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宴会
    病去如抽丝,叶澜即使退烧了也手脚无力,勺子也拿不起来。

    尤莓吟出门前,叶澜还泪眼朦胧地望着她,眼眸中都是依赖和不舍。

    “阿吟,你回来给我带些薯片,家里的零食都没了。”

    尤莓吟本来还觉得这个小妮子总算是有点良心了,结果,呵呵。

    楼下来接她的车换成了低调又骚包的迈巴赫。车窗反光,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出里面任何东西。

    待司机将窗摇了下来,她才看见后座已然坐了一个人了。

    穆矜习惯性地皱了皱眉,看着小女人未涂脂粉,穿得也素净,乖乖的地站在门前一动也不动。

    “上车。”

    尤莓吟觉得这个城主周遭的气压有些低,但还是听话地坐了进去。

    车内空间很大,前后之间有隔板,车子里放着悠扬的古典乐,听得尤莓吟心里烦闷。

    她从小就没有任何音乐细胞,被逼着在名家底下学了几年乐器,说出去简直是在丢那些名家的脸。

    虽有音乐声,可这气氛着实有些尴尬,尤莓吟决定打破一下,“老板,我们现在是直接去宴会吗?”

    穆矜抬眼细细地勾起的弧度看上去很是嘲弄。

    “你这样?”

    尤莓吟微笑,嗯,不能生气,她可是一枚小仙女。

    “也对,老板也该着人给我好好打扮一番。”

    两人互怼了两句,车很快停在了一个私人别墅前。

    穆矜闭眼在车上休息,完全没有要下车的举动。

    司机边说:“尤小姐里面请,化妆师已经在等您了。”

    尤莓吟进去以后才发现,这里其实就是个私人高端美容沙龙。

    装修都是根据时下最流行的元素来的,看着很养眼,连化妆师也是。

    尤莓吟今天上的眼妆是以大地色为基,显得她稍微成熟了些。偏裸妆的质感并没有给她精致的五官带来任何喧宾夺主的感觉,反倒是增添了一分典雅。

    口红上的是酒红色,衬得她本就娇艳的唇像是美酒一样芳香馥郁。

    她一头青丝顺而亮,连发型师都忍不住夸赞她保养的很好。尤莓吟面上不显,心里可开心了,她的洗发水配方可是独家的,所以养出来的发有着专属于她的香气。一头秀发盘在脑后更显得优雅。

    等所有妆发服帖,尤莓吟才换上了礼服。礼服是象牙白色的鱼尾裙,将尤莓吟的身材衬得姣美。

    即使是穆矜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眼里也有过一闪而过的惊艳。

    尤莓吟不说话,上翘的嘴角证明她被取悦到了,连讨厌的古典乐何时换成了流行乐也不知道。

    宴会离城中很远,与穆矜城堡所在的近郊是反向。所以司机断断续续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到了宴会现场。

    彼时,天空的颜色已经灰暗了。

    尤莓吟与男人并肩,这才觉得男人真的很高。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又穿着七厘米的高跟鞋还比男人足足矮一个头。目测一下男人估计有一米九了。

    穆矜微曲手臂,清冷的眸看了眼正在发愣的尤莓吟。后者后知后觉地将手放了进去。

    俊男美女总是格外吸引人眼球,两人一进去,尤莓吟就清晰地感受到宴会内的片刻安静。

    不过高端人士都是开阔眼界了的,也就一秒钟的时间,许多人便笑着围了上来。

    “荣幸荣幸,穆先生今日有空赏光,曹某不甚荣幸。”

    尤莓吟认得眼前正在与穆矜握手的中年男子,几年前她出席顾左言办的晚会时曾经见过他的生意伙伴,这个中年男子的企业做得很大,与顾左言的不相上下,对穆矜却如此殷切,可见穆矜财力绝对在他们之上。

    男人又把目光转向了她,客气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很是面熟,不知是穆先生的”

