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他的消息
    可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是,江逸尘发过来的照片里面那个人的的确确就是温初阳。

    照片是在旧金山那边拍摄的,时间就是在今天上午10点。

    怎么可能?难不成我是活见鬼了吗?温初阳明明已经下葬了,怎么那里又冒出一个温初阳,难不成只是长得像而已?

    还是说有人整容整成温初阳的样子?

    我深吸一口气,暗暗的做了一番计较,这照片看上去并不像是合成的照片,也就是说江逸尘他并没有撒谎。

    “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去接你!”

    就在我大惑不解的时候,江逸尘又发了一条信息给我。

    “我马上就过去!”

    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温初阳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我把醒儿托付给陆远之之后,当天下午就订了今晚旧金山的机票。

    到达旧金山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1点一出机场的大门,我便觉得外面的风特别的寒冷。

    因为江逸尘他说过会来接我,所以我也没有拒绝,便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拨通之后,只不过短短的一分钟,他的车子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上车吧,外面风大!”江逸尘淡淡的笑笑,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愉悦的神色。

    我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一进去之后便感觉到整个气氛有些奇怪。

    “你先前是在旧金山哪个地方看到的温初阳?”我没有犹豫,直接单刀直入的问他。

    现在对于我来说,多一份时间,就等于是多一份机会,时间越久,和他之间的距离就会越远。

    “行,我现在就带你去!”江逸尘说着一踩油门,将整个车子开得飞快,这车子呼呼的在大马路上行驶着,左拐右拐,江逸尘的车技非常好。

    15分钟之后,他的车子蹭的一声停在一处购物商场了吗?他指了指那购物商场前面的那个广场说:“就在一天以前,我的人在这里照的温初阳的照片,只是当时不敢确认,所以才拿回来比对!”

    “是说一天以前温初阳在这里出现过对不对?”我深吸一口气,在这个广场里面走了好几圈,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在广场上面,除了一些散步的老人之外,甚至连半个年轻人都没看到。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即便是今天在这里守上一天一夜,温初阳也可能不会再出现了!”江逸尘无奈的耸耸肩膀,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废,软趴趴的坐在椅子里面,神情有些恍惚。

    我盯着那广场看了好大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办法,于是只好跟着江逸尘先回去。

    回到江逸尘的住处之后,他便从他的书桌里面拿出来了一大叠资料堆在我面前,说是叫我看一看。

    但是我也并没有什么心思,只是随意的拿了一份资料。

    可是当我看到那照片上面的人的时候,整个人忽然之间就愣住了,呆呆的望了一会儿,这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所有的资料竟然全部都是在讲温初阳的,从温初阳的幼年到温初阳长大时候所有的事情,这里面都有着详细的记载。

    “你怎么会有那么多详细的资料?”我看着面前这所有的关于温初阳的资料,十分震惊,因为即便是我也不知道这么全面。

    像这么全面的资料,唯一的一个可能性就是张义成专门调查过温初阳,只有这样才能知道的那么完善。

    “这个你暂时先不要知道,昨天我看到他之后,便觉得十分奇怪,因为我之前在你的微博里面看到你说温初阳现在已经死了,所以我才会特意的留意一下温初阳。昨天看到他以后,吃惊了一场,于是我才叫人把这些资料给收集起来的!”

    江逸尘目光灼灼的盯着我,那眼睛里面的意味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十分明显的知道。

    江逸尘一直以来都对我有情,虽然这一份情我没有办法回答他,但是面对他的时候,我仍旧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愧对于他。

    “好了,我也不看着你了,这资料是这么来的,我并没有在里面做过什么手脚,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温初阳他是的的确确还活着,因为昨天见到他的人除了拍到了他的照片之外,还在当时的现场捡到了一样东西!”江逸尘说着在衣兜里面摸了摸,然后掏出来一枚戒指。

    “我想这个东西应该对你来说很重要,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讲过这枚戒指!所以就叫人莎莎的清洗了一方,然后准备还给你!”江逸尘将那枚被洗得发光的戒指递到我手里,然后温声的冲我笑了下。

    我激动的从他手里面接过那枚戒指,左右翻看了一番,发现他的这枚戒指的确是我先前失落的那枚,一颗心总算着地。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和这个东西永远的失之交臂了,上一次我就想一直把它戴在手里面,可是却一直都没有机会,自从我把这枚戒指弄丢以后,总觉得霉运离你一天到晚都不会有什么好运气!”

    其实我知道这枚戒指只不过是一名非常普通的戒指,他虽然有着特殊的放血槽,但是事实上,讲来讲去它还只是一枚戒指。

    “你就不要在我这里客气了,你要是跟我客气的话,下次有这样的事情,我就不会去找你了!我是把你当做自己人,所以才想要帮你实现你的愿望,你想要做什么?我不想让你做什么,这些你自己应该看得明白,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也很了解。”江逸尘笑得眉眼弯弯,整个人的脸上看上去带着一股子十分超脱的味道,有点儿像是道观里面的道士。

    我被自己的这一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摇摇头,将那些不好的想法给甩出脑袋外面。

    现在虽然整件事情也是奇怪,但还不至于相信那些怪力乱神这样的事情。

    我深吸一口气,决定要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