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气炸天
    温初阳的小妈在我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整张脸都变成猪肝色,嘴唇微微的发抖,双手握成拳头,一张嘴,声音大的像是惊雷,狂怒道,“你个死女人,你就给我看着吧!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心你全家都跟着你去陪葬!”

    “有本事你现在就去呀!反正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和我儿子两个人都命悬一线,有没有明天都不知道,你要是想做什么,有本事就去做!要是你不想你那个亲生闺女和你那个亲生儿子跟着你一起死翘翘的话!那你尽管放手去做吧!”我内心其实早就已经波涛汹涌,可是表面上却故意装作很平静的跟她说道。

    这个女人虽然很凶残,当时对自己亲生的儿女却十分的好,我敢料定,如果我能威胁到她儿女的性命的话,她一定会有所忌惮。

    这女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眉头拧成了一块,眼睛里面露出一股凶光,猛得用力在桌子上面拍了一下。

    可能是桌子太硬,她的手太软,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总而言之,她在用力拍完桌子之后,却猛的抽回手,不安的在自己身侧揉搓着。

    “再拍一下试一试,你看这桌子多结实,多拍几下,估计也不会有事情!”我冷哼一声,呵呵的笑了几下,这笑声更加刺激到了眼前这女人。

    她那副神态我很久以后都还记得,简直就是要抓狂,就好像浑身的细胞都要炸裂开来一样,看了,让我觉得心里好笑。

    “你,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那女人指着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怒骂了一句,然后转身就朝外走,没看清路,在桌子的角那里绊了一下,差一点摔了个狗吃屎。

    “慢走,不送!最好还是警告莫心兰,叫她不要在动什么歪心思了,否则的话,我这一次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我在后面冷冷的说完这一句,并感觉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的舒坦了。

    那些多年以来积压在我心中的怨愤,总算是消减了一点。

    我冷眼看着那女人消失在门外,叹了口气,缓缓从床上爬起,迈着小碎步到了门边,探出脑袋朝外看去。

    走道里面人来人往,大多数都是医生和病人,那女人这时候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不过在走廊的中间,有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医院走廊两边的座椅上站起来,从兜里掏出电话,放到耳边,似乎在和人说的什么话。

    我缓缓的朝那个男人走过去,在即将靠近他的时候,我假装是病人,坐在了旁边的椅子里,侧着耳朵听他在讲什么。

    “兰姐,那个女人没有成功!是不是进行下一步动作!”

    那男人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从不远处传来,虽然在这嘈杂的医院走道里面显得不是特别的清晰,但我却还是听清楚了。

    莫心兰啊,莫心兰,果然如我所料,你这个人那样子强势又怎么可能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好我知道了!”那男人说完说接电话,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一番,这才将自己衣服后面的帽子往上一搭,然后鬼鬼祟祟的离开了医院。

    看样子,莫心兰是准备进行下一个动作了。

    我缓缓从椅子里面站起来,看了看走到尽头消失的人影,心里有了盘算。

    这莫心兰竟然真的要和我誓死不休,那我也只能有招接招了!

    我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定了定神,这才回了病房,拿出手机给温初阳打了个电话,“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公司怎么了?有事情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有和医生讲吗?”温初阳富有磁性而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透着一股独有的味道。

    “没我没什么事,你上次不是跟我提那件事,想要和我重新开始吗?我决定了,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只不过这一次,若你再负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我整个心咚咚的跳着,一边在跟温初阳打电话说着这个事,另外一边却在思量着怎么样跟陆远之解释。

    这几天他打电话发信息都很频繁,无一例外问的全部都是关于我的事情。

    每次我问他醒儿怎么样,他都说醒儿非常好,叫我不要担心。

    虽然他电话里面没说,但事实上我却知道,他已经很着急了。

    如果不是很着急的话,他不会一天打三四个电话,发六七条信息。

    温初阳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我只能听见电话里面的呼吸声,呼嗤呼嗤的,十分粗重。

    “真的吗?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我真的没有听错吗?”

    “嗯,没听错,我刚刚的确是说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紧握着床单,整个身体都在瑟瑟发抖,现在我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匪夷所思。

    这真的是我说出来的话吗?

    ……

    温初阳在电话里面说得十分的兴奋,他说要重新给我一个最盛大的婚礼,弥补当初的缺失,他还说结婚以后就会带我去周游世界来弥补当时我们在一起时留下的遗憾。

    总之,他在电话里面给我描绘出了一幅蓝图,那里面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两个人过得十分幸福,比公主和王子都还要让人羡慕。

    “好,那你记得你说过的这些话,我可都是录音了的,不可以反悔哦?”我听到温初阳在电话那头嗯了一声后,挂掉了电话,呆呆的看着窗外发呆。

    陆哥哥,这辈子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我忽然的发现爱情真的是自私的,自私到不管是在任何的情况下,都可以为自己找到借口来让自己任性。

    我对陆哥哥就是这样的,我明明知道现在的这个决定会让他陷入绝望里面,可是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的设想我和温初阳以后美好的生活。

    温初阳对我来说,比陆远之更能让我怦然心动。

    这和金钱没有关系,也和长相没有关系,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这一次重新和决定和温初阳在一起,我就好像是人生的第二个春天一样,在灰暗的生命里面又好像多了一线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