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星空
    叶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尤莓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动作夸张地打着游戏,嘴里无声地骂骂咧咧,完全没有平时小仙女的样子。

    叶澜却突然觉得心里一暖,离了爱情,至少她还有这样好的朋友。

    尤莓吟正好一局结束,难得拿了一次第一,快乐的手舞足蹈,分分钟截图发给新鲜的男友炫耀。眼眸子一抬,叶澜正以一种泪眼汪汪,十分婆妈的眼神看着她。

    “澜子,舒服点了吗?”

    尤莓吟赶紧献上一旁的保温杯,探了探她的脑袋,索性不烫了。

    “你有些低烧,捂着被子睡了一觉是不是好些了?”

    叶澜像是沙漠中不见水滴的旅行者,急躁地喝完了一整瓶保温杯里的水,眼睛眨巴眨巴,干涩地流下了几滴泪。

    “阿吟,卫榭他,他不要我了。”

    尤莓吟听着好友少见的脆弱语气,心里不禁有些埋怨起这该死的爱情了,情之深有时可叫人死去活来。

    “刚才你晕倒了,卫榭把你抱回来的。”

    叶澜自嘲地一笑,道:“毕竟一条人命,他要是真的这么走了,心里也会不安的吧。”

    尤莓吟戳了戳叶澜的额头:“笨,你自己晕了没有看见,卫榭着急地和什么一样,还和穆矜发火为什么岛上也不留个医生。”

    叶澜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她是真的有些难过。卫榭的话像是毒药在她脑海里蔓延。她能感觉到卫榭对她已经完全失望了。

    “得了,你再休息一下,我去端你最喜欢的山药排骨粥。”

    此处是左边别墅,大家基本上都在大厅里。为了驱散尴尬的气氛,庞礼带头拼了两桌斗地主,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

    尤莓吟脚步轻快地经过小阳台,她抬眼看了看,穆矜和卫榭正在抽着烟。

    尤莓吟最厌恶别人抽烟,对抽烟的人最大的印象就是满嘴的烟臭和泛黄的牙齿。

    但此时此刻,不得不说颜值真的是很要命的,穆矜背脊直挺,一只手持着烟,吞云吐雾,撩撩烟雾间男人好看的脸都带上了一丝迷离的味道。

    尤莓吟觉得自己已经中了名叫“穆矜”的毒无药可救,无法自拔了。

    兴许是感受到炙热的不加掩饰的目光,穆矜和卫榭同时转过头看向尤莓吟,清冷时眼神里夹着些许迷雾,转瞬间又是一片清亮。

    卫榭似乎知道叶澜醒了,掐掉烟就想和尤莓吟询问她的状况。一旁的穆矜递给他一杯水,说了些什么,卫榭无奈清了清嘴里的烟味。

    “叶澜醒了?”

    尤莓吟对卫榭实在提不起什么好脸色,虽然她知道这不是这个男人的错,可又有谁的心是完全不偏的呢?

    “嗯,你要上去看看她吗?”

    卫榭愣了愣,似是在犹豫,半响还是摇了摇头便走去外头了。

    尤莓吟对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声,可爱的模样都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

    穆矜显然就是其中的有心人,他踱步向尤莓吟走来,就能把她整地五迷三道的。

    “矜宝!”

    尤莓吟约摸有一个小时没看到穆矜了,心里简直是思之如狂,微信聊天什么的根本就解救不了。

    尤莓吟扑在穆矜的怀里,两腿都是悬空的,整个人软若五骨地附在穆矜身上。

    穆矜无奈地扣住小公主的细腰,低头吻了吻她的唇。他也觉得,有些想念了。

    两人缠得难舍难分,躲在一旁的卫榭心里全是醒来的叶澜,心里暗道这朋友真不靠谱,连他熬地粥都不先端给叶澜喝。

    殊不知尤莓吟这是在给他们制造机会呢。

    卫榭走来走去,还是放心不下,端着被温着的粥避开所有人的视线上了楼。

    叶澜此刻正默默地垂泪呢,任谁见着了都得暗自叹一声我见犹怜呢!何况卫榭这种遇上叶澜,心就软得一塌糊涂的人。

    叶澜听到开门声快速抹了把眼泪,故作饥饿地大喊:“阿吟你真慢,我没被你饿死就算”

    话说到一半,叶澜看着来人,眼泪再一次止不住了。

    这样无声的哭泣,无异于是在卫榭心里戳刀子。

    卫榭叹了口气,走近床边,替叶澜擦掉眼泪。

    “喝些粥。”

    叶澜闻着熟悉的味道,眼泪根本止不住。小时候她生病,她妈妈也会这样煮粥给她喝,现在除了尤莓吟也只有卫榭会这样了。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现在还来管我干嘛!

