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被迫的福利?求票
    在血琴周围则站着一群身穿兽皮,带着头套的男子。

    其中在这些男子背后不远处一特质的木藤椅上则坐着一青年。

    只见他眉头是紫色的,额头更是绑着一条黑色丝巾,同时头发也是一把紫色马尾一样在那摇摆着。

    不仅如此,这青年身穿的黑色衣服,犹如忍者一样笑意浓浓盯着血琴。

    “血姑娘,我知道你身上很多地方都是毒,所以呢,我现在这些人都为你特别准备的,这样你的毒就无法碰到他们肉身。”

    可血琴此刻透过面纱虚弱的怒道,“高熊,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毒?”

    那个叫做高熊的青年怪笑,“我们毒龙门的三大奇毒之一,红清香!”

    血琴大惊,“什么?难道是那个?”

    高熊哈哈大笑,“没错,天下第一浪药!一旦中了后,半个时辰内会全身无力,直到你软到在地上,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不仅如此,还会看到男人就想拥抱。”

    血琴闷哼一声,然后引动体内力量,打算自爆也不让高熊得逞。

    可是血琴却发现自己连自爆的力量都无法凝聚后大惊,“这。”

    高熊啧啧笑说,“想自爆?不好意思,这个毒呢,还有一个大特点,在你彻底变成无力前,是无法蓄力的,更别说自爆了!”

    血琴听到这话不甘心怒道,“我血幽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高熊却冷笑,“今天我把你享受完了,你也就死了,你觉得会有人知道吗?”

    血琴顿时失望不甘,然而这时一声音笑道,“谁说没人知道的啊。”

    众人立马看向树林,他们没想到有人靠近他们都不知道,而这时从树林里走出一人,正是楚天。

    血琴看到楚天犹如看到希望一样激动道,“是你。”

    可那些人看到楚天却哈哈大笑,高熊更是笑说,“怎么?你们认识?”

    楚天笑了笑,“当然认识。”

    高熊却调侃,“小子,别说你筑基,就是你金丹大圆满,我都可以让你立马化成灰烬!”

    楚天一脸‘害怕’的样子,“你这样说的我好害怕啊!”

    高熊看到楚天还敢跟自己对呛后冷笑,“来人,把他解决了”

    “是。”

    这时一金丹大圆满的人走了过来,可楚天却笑说,“一个就算了,还是全部一起来吧。”

    那些人看到楚天口气这么大,立马激怒了几个人跑了过去,可楚天轻易一剑,就把他们全部就地解决,只留下一具具尸体。

    这可把众人震住了,那些身穿兽皮的人,各个开始后退,而那个高熊,也是唯一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

    他刚开始还不把楚天当回事,可现在却皱眉,“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天笑眯眯问道,“怎么?现在惦记着问我什么人了?”

    高熊起身冰冷道,“我毒龙门的事,你最好别插手!否则我会让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哦?是吗?那我倒是看看你怎么让我死的。”

    高熊只好怒目道,“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不知道我的厉害!”

    随后高熊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放到地上,瞬间这盒子爬出很多黑色蜘蛛,而且这些蜘蛛还闪烁着褐色光芒。

    看到这个的楚天还以为是什么灵兽,而血琴却大惊喊道,“小心这些鬼毒蜘蛛!”

    “鬼毒蜘蛛?”

    楚天还没明白回事,瞬间这些蜘蛛包围楚天,同时一下喷出无数丝,把楚天整个人笼罩在内。

    而那个高熊在外怪笑,“小子,鬼毒蜘蛛厉害的不是这些丝,而是丝上的毒。”

    可这话音刚落下,楚天就大喝一声,“烈焰焚烧!”

    这时楚天周身突然火焰散开,如果仔细看,能发现这些火焰从烈焰甲上爆发出来,瞬间那些丝还有那所谓的蜘蛛全部变成灰烬。

    留下目瞪口呆的众人,而血琴也惊呆了,楚天却笑说,“烈焰焚烧,恩,这个法术不错!”

    高熊这才回神怒道,“可恶,那可是我的宝贝,我要杀了你!”

    “叮~气怒值1”

    楚天却笑了笑,“哦?就你们?”

    “可恶,大家给我上!”

    “叮~气怒值1”

    那些最后剩下的人一窝蜂过去,然后打出各自的攻击。

    可楚天的剑已经出手,又再次把他们轰炸成渣,尤其已经有吧转金丹的楚天非常可怕。

    随便一剑打出的剑法,都是金丹大圆满甚至元婴初期的爆发力。

    看到这里的高熊一步步后退脸色难看,“可恶,你等着!”

    只见高熊转身要走,楚天却一个飞云步后面跟上,然后身后打出一剑气,当场那剑气击穿高熊,高熊身体炸碎。

    楚天以为对方这就死了,可对方的元婴突然化成一只黑鸟飞向天空消失。

    “靠,这是什么法术?”

    在那里摇摇欲坠的血琴吃力道,“那是毒龙门的元婴兽变术!”

    楚天不是很懂,但是血琴却突然倒下,楚天赶紧冲过去,发现她胯下流下一滩血,楚天大惊,“不会吧,来大姨妈了?”

    血琴此刻感觉浑身无力的问道,“什么大姨妈?”

    楚天立马摇头,“没,没什么!”

    也就这时血琴突然一手抓住楚天,然后两眼祈求的看向楚天,“杀了我!”

    “啊?杀了你?”

    “恩,我现在浑身发烫,我知道这毒快要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所以你赶紧杀了我,让我有尊严的死!”

    楚天哪里舍得的说道,“你别急,我看有没办法帮你解毒!”

    血琴虚弱道,“没用的,那毒已经渗透到我体内,除非有解药,否则无法解除的。”

    楚天可不信,赶紧把她抱到怀里,然后拿出一瓶瓶丹药,随后放到嘴里嗑了起来,看在眼里的血琴吃惊道,“你疯了吗?”

    楚天没管对方所说,而是吞下去后,赶紧往这血琴体内注入灵气,可血琴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越来越重后说道,“没用的,这毒,不是靠灵气就能稀释的。”

    楚天急道,“为什么?”

    血琴吃力解释,“红清香,是一种浪药,到达半个时辰就会达到巅峰,最后虚脱而死,如果不能在这半个时辰内服用解药,是没用的!”

    “不会的!一定有办法!”

    楚天坚定起来,然后在那左思右想,最后拿出迷雾珠,血琴好奇问道,“你这是?”

    “那里面有两位前辈,看看他们有没能力帮你逼毒!”

    血琴犹如看到希望一样,而楚天赶紧带着她进入迷雾珠,找到那两位老人。

    当他们听闻了楚天的叙说后,阵法邪星怪笑,“我们可以压制她的毒,但是无法真正解毒。”

    炼器狂风恩声,“没错,不过只能压制一个月,要是一个月内,你找不到圣医门的铁医王,那么她就没救了!”

    楚天跟血琴都吃惊了,但是现在能有一个月的时间,楚天也不管了,赶紧说道,“一个月就一个月吧。”

    阵法邪星跟炼器狂风对视一眼后两人对楚天说了差点让他爽翻天的事。

    可血琴却脸色大变,“什么?真要这样吗?”

    阵法邪星一本正经的对血琴说道,“到时候我跟田老头一起发功,但是呢,需要有人在你伤口处吸残余的毒,而你这个伤口,貌似在你大腿内侧吧!这个你只能跟这小子商量了,问问他干不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