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记忆深处
    “那当然了,我不记得谁还会记得呢?我可是你的好哥们啊”江逸尘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无奈,缓缓的摇着头,十分的不情愿一般。

    我呵呵一笑,思绪却拉远了。

    其实我早就应该有所觉察的,温初阳也喜欢和那味道不好的咖啡,只是当时我以为是巧合,所以压根就没有往那个方向上面去想。

    “你还记得那个女警官吗?”

    江逸尘的话忽然的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过神,点点头,问他怎么了,然后看向他。

    “她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有消息。”

    “我知道。”

    “是莫心兰做的手脚,国际刑警正在调查,可是苦于没有证据,没有办法抓人。”江逸尘瞥向别处,指尖轻轻的在桌子上敲出富有节奏的响声。

    他的这个小动作,我以前见过,只有在极度的烦躁的情况下,他才会这样。

    莫心兰,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一向来温柔宽容的江逸尘这么反感?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到现在那个女警察都没有找到。

    先前的时候,我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怎么会忽然来美国了,真是好巧啊,我在国内也找过你,可是没有消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我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一样的味道,不一样的心情,如今我再喝这个咖啡,却没有了当初那样欢喜的心情了。

    江逸尘的脸是很好看的,他的好看,是那种恍如阳光般的灿烂,他爱笑,所以更加人人觉得心情大好。

    你跟他在一起的话,再不好的心情都会变得好起来。

    不过现在的江逸尘,似乎变了些,脸上没有了当初的笑意,多了一丝深沉,像是一个大男孩忽然间长大了一般。

    我看着他,心里百感交集,不知道接下来要聊些什么话题。

    江逸尘听到我的问话,迟迟不见笑的脸上忽然扯出一抹会心的笑,露出好看的几颗牙齿,柔声的说,“要是我说我是为了你才来这里的,你信吗?”

    额

    好吧,这话,让我不知道怎么接了。

    我装作没有听见,低头喝着咖啡,脸上一阵阵的热浪让我出了些细密的汗水。

    “是真的,我知道你来了这里,查到温初阳很有可能失忆了,所以特意来这里开了这家治疗中心,还故意把广告置顶了。”江逸尘伸手,一下搭在我的手上面,声音散散的传来。

    “所以,你就算定了我会上钩?”我抬头嘿嘿一笑,不着痕迹的将手抽了回来。

    江逸尘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我们沉默了一会,空气一度尴尬到了极点。

    “那个,温初阳这样的情况可以治疗吗?”我忍了半天,最后还说忍不住问了出来。

    江逸尘点点头,转身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桌子上,递到我面前,淡淡的说了一声,你看看,然后托着脸,一脸浅笑的看着我。

    我不敢看江逸尘的脸,点点头,从桌上拿起资料看了看。

    这里面大致的内容是人的记忆是可以改变的,只要将人带入深入的催眠,经过多次的清洗和重置以后,整个人的记忆就有可能改变。

    这里面记载着,要想要记忆重置的话,里面所有的要注意的细节,还有一些后遗症的处理方式,整个记忆重置的工程长达三个月之久,一旦改变,不可逆转,他们称这个是记忆手术。

    “这?这是记忆重置?”我越是往下看,越是觉得这里面记载的东西和温初阳当初和我说的是如此的相像。

    我深吸一口气,脊背发凉,如果这上面记载的都是真的,那整个社会是不是就会混乱了?

    拥有了这个技术的人,可以随意的改变他人的人生,随意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理论来说是可以的,但是实际上,我们用小鼠做过实验,失败的几率会很大,而且一旦失败的话,后遗症会很严重,轻则失忆,重则彻底的散失记忆,并且智力倒退,而且一旦成功的和,不可逆转,原先的记忆不可能恢复。”

    “什么?”我手中的资料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么说来的话,那意思就是说我和温初阳彻底的没有希望了?

    三个月的时间,温初阳落水,我做手术,到我恢复身体,这里面足足花了半年的时间,这半年,足够他们做两次这样的手术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温初阳到底是不是接受了这个手术,但是还是可以试一试的,你不要太灰心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和你说明白。”

    江逸尘沉默了一下,咬了咬牙,才缓缓开口说,“可能还有更多的人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了牵连,现在警察正在调查莫心兰,她可能利用这个记忆重置的技术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

    “对,很多,有可能涉及到贩卖人口,也有可能涉及到赌博,还有可能涉及到了白粉。”江逸尘说完,目光沉重的看了我一眼,淡淡的接着说了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温初阳也很有可能会被牵连,莫心兰的很多交易,都是走的温初阳的账户。”

    “什么?”我再次愣住了,没有想到江逸尘竟然会告诉我这个消息。

    这就像是平地而起的一声闷雷,直接炸响在我的头顶。

    接下来,江逸尘还说了一些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脑子里面满满的都是温初阳被抓进去的情形,一颗心也提到了半空,动弹不得。

    江逸尘一连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我都是答非所问,心思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我脑子里面都是温初阳,哪里还有心思听他将什么,所以就连他推了推我,我也是痴痴傻傻的,不知所以。

    “你这是怎么了?我跟你说话,你也不搭理我!”

    江逸尘推了推我,我这才反应过来,木讷的说了声,“不好意思,我头有些晕!”

    “其实你不用这样担心,这事情不是还没有出来吗?”

    “江沁?”

    “江沁?”

    “哦!不好意思,我刚刚……”我脑袋里面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好像是生锈了一样,怎么也转不开了。

    江逸尘安慰了我一阵,他后来可能是看我的情绪不对,主动将我送到了汤姆的楼下,看着我进了房门,这才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