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恢复
    又过了将近一个月,这一个月我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虽然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但是相对于平常的我来讲,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大抵算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阿义信守承诺,答应我的事情,一件不差的做得十分完美。

    我又重新活过来了,虽然和以前相比,现在的我虚弱的像只小蚂蚁,可是我总算是从死神的手掌中挣脱了。

    这年5月,我买了去洛杉矶的机票,阿义也打听好了莫心兰的位置。

    一下飞机,阿义安排好的人便出现在机场门口等我,汤姆是当地一家旅游公司的导游,阿义曾经出国留学的时候,曾经和他是同学。

    我上车以后,看着这满目繁华的城市,心里感慨万千,我抛家弃子,只是不想让自己老了以后带着遗憾离开。

    可现在,我看着这陌生的一切,心里面却思绪翻飞,想起了前一阵子阿义跟我说过的那些话了。

    作为温初阳家里的养子,虽然身份地位只是作为温初阳的伴读,可是在待遇方面,却一点也不比温初阳逊色。

    当年温初阳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阿义也跟在他的身边如影随形。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最了解温初阳的话,那除了阿义,就没有别的人选了。

    关于莫心兰温初阳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也从阿义的口中得知了一二。

    温初阳在12岁以前,是被寄养在乡下,直到满了12岁之后才被接回家里。

    关于12岁之前的事情,阿义也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温初阳在幼年的时候认识过一个女孩,后来在温初阳24岁的时候,他遇到了莫心兰,然后就义无反顾的和她在一起,相爱。

    到最后几乎就要结婚的时候,老爷子却把莫心兰直接用蛮力绑走,直接卖到了会所。

    温初阳当时是在外面开会,等他赶回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没有了莫心兰的踪影。

    于是温初阳便开始寻找莫心兰,流连于各种夜场,每年都要去很多不同的地方。

    之后的事情……

    之后,他便是遇到我,然后将我误认为是莫心兰,疯狂的追求我,到最后和我结婚。

    后来因为陆远之的醒来,他得知我并不是陌生人,动了想要再找找的心思。

    阿义告诉我,温初阳之所以在知道我不是莫心兰之后,再去找人,只是因为想看一看莫心兰是不是过得好,并没有想要抛弃我的意思。

    可没想到,就在那个时候,莫心兰竟然主动联系温初阳了,而且她新的身份是褚氏集团的掌门人。

    温初阳在得知莫心兰已经和楚玉华两个人在一起,并且得知莫心兰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她,所以对莫心兰心灰意冷,不准备和她往来。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莫心兰在楚玉华病危之际,却对温初阳表明心迹,要和温初阳在一起,而且还拿出了亲子鉴定,说是妙妙,也就是莫心兰的女儿是温初阳的亲生孩子。

    温初阳因为孩子的事情,的确和莫心兰见过几次面,可是每次温初阳都没有做过很过分的事情。

    后来因为工作的需要,莫心兰入驻了温初阳的公司。

    在公司里面,莫心兰对温初阳是极尽撩拨,用尽了手段。

    可是即便这样,温初阳还是没有改变主意,没有打算让我离开。

    也正是因为这样,莫心兰恼羞成怒,想要除掉我。

    得到消息的阿义,为了保全我,跟莫心兰发誓,可以想办法让我离开,并且不会再回来。

    于是,后来,就发生了他和莫心兰一起欺骗我的事情了。

    他这样做,除了保全我,另外的一方面,也是为了温家的产业。

    当时温初阳以及温家里所有的产业都陷入了经济危机,正需要和莫心兰的公司合作渡过难关。

    所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面,阿义为了护我周全,同时也为了保

    住产业才和莫心兰两个人合伙演了那么一出戏。

    温初阳因为对阿义的信任,对我产生了怀疑。

    那后面的那些事情也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了。

    莫心兰对我做的那些事,阿义并不知情,温初阳也并不知情。

    阿姨说他本来以为把我逼走,莫心兰就会饶了我。

    当他得知莫心兰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也是后悔不已。

    这,便是我和几个的恩怨了……

    我在汤姆的车子上面看着外面的一切,想着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忽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懦弱了,太单纯了,才会让人利用,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江小姐,你在想什么?我看你看着窗外已经发了许久的呆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那不就是解决不了的话,就会跟阿义说,到了我这里,你不必客气,就当做是自己家里一般就好!”汤姆回过头来,冲着我微微一笑,那双蓝色的眼睛好看的很,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字正腔圆,抛开他的外貌来讲,真的没法把他和外国人联系起来。

    “哦,没什么,只是坐飞机有点累了,你不用担心我!”我回过头,勉强的一笑,将先前那些不好思绪全部都抛出我的脑海。

    汤姆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我几眼。

    到汤姆给我安排的住处是纽约时间,下午6点,因为我身体还比较虚弱,经过这几个小时的奔波劳累,早就已经疲惫不堪,和汤姆打过招呼之后,我便早早的睡了。

    这一睡,我做了个梦,梦见在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广告大屏面前,温初阳牵着莫心兰的手,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很甜蜜。

    而莫心兰的手上,还带着一枚戒指,那枚戒指是那个大哥哥送给我的那枚。

    我走上前去去问问温初阳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的诺言,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在说了要和我在一起之后又假装忘记这一切。

    可是温初阳抬起头看着我,疑惑了一会儿,却皱了皱眉,问道,“请问我们认识吗?”

    我张了张嘴,刚要上前准备和他理论,却恍然间发觉自己浑身一凉,一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床上,外面的窗户打开,一丝凉风从窗外灌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