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南南
    穆矜因为工作的原因要提前回去,尤莓吟来了亲戚不方便玩水也跟着回去了。

    结果大家都说也玩尽兴了,纷纷回去工作了。

    尤莓吟虽身体不舒服,但还是想时时刻刻赖在穆矜身边,可陪穆先生工作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小公主和穆矜的日常对话都是:

    小公主:矜宝,工作结束了吗?

    穆矜:快了。

    小公主:那什么时候陪我出去玩?

    穆矜:工作完。

    小公主:那什么时候工作完?

    穆矜:快了。

    好在某天中午,两人正在楼下餐厅吃饭时,尤莓吟接到了一通电话,打乱了日常陪穆先生工作。

    “喂喂喂,姐姐,快来接我。”

    尤莓吟故意看了看通话显示-未知,又抬眼看了看正在优雅吃饭的穆先生。

    “南南?你拿谁的手机打电话呢。”

    南南奶声奶气说:“门口保安叔叔的,姐姐你快来接我,南南一个人很可怜。”

    尤莓吟这才假装放心追问:“干嘛呀,你在哪儿呢!”

    南南慢条斯理道:“南南在幼儿园门口。”

    尤莓吟瞧着时间也不是幼儿园下课的时间,佯装一本正经地教育:“那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好孩子是不能逃课的。”

    南南又道:“今天亲子活动,爸爸妈妈忙,都不来接南南。”

    尤莓吟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想起了小时候顾左言还不是她继父时,她上下学都是司机来接送的,回到家父母也在忙,只能自己一个人和满屋子的芭比娃娃玩。虽然她是在和南南串通演戏,但还是有些莫名悲伤。

    “行吧,你到幼儿园门口找个地方坐着,姐姐马上就来接你啊!”

    尤莓吟挂了电话,抱住了旁边的穆矜,脑袋在他的西装上蹭了蹭。

    “矜宝,你知道我有个弟弟吧?南南今天上亲子课没人陪,让我去接他,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穆矜刚用完饭,用纸巾擦了擦嘴角,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贵族的气息。

    “好。”

    尤莓吟蹭进穆矜怀里,亲了亲他的下巴。

    “你对我最好了。”

    穆矜托着小女人的屁股:“你和南南串通,不就是为了让我带你出去玩吗?”

    尤莓吟脸一红:“你都猜到了啊!”

    穆矜拧着尤莓吟的小脸蛋儿:“我还不知道你?”

    小公主大概不知道,她实在不擅长说谎,眼珠子一个劲儿地转,穆矜这种商场老手怎么会看不出。

    谎言都被拆穿了,脸都丢了,尤莓吟直接咬着穆矜的嘴唇,问:“那你还带我出去吗?”

    说实在话这些天穆矜的确很忙,去海岛那几天堆积了很多文件,许多工程需要他亲自批阅,但他没想到小公主能这么乖地陪了他好多天,在一旁监督他多喝水,忙累时还帮他按肩,俨然一个二十四孝女友。

    “你这么乖,当然要带你出去玩一下。”

    尤莓吟开心极了,抱着穆矜的脖子蹭了许久。

    穆矜和尤莓吟腻歪了会,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南南已经蹲在草丛旁边唉声叹气了。

    尤莓吟一下车,他的火眼金睛就瞄到了。

    “姐姐!”

    尤莓吟心情好的时候看这个小团子心情也莫名的好,顺手把他抱了起来,转了一圈,又惊奇的发现,这个宝贝蛋又胖了一圈。

    小团子自然也看到了从驾驶座下来的男人,蹬了蹬小脚从姐姐的怀里下去,跑到穆矜身边。

    “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吗?”

    穆矜失笑,抱起了小团子。

    尤莓吟拍了拍小团子的屁股,凶道:“尤时休,喊姐夫!”

