我压在床上,温柔而狂虐的席卷着我所有的呼吸。

    我开始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沉闷的厉害,紧接着喘不过气,眼前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有些迷蒙。

    就在他肆意闯入我身体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人便像失去了意识一般,浑身都没法动弹了。

    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听到温初阳在我耳边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然后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他将我抱起,飞快的朝外跑去。

    再然后,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医院。

    第二次了,这是我来到温初阳这里第二次昏迷。

    不过这样也好,折磨吧,尽情的折磨吧,反正我也没有多少时光了,就让他欠我更多一点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在医院躺着的这两天,温初阳他没有出现,陪在我身边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女人。

    这女人20多岁,自称是温初阳找过来照顾我的护工。

    温初阳在一次出现在我面前已经是第三天了。

    他火急火燎的从门外推门而进,慌里慌张的坐到我床边,神色有些欣喜。

    “医生说已经给你找到合适的肾源了,再过一阵子就可以做手术,你放心,我会尽可能的帮助你,你会慢慢的好起来的!”温初阳目光灼灼的望着我,眼睛里面闪烁着一些亮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你都已经知道了?”我不安的底下眼睛,感觉心里面就像打鼓一样,砰砰的响。

    这件事情,我本来是不打算让他知道的,打死了元不会让他知道的。

    可是,现在,一切在他面前,都是那么的透明,无法隐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