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篝火晚宴
    尤莓吟和穆矜在沙滩上腻歪了许久,才迎着月色,慢慢地走回了别墅。

    两人在楼道口分开时还缠缠绵绵地吻别了许久,穆矜甚至都想把这个小女人拖回自己的房间里为所欲为了。

    尤莓吟可是迫不及待了,她洗完澡就羞涩地换上了黑色镂空的性感睡裙,睡裙只遮到了臀部,隐隐约约地露出女人的美好。

    就在她给自己打完气后,她悲伤地发现自己的亲戚好像来了。幸好卫生间里有备用的女性生活用品,不至于在孤岛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尤莓吟略有些难过地趴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说来也是,在享受了穆矜宽厚的肩膀和男人味十足的气息后,她独睡显得有些寂寥。

    也就思考了两三分钟,尤莓吟毅然决然地跑进了穆矜的房间。

    穆矜的房门没锁,尤莓吟嘟囔了一声,绝对是给她留着的。

    浴室有流水声,穆矜显然还在洗澡,尤莓吟踮着猫步轻悄悄地躺在被子里,她人小小的一个,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什么。

    尤莓吟悄咪咪地笑,只露出半张脸呼吸,待听到水流声停了,她才吸了口大气将脑袋缩了进去。

    穆矜洗完澡,只在腰间裹了条浴巾,露出性感的腹肌和倒三角。他手拿毛巾擦着还淌水的碎发,

    穆矜低头一笑,坐到了床边。

    尤莓吟感受到了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像是清新的海盐,又像是雨后的露珠。

    突然,尤莓吟感觉自己连人带被给环抱起来了,一抬头就对上男人深邃的眼。

    一滴水划过男人刀刻般的脸颊,滴在尤莓吟的额间。

    尤莓吟真的是hold不住了,嘀咕了一声就吧唧一口亲上去了。

    待穆矜想继续加深这个吻时,尤莓吟却从被窝里逃了出来。

    穆矜的眼神还夹杂着些许情丝,有些疑惑地盯着尤莓吟。

    小公主今晚穿得这样好看勾人,不就是想进一步的吗?

    尤莓吟在穆矜脸上啄了一口:“先给你吹头发,着凉了就不好了。”

    不得不说,小公主帮人吹头发的技能还是很不错的,穆矜似乎能闻见小公主指尖的幽香,柔软的手拂过他发的触感。

    男人头发短,不过三分钟就吹得全干了。

    吹风机被丢在一旁,尤莓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跨坐在了穆矜的腿上,穆矜捧着她娇嫩的脸蛋亲地热烈。两人的身躯可以说是无缝相交,穆矜甚至都能感受到两处柔软抵在他胸前。

    慢慢地,湿润的吻已经从眉眼掠过雪白的颈,精致的锁骨,唇过之处皆泛起红色的印子。

    尤莓吟抵在穆矜的肩上被吻得无力反抗,她也能感受到抵在她小屁屁上的蠢蠢欲动。

    穆矜低声笑语,吻了吻尤莓吟的小脸蛋儿,小公主也动情了。

    两人之间情动的暧昧气氛瞬间化零。

    穆矜脸黑了黑,压制着不规律的喘息声,盯着尤莓吟无辜的小脸。

    尤莓吟也觉得自个儿特别无辜,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她是愿意献出自己的贞操的,可这亲戚不给力还赶不走啊!她刚才几次想喊停却有被穆矜很有技巧地撩拨到位,完全不想出来。

    见小公主眨巴着大眼一副无辜可怜相,穆矜就是有火也发不出来。

    尤莓吟怕穆矜要赶她回去,快速地跳到床里把自己包得牢牢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对着穆矜,卖着蠢萌。

