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城主家的中二病尤物 第二十六章 你喜欢什么味的
    两人在车里平复了一下才开车离去。

    路过一家便利店,穆矜将车停了下来,尤莓吟还沉浸在情海里无法自拔,眨眨眼看向穆矜。

    穆矜低笑,小公主的表情可爱至极,就像在问“怎么还不回家?”。

    穆矜附在尤莓吟的耳边,魅惑的嗓音低声道:“你喜欢什么味儿的?”

    尤莓吟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穆矜,过了一会儿,满脸通红,就是不吭声。

    穆矜在她脸上偷了个香吻,道:“那就买草莓味的。”

    尤莓吟听闻更加脸红,不禁联想到当日在穆矜放映室里看到的草莓抱枕,穆矜是有多喜欢草莓呀!

    穆矜很快就回来了,手提着一大袋东西,尤莓吟羞得根本没脸看。

    穆矜一路开车向城中,明显不是去城堡的路。

    “不是回城堡吗?”

    穆矜单手开车,一只手握着小公主软软的手掌,轻轻磨蹭。

    “城堡人太多,我带你回我们两个的家。”

    尤莓吟听到“家”这个字就一阵心暖,安静地靠在车脊上,想着等会要做的事。

    待两人到了城中的公寓,上了电梯就吻得难舍难分,一直缠绵到门口。

    穆矜拿着尤莓吟的手教她输了遍密码,尤莓吟一阵心动,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公寓大小或装修,两个情动的人已经无心其他,只顾着消磨彼此。

    两人一路吻,衣服也散落了一路,待尤莓吟被轻轻地放在床上时,她眼里已都是星星点点的光,散着无边的媚意。她此刻身上只剩下了一件薄薄的黑色蕾丝内衣,光洁的腹部和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炙热的空气里。

    尤莓吟抵着男人进行下一步,羞涩道:“先洗澡。”

    穆矜知道这种事就像品红酒一般,藏得越深,埋得越久,入口时的滋味就越让人难忘。他有这个自制力,拍了拍小公主的屁股,让她进去洗澡。

    在小公主洗澡的时候,穆矜也快速冲了一把凉。

    尤莓吟在洗澡时平静了下心情,换上今天新买的蕾丝睡裙,这睡裙像是为她专定的,合身极了,该露的地方一点儿也没有遮掩,尽显女人姣好的身姿。

    在镜子前给自己加油打气,推门出去,只剩勾人的气息,哪还有半点青涩。

    穆矜在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床头,腿上搁了一台笔记本。

    尤莓吟无声无息地走到穆矜身后,一把将他的笔记本合了起来,手环着他的脖子,沐浴露的幽香充斥着这个房间。

    穆矜将笔记本放到一旁,转头看向小公主,眼神里大有深情,大掌环住她的腰,在她腰间的软肉上轻轻磨蹭。

    “准备好了?”

    尤莓吟羞于回答,直接吻上了穆矜的唇,急不可耐地攀附到他身上,力气之大足足让穆矜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尤莓吟情动间听见男人悦耳低沉的欢笑,生气地咬了咬他的肩。

    情雨伴狂风骤雨,朦胧间,尤莓吟已经丢了魂魄,只觉得这床着实很柔软,像躺在一片云朵上。

    “阿吟”

    尤莓吟在朦胧间甚至还听到男人的牙咬开小雨伞包装时性感的声音。

    穆矜虔诚地吻着小公主的唇,从上到下都吻了个遍,直到听见小公主难耐的低吟,才在她耳边絮絮道:“放松,宝贝儿。”

    一声痛呼被吞入肚腹,船晃

    清晨第一缕阳光根本不足以喊醒累晕的尤莓吟,她只轻轻微哼,人就被抱了起来,嘴边递来了一杯温水,她就像是雨后逢甘霖,一咕噜将一整杯水都喝光了。

    男人细细的吻落在她的眉间,她极力睁开眼,男人放大的脸庞比之以往多了柔和,眼神眷恋。

    尤莓吟想起来,可微微一动,身体就像是运动后不拉伸般酸疼,尤其是两股间,撕裂般的疼。

    “穆矜,我疼”

