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生存挑战(下)
    米莜倒地时也并没有什么不妥,江颜替她们喊了游戏负责人来将他们的“尸体”拖走。

    庞礼被打得脑仁儿疼,直骂骂咧咧:“靠,这么个小破游戏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米莜虽然没犯病,此刻也很累了,拍了拍庞礼:“这不正好,去山上的酒店休息去。”

    江颜和柏锦就笑笑。

    第一组已经歼灭地差不多了。

    庞礼手上握着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腿上还有彩蛋的颜料。想必就是他们刚才开枪打得猎物。

    不过现在都归三组了。

    江颜和柏锦并没有责怪尤莓吟的弹弓打得不准,他们本身就对她的实力不抱任何希望,能打中都算好的。

    但尤莓吟刚才是可以一击中脑袋的,但何雪早在她瞄准她时就发现她了。

    何雪走在最后一个,偷偷对她比了个八的手势。

    八,就是组内内鬼的符号。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内鬼身份什么时候被何雪看出来的。

    尤莓吟在抽签的时候就发现她抽到的是三组内鬼的标志,既然何雪也是,她必须要放她一马了。由此可见,第二组也有一个内鬼。

    是叶澜,卫榭还是穆矜?

    其实尤莓吟最希望的就是穆矜,这样她的胜算将大大提高。

    第一组一路上吃喝玩水,捡到了不少好东西,光食物供给就足够三组三天的量了。武器虽然没有多少,但也是够用的。

    江颜帅气地扛了一半的食物和武器,这般果决的性格倒让尤莓吟不这么反感她了。其实除了她喜欢穆矜,其他也都挺好的。

    尤莓吟也没客气,基本上两手空空,包里也就装了些吃食和弹弓。

    天微微亮的时候,三组靠在大树下轮流睡了半小时,她们在路上遇到了找到了一辆小的吉普车,可惜是在林子里,树木太多,只开了一个小时就被困住了。好在已经快要离开林子了,也就意味着,可能要和二组碰面了。

    二组比三组早了半天时间离开林子,他们已经在小城里面埋伏好了。

    卫榭提议,一举干掉三组再去灯塔。二组虽然时间节约了不少,但折中的路上基本没有供给,他们只遇到了一些很小的野味,很难饱腹。距离灯塔还有不少的路程,他们在城中找了一圈,根本没有任何供给。

    叶澜一路上没什么胃口,也不觉得饿,但因为缺少睡眠,体力已经不支了,所以她也没反对。

    二组埋伏在一个类似于民宿的地方,卫榭将二楼的床铺整理好,转头对趴在桌子上休息的叶澜说:“床上睡去。”

    叶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卫榭,明明他们才刚分手,这个坏男人怎么能转眼就对别的女人这么温柔。而且看起来他们认识的时间肯定比她的长。亏她这次这么认真,还天天抱着从他那里抢来的“小榭”怀念他,他根本就不在乎。

    想着想着叶澜就红了眼眶,气气地将脸埋在手里,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卫榭看着这个笨蛋也来气,直接提着她的衣服将她丢在床上。

    “休息!”

    语气严厉。

    叶澜更加委屈了,躲在被子里“呜呜”的哭出声。

    卫榭才不会去哄她呢,他以前就是太放纵她了,他们才会走到这一步。

    穆矜此刻正拿着地图研究,一组的两人死了,只留下一个何雪,想来三组的实力还不错。

    他虽然是二组的人,可他抽到的是内鬼。

    刚才进城的时候,他们将落单的何雪解决了。他很清楚何雪是内鬼,但卫榭也不是好糊弄的。一路上他已经有些怀疑了,何雪留下信号已经是她最大的贡献了。

    她身上有一处弹弓的记号,弹弓又是擦肩而过的,说明这个人很有可能也是内鬼,才留了何雪一命。

    秉承着死后不能说话的原则,何雪也不能开口,直接被带走了。

    一组,全组覆没。

    天色又黑透了,三组才走到城中。

    尤莓吟有些兴奋,玩了这么几天终于到了可以决战的时候了。

    柏锦在一旁提醒着,按照他对穆矜的了解,他们绝对已经在哪里埋伏好了。而他们三组,现在处于弱势。

    江颜时刻握着枪,和柏锦一人主前一人主后。尤莓吟被保护在中间。

    尤莓吟面上不显,内心简直要乐开花。想不到吧,她可是内鬼啊。

    卫榭在三楼窗台用望远镜守了许久,总算看到三组的人了。

    他刚想到二楼喊醒叶澜,看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脸上还有深深浅浅的泪沟,突然就睡熟了。

