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彻底的在生命里面消失
    几个小时后,陆远之推门而进,我慌张的从床上坐起,心里开始狂跳不已,“怎么样?有消息了吗?是莫心兰是不是?一定是莫心兰将温初阳带走了是不是?我哥哥呢?是不是也和他们在一起?”

    “沁沁,你不要多想了,莫心兰已经带着人离开了,昨天晚上的飞机,去的洛杉矶。”陆远之走到我跟前,一脸无助的看着我,伸出手将我搂在了怀里。

    “走了?那就是还活着!莫心兰一定带着他离开了!”我咽了一口唾沫,喜极而泣。

    “不过?”陆远之似乎是还有话跟我说,犹豫了一下,神色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你说啊!”

    “你哥哥的尸体已经找到了,死前好像是受过撞击,现在人已经在警察局了。”陆远之说完了以后,低下了头,没有再看我。

    “哥哥?”我颤抖着推开了陆远之,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难道真的是和我想象的一样吗?莫心兰是为了要杀死我,所以我哥哥被当成了我,所以才会遇害的吗?

    “沁沁,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要太难过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天命的,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的。”陆远之摸着我的脑袋安慰我。

    可是,这个时候我的脑袋里面只有满满的恨意,怎么可能听得进他说的话。

    而且,血亲的仇!有哪里是可以这样轻易地放弃的!

    先前莫心兰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就就算了,现在竟然连我的哥哥也不放过!

    莫心兰,我一定要你好看!

    这一次,我不会再那么懦弱了!

    “沁沁,你不要这样子,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吓人!”陆远之摇着我的胳膊,把我的脑袋摇的发晕。

    “陆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推开陆远之,在心里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心。

    陆远之点点头,站起身,不舍的看了我一眼,带着一股子担忧的神色关门出去了。

    我见他离开了,轻轻的走到门边,然后发了一个信息给他说我想要看醒儿。

    陆远之接到信息,犹豫了一下,缓缓起身,看了我这边一眼,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消失在走廊深处以后,这才从病房出来,进了走廊另外一端的电梯,下了楼,到街上打了一辆的士离开了。

    我不甘心,我恨!我恨莫心兰对我做的这一切。

    所以,我出了医院之后,就去找了阿义。

    阿义跟在温初阳的身边多年,情同手足,虽然后来因为莫心兰的蛊惑,加上对我莫名的担心,和莫心兰两个人做了错事。

    可是,他心里一直有温初阳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见到阿义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阿义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显得很干练。

    我走到他跟前的椅子里,坐下,抬头看向他。

    “你来找我,是不是为了莫心兰的事情?”阿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抬起头,淡然的看着我,问道。

    “对,我是为了莫心兰的事情,你既然已经来了,是不是已经决定好了会帮我?”我瞪大着眼睛,抬头看向他,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阿义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摊了摊手眼睛里面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抿了抿唇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依一定会帮你,要是我不帮呢?”

    他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面虽然很冷,可是还是透着一股子的柔情,掩饰不止的欣喜。

    我笑了笑,心里虽然有些没底,可还是坚定不移的看着他的眼睛说,“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你来了,你就已经做好了帮我的打算了!”

    “要我怎么帮你?”

    “很简单!……”

    我将自己的想法和阿义说了一通,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里面,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好!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事成了以后,你陪我去一个地方,一个月的时间。”

    “我可以答应你,可是你不能碰我!”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里有些发凉。

    阿义对我的心思,我不是不知道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会提这样的要求。

    我以为,他是单纯的喜欢我,就是那种很纯粹的喜欢的。

    阿义沉默了以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的身体,自嘲的笑了笑,抬眼问道,“难道我看着就那么缺乏安全感吗?”

    “这个不是安全感不安全感的问题,这个是原则的问题,除了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答应你,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我说完之后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要答应的意思,站起身,准备回去。

    刚走了两步,阿义便在后面叫了我的名字,“江沁,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有一点,除了不碰你之外,我要你做任何事情,你都必须听我的!”

    我当时就想着能够保全自己就是最好的,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直接给答应了。

    “那行,温先生那边的事情我会去找他的助手接洽,换肾的手术我会尽快给你安排,至于你的身体,要想在短时间内重新恢复,必须依靠你自己强大的意念,以及你的锻炼,别人是没有办法帮忙的!”阿义站起身,脸上的神色有些冰冷,看着我,叹了口气,站起身,扭头往外走。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上了他的车,被他送到了他现在住的公寓里。

    阿义给我买了些生活用品,给我配了两个私人医生,全程协助我恢复健康。

    我在他的屋里一住就是七天,到第七天的时候,我在阿义的安排之下做了换肾手术。

    手术后的一个月里,他请了专门的保姆来伺候我,又请了私人医生,24个小时随时监测我的健康情况,所以这一个月的工夫我便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除了每天要吃一些抗排异的药物之外,我基本上可以下床走路,甚至是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体育锻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