    卫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真的想大声骂这个狼心狗肺的小女人,她都这样对他,他要是再死皮赖脸地贴过去,那他才是真的傻。

    即使再想克制,卫榭还是忍不住讥讽了一句:“是你说的分手。”连续三次!

    他本以为说完叶澜会指着他的鼻子让他走,毕竟这种事她也不是没干过。

    可叶澜居然措不及防地抓住了他的手指,小声地哀求:“我后悔了还不行嘛?我是小狗,卫榭你原谅我好不好?”

    卫榭有些难过,他到底是把他的澜澜逼成什么样了,连她最放不下的尊严也可以舍弃。

    “先喝些粥。”

    叶澜乖顺地不行,喝着卫榭喂过来的粥,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仿若至宝。

    但卫榭可没有心软,他被叶澜这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给活生生气到了,喂完粥便脚步不停地出去了。

    叶澜留在原地,却笑了。

    她最怕的不是卫榭不原谅她而是卫榭不爱她了。可刚刚卫榭眼里拼命掩盖的爱意是逃不过她的眼睛的。

    楼下,尤莓吟和穆矜缠缠绵绵了一会儿又上来查看了一下叶澜的情况,待叶澜拼命表示自己已经可以一个人休息时,她才放下心和穆矜回去。

    他们并没有选择从最近的小道回去,而是绕了一整片沙滩。

    远离城市的天空,星星总是特别亮,尤莓吟兴致好极了,拉着穆矜想在沙滩上看星星。

    穆矜心想,何必舍近求远呢,他的小公主眼里满是星光,像是隐藏无数宝藏的星系,美得深不可测。

    尤莓吟歪着头学偶像剧靠在穆矜的肩上,一颗两颗数着天上的星星,数着数着就开启了土味情话模式。

    “行星本身是并不会发光,我们看到的只是它反射太阳的光。”

    尤莓吟眨着眼睛看向穆矜。

    “你觉得我的眼睛亮吗?”

    穆矜浅笑着啄了啄尤莓吟的眼角。

    “亮,比星星还亮。”

    尤莓吟也凑上去吻了吻他的眼角。

    “因为我遇到了我独一无二的太阳。”

    不得不说,此刻,穆矜觉得自己有些被撩到了。

    情动,两人抵着头,唇不知什么时候就贴在了一起,先是寂静,又是狂风暴雨。

    这热恋时,还有比在星空下接吻更美妙的事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两人吻了许久,久到尤莓吟回了理智害怕自己会在这个无人的沙滩上献出自己宝贵的贞操。

    悬崖前勒马,还要问马乐不乐意呢!

    穆矜还是很有风度地搂着尤莓吟平息燎原欲火。

    邵楠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抽烟,小小的火光在昏暗的黑夜中很明显,按理说应该很容易被发现,可是热恋中的男女眼里只有对方,再也容不下第三个人,最多容下一颗美丽的星星。

    邵楠这些年交了不少女朋友,但没有一个有让他想谈婚论嫁的冲动。说来有些搞笑,在他还对婚姻懵懂的年纪,他居然幻想过娶尤莓吟的场景,他甚至还想为她设计一款独一无二的婚纱,简单优雅。他不喜欢小孩,但是想养个长得像尤莓吟的小丫头,甜甜地叫他爸爸。

    可他怎会不知,这些年,徒留悲伤和遗憾的不过是他一人而已。

    邵楠甚至有些心坏,他很想看看如果有一天在爱情场里顺风顺水的小公主突然间跌倒了,而且是跌惨了,是什么场景。

    千帆念还是化成了一声叹息,他将烟头在沙子里踩灭,顺着来时的脚步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