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逃亡
    我走过去将纸条打开来一看,却发现上面写的是:“去东湖弯十八号拿一个红色的箱子,箱子的密码就是你和我的生日。”

    看到这几个字我忽然愣住了。

    看样子这是温初阳给我的了,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是不是被莫心兰限制了行动所以才会要我去拿东西呢?

    我想到这里匆匆退回了树林深处将纸条直接撕成了碎片然后揣进衣服的口袋里面。

    既然温初阳这么说了,那就表示着这东西一定很重要。

    我想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拦了辆车直接奔着纸条上说的那个地址赶了过去。

    东湖湾实际上是一个会所的名字,主要经营的体育锻炼和各种各样的器材。

    我赶到的时候这里还没有关门,里面的灯光大亮着能依稀的看得到几个人影正在里面跑步。

    因为之前来过,所以这里的人见到我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礼貌性的冲着我打招呼。

    我只是淡淡的笑一下,因为今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和他们多说。

    温初阳说的这个柜子应该是在跑步去的寄存室的,这样这里的箱子才会表示什么号码。

    十八号?

    我找了一遍这才找到他说的那个柜子。

    这18号柜子里面放着一共有两个箱子,一个是红色,一个是蓝色。

    我按照温初阳交代我的将那个红色箱子用黑色的塑料袋一包,然后提着便往外走。

    因为我不敢在路上打开,怕有人跟着我,所以我一直将这个箱子拿到了宾馆里面,确认好这宾馆里面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将箱子打开来。

    可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是,这箱子一打开,这里面竟然是一个小本子,翻开来,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一些帐记录着一些数据。

    难道?

    我心里面大吃一惊,难道之前吴兵要想找的证据其实是在这里,而不是在先前那个保险箱里面?

    也就是说先前那保险箱里面的那张纸,纯粹是温初阳用来迷惑别人而设置的一个陷阱。

    而我手里面的这个账本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温初阳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他也是希望将莫心兰直接送到监狱里去吗?

    我拿着这个帐本一夜都没有睡好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只觉得眼睛酸疼的厉害。

    可就在我刚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迷迷糊糊的摸出手机点开来一看结果发现是吴兵打过来的。

    “喂,你有什么事情吗?”我有些恼怒,因为一晚上没有睡觉,心情已经是差到了极点。

    “现在赶紧离开你现在住的这间宾馆,我的人告诉我你去了那里,赶紧,现在一刻都不要停,马上离开那个地方!”吴兵的声音听着很着急,让我想到了那天发信息给我的神秘人!

    我脑海当中忽然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难不成那天发信息给我,叫我离开温初阳家里的那个人就是吴兵吗?

    一想到这里,我便觉得头皮发麻,什么也没有回,直接拿了箱子打开门就往外冲。

    就在我刚刚出去的时候,经过楼梯口还没来得及进电梯,就看到楼道口有一个黑衣人匆匆忙忙的从楼道里面冲出来,钻进了我刚刚住的那间房。

    看样子吴兵说的没有错,那你的确有危险!

    刚刚那个男人进去的时候,我一眼就瞥见了他腰间别着一把长刀。

    可想而知,如果刚刚我没有及时出来的话,现在倒在血泊里面的没准就是我了。

    我深吸一口气,赶紧关上电梯,直接按了三楼二楼和一楼

    刚刚那个人到我房间里面,发现我不在之后一定会冲到一楼去拦人。

    假如我直接按一楼的话,很有可能被他们的同伙给抓住,当时我按三楼二楼一楼同时按下去,到时候那些人就不知道我到底去了哪个楼层。

    到时候我随便在三楼和二楼的一个楼层下去,躲起来就可以躲过这些人的追踪了。

    收到就做,于是我在电梯到三楼的时候,便直接从电梯里面出来,左右环顾一下,发现四周没人,于是从地里面匆匆冲了出去。

    上楼的旅馆和刚刚我住的那个楼层的旅馆,房间布局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就连走廊的地毯也相差无几,我很轻易的就找到了一间躺在角落里面的房间,只好阿姨还在那边搞卫生,于是我便直接钻到房间里面多了起来。

    按照时间来算的话,那些人现在已经到了一楼,发现我没有去一楼之后,肯定会一楼一楼的开始寻找。

    只要我能躲过他们的搜寻,到时候就一定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么一想,我便屏住了呼吸,阿姨打扫完卫生之后,并没有发现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我躲在窗帘后面看着他把门关上,走了出去,心里面松了口气,走了出来。

    这间房应该还没有被人开出去,也就是说即便是那些人怀疑的话,也绝不会怀疑到这个房间上面来。

    我在房间里面喝了点水小睡了一会儿,调整了一些呼吸,等待着那些人的脚步声从门口穿过。

    果然没有过多久,那走道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清晰的哒哒的脚步声,听那声音应该不止一个人,最少有三个。

    看样子我躲在这里是躲对了,如果不是躲起来的话,这会儿应该被他们给找着了。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我暗暗松了口气。

    可以就在这时门上面的锁吧的一声轻响,竟然有钥匙插入的声音。

    我仓皇不以的躲在床底下,大气也不敢出。

    也就在这时,我抬眼间便看到有一双皮鞋从门口走进来。

    皮鞋是棕色的,上面闪着的亮光像是刚刚擦过一般。

    看那皮鞋的样式,进来的应该是个男人。

    我原本以为这个人是过来检查的,却没有想到他径直走到床边,脱掉鞋子,往床上一躺,紧接着我便看到有两件西装从床上落到床底。

    这个人怎么是个住店的?

    我有些诧异,都不敢深呼吸,只好轻轻的呼吸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