    穆矜叹了口气,掐了掐尤莓吟水嫩的小脸,认命地重新洗了个凉水澡。

    洗完后,穆矜上床才发现没良心的小公主已经睡得憨甜。穆矜坏心眼地捏住她的鼻子,再吻住她的嘴。

    尤莓吟呼吸不过来,两手不停的摆动,穆矜这才放过她。搂在怀里,一夜好梦。

    次日,庞礼在微信群里提议晚上办一个篝火晚会,算是正式欢迎邵氏兄妹回国。

    岛上没有厨师,大家只能靠尤莓吟和夏允珊挑起所有人的伙食。

    可以说一下午,两个人都是在厨房度过的。

    厨房很大,尤莓吟负责做西餐和小甜点,夏允珊则负责做中餐。

    穆矜在一旁帮尤莓吟打下手,顺便亲热亲热腻歪腻歪。

    本以为庞礼这种玩心重的不会陪女朋友,结果他在夏允珊身边端茶递水,耳鬓厮磨好不亲热。

    待男朋友们都被叫出去搓麻将,尤莓吟才有机会和夏允珊聊天,她发现夏允珊不像是拜金女,性格也挺好的,说话特别幽默,和她们交往一点都不自卑。

    “想不到嘛!庞礼对你这么好。”

    说起来尤莓吟还看过夏允珊演的偶像剧,那演技叫一个雷人。

    夏允珊撇撇嘴道:“他对我哪里好了?连接戏都不让我自己选。”

    尤莓吟嘴里的橙汁都差点要喷出来了,怪不得怪不得。

    “他说他妈就喜欢儿媳妇演些干干净净的角色,那些有难度的他都帮我拒了。”

    尤莓吟还真是没想到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夏允珊的菜烧得是真的香啊,娶回去一点都不吃亏。

    “你这烧鹅做得可真香,摆盘也漂亮。”

    夏允珊笑笑:“我爸以前是大厨,现在开了家小饭馆,有空请你吃饭啊!”

    尤莓吟忙点头,故而又问了句:“你第一部戏的男女主角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夏允珊乐了,没想到富家千金的好奇心这么重。

    “当然没有,我跟你说,我知道的时候都有些吃惊,那男主角是个gay!”

    尤莓吟惊呆了,曾几何时,她还觉得那个男的很帅呢!“天哪,我以后再也不追星了。”

    女人的友谊就是这么奇怪,气场和了,聊几句天都能变成好朋友。气场不和,就是成天朝夕相处都只能成冤家。

    夜黑透了,几个大男人才帮忙把菜品搬到沙滩上的长方形烛台上,一序排的烛火在夜空中发着微弱的光,借着月色朦胧。

    庞礼还准备了烟花和供女孩儿们玩的烟花棒,烛台旁边堆了几捆树干,燃着星火。

    女孩们都特意打扮了一番,穿着裙子高跟,一齐走来时美得像天宫的仙女。

    穆矜的眼里只有穿着薄荷绿薄纱仙女裙的小公主,小公主一步两步蹦到他身上,不顾众人在否,亲了亲他的唇。

    吃饭前,尤莓吟还缠着穆矜给她拍手拿烟花棒的照片。不知是尤莓吟长得实在好看还是穆矜拍照技术好,这照片尤莓吟是越看越满意。

    “矜宝,咱们俩拍一个。”

    穆矜不舍得拒绝小公主的任何一个请求,两人走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嘴对嘴拍了张照片。星星盘旋在黑漆漆的夜空,海水静谧的蓝,男人完美的侧脸,尤莓吟突然有点不舍得发上去了,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这么帅气的穆先生,还是做自己的屏保比较好。嗯,顺便把她男人的手机屏保也换一下。

    庞礼在另一头已经放起了烟花,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一闪而过,照亮了整片岛屿。

    尤莓吟趁着烟花的炸裂声,痛痛快快地朝天喊了句“穆矜,我喜欢你!”,这句话瞬间被烟花埋没,却像流星划过了穆矜的心。

    穆矜看着小公主的俏颜,他想,大概一辈子也不舍得忘了今夜。

    等大家都玩累了,晚宴才真正开始了。

    穆矜作为东道主,邀大家举杯迎他的侄子侄女回国,不得不说,成熟的男人就比青涩的毛头小子多了许多魅力。

    穆矜的脸本身就像是禁欲的王者般,加之其成熟清贵的魅力,能生生把人的魂魄勾去,和一旁的邵楠还真的是有很大的对比。

    邵楠虽也帅气,终究少了几分世俗磨炼的气韵。

    一晚上,尤莓吟和夏允珊接受了来自几乎所有人的夸奖,这顿饭做得极得一群人的心意,最后几乎是空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