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我是个善良的情敌
    叶澜晨起口渴,到楼下厨房接水时正好看到三个本来说好不来的人。

    卫榭和米莜有说有笑的,把后面的柏锦都给忽略了。楼梯和厨房之间隔着客厅,她实在渴得厉害,端着杯子在楼梯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卫榭提起米莜的行李往她这边过来。叶澜突然间觉得不渴了,快速地跑回房间锁上门。

    叶澜抱着自己,觉得眼睛有些酸,醒着胡思乱想还不如睡一觉,反正卫榭也不在乎她了。

    尤莓吟睡得沉,若不是被穆矜摇醒,她觉得自己还能睡上一下午。

    穆矜起床前,尤莓吟就小声地保证:“就再睡一会会儿,马上就起来的。”

    结果穆矜洗漱完后,尤莓吟还是睡得跟头小乳猪一样。

    “起来。”

    软的不吃只能来硬的了。

    穆矜一把将被子掀开,拍了拍小公主的脸蛋儿。

    尤莓吟起床气重着呢,但她神智还有,不敢对新男朋友发火,只是软软糯糯地说了一句:“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这样的美人,这样的语调,换任何一个男人都肯定会扑上去的。

    可穆矜只是皱了皱眉,说了句:“你没刷牙。”

    尤莓吟一下子就醒了,媚眼瞪着穆矜,气冲冲地洗漱去了。

    待尤莓吟清醒后她才惊讶于自己的痴呆,刚醒来的脸上能是干净的嘛?饶是她一个小仙女也不敢保证她眼角没有眼屎呀,她还拿着那双眼瞪了穆矜?

    尤莓吟有些难受,自己小仙女般完美的形象就要不复存在了?不,还是可以补救的。

    尤莓吟给自己画了个浓浓的海边风情的妆,眼妆用淡蓝色和金粉做了强调,粉唇嘟嘟,很是好看。散落的黑发着了金色发卡,配着一身度假仙女裙和白色高跟。尤莓吟在镜子前磨蹭了许久才放心满意地下了楼。

    她惊讶地发现餐桌上摆了法国餐,穆矜还在厨房里端东西。

    饶是穆矜这样清贵的男人,进了厨房多多少少都添了些烟火气。

    “你会做法国餐?”

    穆矜没有回答,只是泡了碗蜂蜜水给她,柔声道:“先喝点。”

    “你好贴心哟!我要你喂我。”

    穆矜还算体贴,没一口塞死这个得寸进尺的女人。

    两人还算甜蜜地吃完午饭,庞礼给他们发信息说已经在沙滩上等他们了。

    尤莓吟吃得有些饱,并不想走动,只想待在沙发上。

    “矜宝,快来抱抱我。”

    穆矜闻言坐到她身边,道:“吃完饭不出去走走?”

    尤莓吟咬唇摇了摇头,眼神和一旁的小可爱如出一辙。

    “肚子上会有赘肉的。”

    尤莓吟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会嫌弃我吗?”

    穆矜没说话,只是道:“出去走走吧。”

    言下之意就是我会嫌弃你的。

    尤莓吟怒视穆矜,道:“我们可能是第一对因为饭后散步问题分手的情侣。”

    穆矜才不会再给她得寸进尺的机会,伸出手,数了三个数,尤莓吟自个儿就巴巴地跟过来了。

    边走她还边抱怨:“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这个小仙女的。”

    穆矜薄唇微翘,心情有些好。

    海滩上很热闹,有人在冲浪,远远望去应该是江颜和柏锦?

    “柏锦不是不来吗?”

    穆矜不想说话,本来是不来的,这不听说小公主一来他也巴巴地赶过来了。

    “下海吗?”

    尤莓吟在穆矜耳边轻声说:“不去,但我跟你讲我冲浪可比江颜厉害多了。”

    “嗯。”

    尤莓吟见穆矜一副憋笑的脸,严肃又认真道:“你知道江颜喜欢你的吧?”

    穆矜抬了抬眉,和这个有关系?

    “我是一个善良的情敌,既然我已经在这场爱情的争夺中毫无悬念的赢了,我就勉勉强强不和她一起玩了,不然要是她姿势比我low太多很丢脸的。”

    尤莓吟说得骄傲又自豪。

    穆矜觉得自己要开始习惯于小公主的无厘头。

    叶澜本来坐在沙滩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邵亦歆聊天,见着尤莓吟赶紧把她抢走,还大言不惭地对穆矜说“借一下”啊。

    两人走到较为偏远的桐树下。

    “咋啦?”