    南南侧着头看了眼自家凶巴巴的姐姐,大眼倪了倪穆矜,轻声道:“哼,姐姐凶,嫁不出去。”

    穆矜彻底大笑。

    尤莓吟脸一红,娇嗔地看了眼穆矜,转眼看向南南时满是凶狠,要不是南南都习惯了肯定会被吓哭。

    两人带着南南去了附近的商场吃儿童餐,别看南南人小,但他食量真的不小。

    一份儿童餐里含有主食,面食和甜点,他都吃不饱,幸亏吃相还不错,整个人蠢萌蠢萌的,不然尤莓吟真的要被丢脸死。

    当着小孩儿的面儿,尤莓吟也没羞没臊地靠在穆矜身上撒娇,说是等会要他陪她去楼上逛街。

    南南吃饱饭,看着姐姐说了句羞羞脸。

    南南在二楼的儿童乐园门口就移不开脚了,待在门口怎么也不愿走。

    尤莓吟又没这个耐心陪他去滑滑梯,毕竟她是个坏心眼姐姐,两个人在门口僵持着,穆矜都觉得有些无奈了。

    “去嘛去嘛姐姐,南南要玩!”

    “不去不去,小心我把你卖掉。”

    “啊!姐姐我都要哭了,你让我玩一会儿嘛!”

    尤莓吟可是被吓大的,南南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伎俩她还不会走路时就不玩了。

    最后还是穆矜打了个电话喊助理来陪南南玩,尤莓吟才心满意足地牵着穆矜的手逛街。

    陪女人逛街这种事,穆矜只陪过妈妈和外婆,每一次他都觉得很累,女人的购买力简直是超乎男人可以理解的范围。

    但陪小公主逛街,他竟然觉得还挺有趣的。小公主买东西时挑三拣四的表情真的很可爱。

    “你觉得这双鞋好看吗?”

    尤莓吟指着一双鹅黄色的细高跟,鞋面平滑质地清亮衬得肌肤雪白。

    “嗯。”

    尤莓吟嘟囔着嘴:“可是这跟太细了,很容易崴脚。”

    穆矜道:“那就买别的。”

    尤莓吟又转头盈盈一笑:“不过你说这双鞋子好看那我就买了,只穿给你看。”

    穆矜嘴角微翘,明明就是小公主自己喜欢。

    两人路过一家内衣店,尤莓吟奸笑地拉着穆矜进去了,男人一般在逛内衣店时都会不太自然,穆矜也不例外。

    尤莓吟却很开心,要是穆矜很淡定的话那就是陪别的女人逛过很多次了。

    尤莓吟瞧着穆矜的耳根子有些红,忙在他耳边问道:“矜宝,你陪别人逛过内衣店吗?”

    穆矜顿了顿,道:“嗯,陪我妈和外婆逛过。”

    尤莓吟吃惊了:“你真孝顺。”

    那可不是嘛,现代男人谁会陪自己的长辈逛内衣店,看来她的未来婆婆还是需要谨慎对待的。

    “你喜欢红色的还是黑色呀!”

    尤莓吟拿了两件内衣在胸前笔画,对着穆矜快速眨眼睛。

    穆矜嘴边噙着笑,道:“你喜欢就好。”

    旁边的导购立刻上前服务,先是夸赞了男朋友贴心,又夸了尤莓吟身材怎么怎么好。

    最后尤莓吟被夸得天花乱坠,将所有新款都买回家了。

    逛完街后,三人在一家德国餐厅吃了饭,尤莓吟和穆矜就准备将小团子送回家去。

    车停在尤宅门口,小团子自个儿乱蹦乱跳地进去了。

    尤莓吟本来准备和穆先生在车里kiss goodbye,今晚在尤宅歇一晚。可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意乱情迷,到最后尤莓吟甚至都跨坐在了穆矜的腿上。

    “宝贝儿,和我回家?”

    男人性感嘶哑的声音在尤莓吟耳畔低吟,简直就是催情的毒药,

    尤莓吟听过好多人喊她宝贝,唯独穆矜的这一句宝贝把她迷得七荤八素的。

    “穆矜。”

    尤莓吟低声吟唱着穆矜的名字,想着小日子也干净了,她也实在舍不得穆矜。

    “嗯?跟我回去,好吗?”

    穆矜贴在尤莓吟的肩上,哑声询问。

    尤莓吟知道自己要是点头了,他们之间就会有进一步的进展。

    “会不会,太快了。”

    穆矜没回答,只是吻着她的颈,细细吸食,尤莓吟甚至有些情动地在他身上磨了磨。

    “阿吟”

    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般悦耳,尤莓吟抱着穆矜的脑袋低声呢喃。

    既然相爱,又有什么不可以。

    “别在这儿,咱们回家。”

    穆矜回过神,替尤莓吟擦了擦唇,声音里带着些许情丝:“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