    算了,反正要她也没什么用。

    “穆矜,前面第二个街道,三组人全部都在。”

    穆矜看见尤莓吟招摇过市地转着弹弓,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他嘴角一勾,帅气地戴上头盔。

    “你去三楼狙击辅助,我去干掉他们。”

    对付三组还真不需要花什么力气,三组虽然休息过但是两个女生经过两天的奋战也已经快虚脱了。柏锦虽然强,但比起二组的人,还是处于弱势。

    摩托车的“嗡嗡声”风驰电掣,穆矜单手举着枪就给了前后夹击的柏锦和江颜两枪致命枪。

    唯独剩了中间的尤莓吟。

    “上车。”

    穆矜伸出手,一把将尤莓吟拉到身后位置上。

    “坐好了。”

    车开得快,躲过了卫榭的狙击。

    卫榭在穆矜没有杀尤莓吟的时候就感到不对劲了,瞄准了他的车身,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一下楼,所有的供给和武器都已经不见了。

    “操!”

    一向温文尔雅的男人忍不住爆了粗口。

    尤莓吟没少坐摩托车,可唯独这次让她有种别样的刺激感。还没缓过神就被拉上了车,真刺激呀。

    尤莓吟大着胆子抱住穆矜的腰,男人精瘦强壮的腰手感简直是一级棒。

    尤莓吟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穆矜身材这么好肯定会有腹肌的呀,有几块呢?

    尤莓吟假装不经意地数了数。诶呦喂,好像有八块诶,天哪,好硬啊。

    车骤然一停,穆矜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小女人真的是不知道收敛,摸得他差点就硬了。

    “下去。”

    尤莓吟色女上心,做贼心虚地下了车。

    穆矜跟着长腿一跨下了车,带着尤莓吟进了他们停驻的灯塔内。

    尤莓吟小怨妇似的盯着男人的腰,她摸过这么多男人的腹肌,唯独这个男人的最棒,可是他还没摸够呢。

    穆矜不用看也知道这个小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嘴边嗤笑:“摸够了?”

    尤莓吟假装听不懂:“什么?”

    “你是内鬼?”

    虽然已经是笃定的事了,不然穆矜刚才也不会只救她。她现在想起来江颜跟吃了屎一样臭的脸就觉得好笑,她大概没想到她也是内鬼吧。

    穆矜点了点头。

    尤莓吟开心地转了个圈:“哈哈哈,天助我也。赢咯。”她快速地跑向旋转楼梯,在最顶楼的桌子上找到了一本书。

    “安徒生童话?”

    不管了,反正她赢了。

    三天为限的游戏以内鬼的绝佳反击结束了。

    出了游戏区,尤莓吟就兴奋地央求穆矜给她该备注,结果某人来了句:“刚才你摸了我这么久,奖励抵消。”

    尤莓吟又气又羞,虽然她骨子里有些许的色,都归功于她长期浸泡在腐女界。可她表面可是良好的白富美好不好。

    “我哪有摸你,你自己意淫的吧。”

    这句话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

    果不其然,穆矜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不换就不换,我也把你的备注换掉。”

    尤莓吟内心还是隐隐期盼穆矜会霸气地把他的手机丢给他,可是他真的油盐不进。

    哼,你在我心里要失宠了。什么矜宝,你就叫臭冰山好了。

    穆矜看着小女人愤恨地按着手机,眼里都是笑意。他怎么能让她知道他给她的备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