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生病
    温初阳缓缓的睁开眼睛,但是他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只不过这神色一转瞬就不见了。

    “你怎么了?刚刚是不是做噩梦了?你在梦里面一直在叫着睡得十分不安稳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摸摸他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发烧之后,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没事,我只是有点儿累,你让我休息一下,等一下就会好一点,可能是最近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所以才会出现这样子的情况!”

    温初阳摇摇头,没有再看我将脑袋别在一边,转头看向窗外。

    “再撑一会儿吧,再过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回家以后我好好的照顾你到时候等你身体好一点了,我带你去找我们的儿子!”我将温初阳抱在怀里,心里面虽然有一丝不安,可是这一丝不安却被和他在一起的喜悦所掩盖住了。

    很快我们的飞机就到了机场,出机场的时候,温初阳的脚步有点轻浮,走起路来的时候有些飘飘的。

    原本我以为温初阳这个样子,只是因为他现在身体比较虚弱,或者是因为有些不适应。

    可是当我带着他刚刚出机场,拦了辆出租车,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温初阳嘴唇却越来越白,最后竟然一仰头,直接晕倒了下去。

    “初阳初阳!”我摇着他的胳膊晃了几下,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眼睛一直紧闭着,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可怖,嘴唇变得乌黑,像是快要没有呼吸一般。

    “司机快点直接去医院!”我紧张的望向司机,顾不得那么多,从包里掏出一沓钱,带着哭腔喊道:“求求你了,不管是闯红灯也好,麻烦你以最快的速度带我们去医院!”

    好不容易和温初阳相聚,我再也不要和他分开了。

    “小姐,这可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坐好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我自然也不会怠慢,只是如果真碰到了红灯,那要等也是没办法的!你现在赶紧打120联系好,到时候一到地方就直接送到医院去,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好好!”

    事到如今,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能连声应着。

    好在这一路上还比较幸运,司机挑了一条没有什么红绿灯的道路,只用了两分钟的时间,便匆匆赶到了附近一家三甲医院。

    因为之前已经打电话联系好了,所以救护队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车子一到,他们便直接一拥而上,将温初阳从车上抬下去。

    我紧跟随在其后,眼睁睁的看着温初阳被他们推进了急救室,然后急救室的门口亮起了灯。

    过了几分钟,便有一个白大褂的医生匆匆走出来,手里面拿了一沓文件,要我签字。

    说了一大堆,说什么会有可能发生意外,他们也没有办法保证一定就可以做的活来,但是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之类的话。

    等我签了字,那个人才说了一些安慰我的话,说什么这种抢救过来的几率还是蛮大的可那时候我根本就听不进去,脑子里面只有温初阳那张黑色的唇,以及他苍白苍白的脸。

    在走廊里,我不停的来回踱步,四处张望,以为温初阳可以马上出来,可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接连三个小时过去了,温初阳却没有要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的意思,那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

    我一直守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从东边出来,透过窗子射到医院的走廊上面的时候,那手术室的灯才突然间熄灭

    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脸上的神色带着一丝疲倦摘掉口罩之后,那脸上现出一抹凝重,抬头看了看我,低声问道:“病人之前是不是做过很大的手术?他现在身体上基本的机能已经全部都衰竭了,活下去的希望并不是很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什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惊讶的望着这个医生,有点难以相信他刚刚说出来的话,温初阳他一直都好好的,除了给过我一个肾脏之外,就没有再做过其他的大型手术了!

    “那你告诉我,如果我把身上的这颗肾脏还给他,他会不会就会好起来,重新变得健康?”

    我拽着医生的手都在不停的发抖,整个人都是昏沉沉的,脑袋里面嗡嗡的乱叫着。

    “这位家属,请你冷静一点,现在温初阳的情况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造成这种状况并不是一个肾脏就能让他重新恢复身体的,除了肾脏之外,他的各个器官也都接近衰竭,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你骗人!”我抓住她的胳膊,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候却走上来两个护士,把我直接架开。

    我看到医生摇摇头,然后面无表情的重新进了手术室,整个人就感觉是被推进的冰谭一样,浑身都凉透了。

    不行,我一定不能让温初阳有事,他才刚刚回到我身边,怎么可能就有事呢!

    我慌张拿出手机,把所有能联系到的人全部都给他们发了一条信息,请他们帮我问一问只还有什么更好的医院?

    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让温初阳好起来!

    当我做完这一切之后,只感觉自己的双手抖得厉害,好像随时都要晕过去一般。

    温初阳还是没有从里面出来,我又继续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这才打开,然后温初阳躺在一张病床上面,被他们从里面推了出来。

    他刚刚出了手术室的门,便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淡淡的,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一眼,然后他便闭上了眼睛,重新又睡了过去。

    医生把他送到病房去的时候,整个过程当中,他没有再看我一眼,只是睡得很安静,像是一个孩子般。

    “这位家属,麻烦你签一下字,这位病人可能时日不多了,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够好好照顾他,帮助他成功的度过这段最难受的时光!”一旁的护士手中拿了一打文件,叫我签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