    叶澜一把打在尤莓吟的屁股上:“你自己看看,卫榭也来了。”

    尤莓吟回手一拍:“那你打我干嘛啊!”

    叶澜气急:“你不是说他不会来的吗?我都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

    尤莓吟赶紧安慰小祖宗:“这不是正好吗?你又放不下他。”

    叶澜红了眼:“你说得倒轻巧。”

    她早上才看到那戳心窝子的一幕,且分手多半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她哪来的脸面去求和呀。

    “笨呀,男人都是心软的,就算哄一次不行那多哄几次不就得了,加油,我去帮你支开米莜。”

    说罢,尤莓吟就大声和米莜招呼,等凑近了才说:“走走走,我们聊天去。”

    米莜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和她走到别处聊天了。

    叶澜踱着小步向正准备到沙滩椅上休息的卫榭走去,卫榭瞄了眼越走越近的她,一言不发。

    叶澜拉了拉他的衬衫底,轻声道:“我们去那边讲会话行吗?”

    卫榭面不改色地扯回了衬衫,并没有想走的意思。

    叶澜怕其他人看到,只好低声下气道:“求你了,就十分钟。”

    卫榭顿了三秒钟,他和叶澜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可从来没见过她说求这个字。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片香龙血树的后面,只微微遮了个腿。

    卫榭站定,不说话,似乎在等着叶澜先开口。

    叶澜急躁地组织语言,以往她和卫榭在一起的气氛都极其轻松,很少需要这样绞尽脑汁地想说什么话不会让他生气。

    “没什么话说我就走了。”

    卫榭跨步就往外走,叶澜心一横泪一流,死死地抱住了卫榭的后腰。

    以前看偶像剧的时候总觉得女主是傻了吧才会做出这种举动,可她现在宁愿被卫榭当个傻子继续宠着,也不想和他分开。

    叶澜在卫榭的衣服上蹭了蹭,哽咽道:“卫榭,我离不开你的。”

    卫榭转过头,不冷不热地嘲讽:“离不开我?你叶大小姐怎么会离不开我?”

    叶澜不肯松手,泣不成声了。

    “你听我解释,我当时不知道你是卫氏集团的继承人。我爸就我一个女儿,他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的。我也是没办法才去见他指定的人的,可是我都很他们说清楚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叶氏集团现阶段处于尴尬位置,叶澜的爸爸叶旭属于老派企业家,产品缺少新鲜度,企业日渐衰退,甚至需要靠老旧的联姻来补救。

    卫榭何尝不知道,但他心里清楚,叶澜当初并没有想和他一辈子的想法。他嘴边冷笑一直没停:“你是因为我的身份现在才在这里和我说这些的?那很好,我不需要你的解释。”

    叶澜拽着卫榭的衣脚,就像拽着救命稻草一样用力,“不是的不是的,求求你,别这么残忍。”

    卫榭对叶澜已经是失望至极了,其实冷静下来想想他何尝没有错呢,两人相遇的时候都刻意隐瞒了彼此的身份,一次次的误会一次次的原谅,他们的感情即使是纯粹的也无法在承受任何波澜了。

    他不忍心,他爱着他的姑娘,可他们并不合适。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家庭,叶澜,实在太过任性。

    “澜澜,我们都放过彼此吧。”

    叶澜眼里都是血丝:“放过?我还爱着你,你明明也爱着我。我们为什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叶澜直不起腰,这几月的离别甚至让她无法喘息。她终于明白了卫榭于她是何等重要,连尊严都可以抹去的重要。

    叶澜紧紧抱住卫榭,不顾一切地将唇贴上去。

    卫榭始终无动于衷。

    “卫榭”

    叶澜沉浸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痛苦牢笼里无法自拔。

    卫榭叹了口气,轻轻地托住叶澜的脸:“澜澜,你只是没法儿接受是我先离开的你,等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忘记我的。”

    叶澜哭得声嘶力竭,心里呐喊,不会的,可偏偏嘴上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卫榭心疼,可还是决心放开她的手。

    看着卫榭离去的背影。叶澜终于泪眼模糊,只想沉沉地睡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