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教你学做人求票
    这让楚天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敢如此来叫嚣,于是来到大殿,正好看到一个半百的中年男子,实力在金丹大圆满,双手靠背,那胖胖的西瓜头却有一双小小的鹰眼以及那红光满面的脸孔在反光下,犹如要冒出油一样。

    不仅如此,这人此刻还趾高气昂的对着周围天云宗弟子喊道,“你们少宗主呢?怎么还不出来啊?有你们这样对待使者的吗?”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而楚宗主一脸凝重的问道,“这位使者,不知道你找天儿有什么事。”

    那人白了一眼,“我找什么人,跟你有关系吗?”

    楚宗主没想到这人这么狂,然而就这时楚风从殿外冰冷道,“当然有关系,因为他是我爹!”

    那人转身看到楚天却一点不畏惧道,“你,就是楚天?”

    “是!”

    对方立马释放出气息,显示自己是金丹大圆满,同时还一股高高在上的样子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下!”

    可楚天速度非常快,突然就来到他面前,只是轻易一拳,就直接把他震飞了。

    在场的人震惊失色,而那人怒骂,“混蛋,你攻击我做什么!”

    “叮~气怒值1”

    楚天冷笑,“你介绍自己前,先给我爹道歉。”

    楚宗主听到这个赶紧说道,“天儿,算了。”

    那人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尘,可还没站稳,楚天却说了句,“爹,我是在教他做人的道理!”

    对方气说,“什么?你教我做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叮~气怒值1”

    楚天调侃笑说,“爷爷教育孙子,难道要管孙子是谁吗?”

    对方怒气,“我可是风云盟外派使者,白信,平常三流宗门的宗主见到我,都得客客气气的,你一个不入流宗门的少宗主,也敢打我,信不信我回头就让风云盟把你灭了!”

    “叮~气怒值1”

    可楚天冷笑一声,脚下烈焰鞋再次提速,一下就来到那人身前,那人大惊失色,再次被震飞,这气得那人大吼,“我要杀了你!”

    “叮~气怒值1”

    楚天却一脚一踢,然后剑指着他额头笑说,“杀我?那看你有没能力爬起来再说!”

    白信双眼通红怒目道,“你,你死定了!”

    “叮~气怒值1”

    楚天一剑下去,直接废了他丹田,白信惨叫连连,最后疼得汗流满面委屈道,“我只是来送信的!”

    楚天这才收起剑笑说,“送信还敢这么嚣张?谁给你的胆子?”

    对方立马吓得慌了起来,“我,我错了!”

    “说吧!什么目的!”

    白信此刻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颤抖的看着楚天,“盟主让我给你带信,说让你们天云宗代替天星宗加入我们风云盟。”

    这话一出,大家都诧异起来,楚天也是费解的笑问,“让我们天云宗加入?怎么?你们不打算报复我们吗?”

    白信结巴道,“风云盟里总是有一些宗门被灭,一些宗门又崛起,所以我们风云盟的政策是,只要达标的不入流宗门就可以成为三流宗门,加入我们风云盟。”

    可楚天听到这么回事后调侃起来,“加入你们联盟,有什么好处?如果没有,我加入做什么?”

    白信慌张道,“风云盟之内的任何宗门有规定不得互相斗殴,否则会受到制裁,而且还有最重要一个,风云盟每年会从所有宗门中选拔出三人,送往南天书院。”

    楚天听了这么多,只对最后一个有兴趣的问道,“南天书院?什么地方?”

    “自然是我们南天国京都第一书院,据说里面有很多厉害的法术,什么天级,玄级都是随处可见。”

    楚天却笑着调侃,“即便我不加入风云盟,以我的能力也可以去南天书院。”

    白信立马说道,“不,不可能的。”

    “为什么?”

    “南天书院下过命令,每年只从我们风云盟取三人,而其他的则由一些大家族,或者一些一流,二流宗门推荐,其他没背景的人,是没资格进去的。”

    楚天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白信看到楚天依然不为所动后说道,“我们风云盟可是有很多年了,每年各大三流宗门都会上交一定数量的灵石,以及一些好东西,所以风云盟里有很多好东西,只要你有能力,就可以得到你应有的奖励。”

    看到白信这信口开河的样子,楚天怪笑,“我看你就是想引我去你们风云盟,是吧。”

    白信赶紧拿出一邀请函,“这,这是盟主让我给你的。”

    楚天看了下邀请函,上面说五日后在风云盟的总部风云山相见,而且只能自己一个人去,这让楚天忍不住笑道,“这是诏安的意思吗?”

    白信吓得摇头,“不,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是被教训前,白信肯定会说诏安之类的,可现在他修为被废,哪敢吭声,只求能活下来,而这时楚宗主来到楚天耳边嘀咕道,“天儿,这个南天书院,我觉得,你可以去去。”

    对于贵族和有背景人的书院,楚天才没兴趣,所以笑道,“爹,不去那里,我也可以学到厉害的法术。”

    楚宗主叹道,“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楚天看到楚宗主神色感觉不对劲后,看向白信,“走吧,还愣着做什么?”

    白信吓得起身跌跌撞撞离开这里,而楚天让人整理一下现场后就跟着楚宗主来到了楚宗主的卧室。

    而这卧室,楚天已经好多年没来过了,按照这身体的记忆,还是停留在她母亲离开前时的。

    这让楚天也不由触景伤情,在那里四处摸了起来,而楚宗主拿出一个盒子叹道,“这是你娘走前留下的遗物。”

    楚天好奇看着一个大木盒不解,“爹,你以前好像没给我看过吧。”

    楚宗主两眼略有些红的说道,“我以前不给你看,是怕你冲动,可现在你长大了,也有一定本事了,我觉得,该让你知道真相了。”

    楚天有种不祥预感,而且他猜测肯定跟这个南天书院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