    若是平常人用这句“面熟”做开场,尤莓吟肯定忍不住会说老套。可的确,他们俩互相面熟,只不过她的记忆力稍微好一些,记起来了而已。

    穆矜薄唇未启,只是淡淡的微笑着。

    这种模棱两可的无声回答听在男人耳朵里已是有了答案。

    “穆先生刚从法国回来,不介意曹某带您过去认识一些曹某的朋友吧。”

    穆矜微勾着嘴角,道:“自然。”随后深邃的眸子转盯着身边的尤莓吟。

    尤莓吟得令,乖巧地说了句:“我先去吃些东西。”

    穆矜微点了点头,长腿迈着步子离开了。

    尤莓吟随意地拿着碟子夹了几块小巧的糕点,可以优雅的一口塞且不沾到口红的那种。

    她随意地坐在了宴会厅的某一处,尽量不引人注意,因为她已经看到好多熟人了。

    可长得这么光彩夺目,她遮也遮不住啊。

    才吃了一小口蛋糕,就已经有四五个精英男来邀请她跳舞,她都已腿疼为由拒绝了,可偏偏有不肯轻易放弃的人,比如,眼前这位。

    “小姐,不跳也可以,我陪你聊会儿天。”

    尤莓吟翻了个大白眼,脸真大,谁要你陪我聊天。

    男人一身宝蓝色西服,手握香槟杯,在她耳边小声呢喃:“你跟着穆矜来的?我劝你,离他远点儿。”

    尤莓吟往旁边挪了挪,不客气道:“顾犹熙,你才应该离我远点儿。再说了,我和谁在一起,与你何干啊。”

    男人抿嘴一笑:“要是我说叔叔今天也在呢?”

    尤莓吟眯着眼看着他,将一块松软的蛋糕嚼得咔咔响:“我昨天才问过刘妈,老顾要下个月初才能回来。”

    “开个玩笑而已,只是没想到和我分手后,你过得这么惨。”

    男人嬉笑着将女人嘴边的奶油擦掉。

    “啧啧。”

    尤莓吟懒得理他,他们俩因为重组家庭的缘故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尤莓吟起先对他是毫无感觉的,可是耐不住日久生情。

    顾犹熙也算是她交往最长的男友了,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个男朋友了。

    分手原因就是因为两人太熟了,谈恋爱的时候连接吻都觉得尴尬。

    “自然没你幸福,顾小叔似乎很生气你最近谈的那个小明星?听姐姐一句劝,这种女的私底下玩玩就够了,上不到台面的。”

    尤莓吟不客气地反攻,反正两人脸皮都撕破了。

    “看,你的小甜心来找你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顾犹熙脸色不太好,转头就看见浓妆艳抹的小明星扭着腰肢向他走了过来。

    尤莓吟轻笑一声放下盘子,就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在镜子前补了点刚才不小心抹掉的口红,摆了个**的姿势,昂首挺胸地出去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她看见洗手间对面是一个露天亭子,躲在那儿偷偷打游戏最合适不过了,她也懒得和人周旋,又怕碰到什么熟人。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一出女厕的门,尤莓吟就撞见了穆矜和之前相亲宴上的男人,柏锦。

    尤莓吟脸上的笑意都僵住了,心里直想骂人。

    柏锦和穆矜关系似乎很好,反正她是没见过什么人能和穆矜站得这么近。

    柏锦看到她也很意外,直接问道:“叶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按理说叶氏企业和曹氏企业一向没有往来,应该不会被受邀。

    穆矜向尤莓吟招了招手。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动作简直就像在招宠物狗。

    可尤莓吟居然身不由己地过去了。

    穆矜一把搂住尤莓吟的腰,对着柏锦介绍道:“她姓尤。”

    尤莓吟脸有些发燥,她也不是没被别人搂过。可是此刻男人微微发烫的大掌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简直就是一道催情剂。

    柏锦意识到自己相亲的叶小姐显然是被掉包了。

    不过也好,将计就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