    小公主软软弱弱的娇呼让穆矜心一软,只想拖着她在来一次,可他也知道,小公主初识人事,柔嫩的花瓣儿承受不来第二次狂风暴雨。

    “乖,我帮你上药。”

    尤莓吟躺在床上,睡意朦胧间感觉自己的腿被轻柔地分开,一丝薄荷凉爽,疼痛缓解了许多,这才又没心没肺地睡了过去。

    再一觉醒来,窗外的阳光便没有那么刺眼了。

    尤莓吟愣愣地直起身,看着床边很干净,自己身上也是清清爽爽的。穆矜就坐在沙发上敲打着电脑,他微微抿着唇,高挺的鼻梁挡了一半阳光,像是神谛般的男人。

    穆矜很快就接收到小公主缠绵的眼神,嘴角微翘。

    “醒了?”

    尤莓吟笑得不见眼,对着穆矜撒娇:“人家要抱抱。”

    穆矜朝她这里走来,伸手便像抱孩子一般托着她的臀抱了起来。

    “矜宝!”

    尤莓吟的小脸在穆矜的脸上蹭了蹭,她真的好喜欢这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好喜欢。

    待尤莓吟被穆矜服侍着刷了牙洗了脸,她才细细地观赏起这套公寓。

    公寓很大,虽然比起城堡里小了不少,但也足足有差不多有五百平米,他们昨晚睡的卧室就很大,但装修精简,很符合尤莓吟的审美标准。

    “你怎么想到会在这儿买房子?”

    这套公寓本就是穆矜名下的众多房产之一,要说这套房子有什么奇特之处,那大概就是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心上”,小公主是他心上的宝,住在这儿还真的是名正言顺。

    且这块地处在城中,离公司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方便他们俩生活,城堡虽好,但离得还是太远,周末回去住还差不多。

    “喜欢吗?”

    穆矜从后面拦着尤莓吟,带着她参观他们的爱巢。

    “喜欢,我们以后都住在这里吗?”

    尤莓吟兴奋地看着穆矜,亲了亲他的脸。

    “嗯。”

    尤莓吟紧紧地抱住穆矜,道:“这是我们的家,我会好好珍惜的。”

    从小到大,尤莓吟最憧憬的就是能有一个自己的家。父母离婚后,尤家虽有她的亲人可到底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家了,顾左言再好也难以完全满足尤莓吟对于家的渴望。

    她想要和自己的爱人有个属于他们俩的家。

    穆矜搂着小公主的腰,两人鼻尖相对,狠狠地蹭了蹭对方。

    两人缠绵了一会,在沙发上休息。尤莓吟瞅着客厅很是满意,有她喜欢的毛毯和青瓷器,颜色搭配看着也很舒服。

    穆矜咬着小公主的耳垂,道:“明天和我一起回法国?”

    尤莓吟都差点忘了,穆矜可不是刚从法国回来的嘛!那他的家人都在法国?

    “明天?去干嘛呀?”

    穆矜亲了亲小公主的眼,将她搂得紧紧的。

    “穆氏企业主业在法国,有些细节还需要处理,和我一起去,忙完我带你去玩。”

    尤莓吟眼睛亮了亮,她虽然把法国基本都玩遍了,但她还是很期待能和穆矜一起旅游的。

    “好,你要说话算数。”

    穆矜啄着小公主的唇,含糊地应了一声,两人又吻得难舍难分。

    尤莓吟半推半就,娇软着嗓子:“还疼着呢,别来了。”

    昨夜狂风可算是把她这朵娇嫩的花骨朵给摧残坏了,她现在是在风雨里摇曳,可不敢把花瓣儿都弄掉了。

    “还疼?”

    穆矜伸手探进了小公主的裙里,还得小公主害羞地埋在他胸膛里。

    “还肿着,你还真是娇嫩。”

    一句玩笑话有些登徒子的意味,偏生从穆矜这样极品的男人嘴里说出来都是浓情蜜意。

    尤莓吟蹭着穆矜的脖子,乖乖地坐着不动,以示自己的乖巧。

    “你抱抱我就不疼了。”

    两人搂搂抱抱,好不亲热,顾念着小公主的身体,穆矜只能亲亲解馋了。

    尤莓吟是没想到,看上去这么禁欲的男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