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新能力,经验滚滚来加更
    “叮~炼化成功”

    楚天瞬间跟这个看似怪异的钥匙有了某种联系,当他心念一动,瞬间感受到脑海里多了一张图。

    这图就犹如玩游戏一样出现的迷宫图,而且在这迷宫图很远的某个地方有白光在闪。

    “这什么?玩迷宫游戏吗?”

    楚天诧异起来,直到整个人有些困,他这才收回意念暗叹,“怎么会这么累?难道是因为这个钥匙缘故?”

    好奇的楚天,又尝试意念一动,随后又再次吃力的退出来倒吸一口气,“估计每次只能偷看几秒钟吧。”

    只是楚天有些不解这个钥匙出现的迷宫图是什么意思,还有上官微微为何要给自己这个。

    在那里思索片刻,实在想不通的楚天只好收起钥匙,然后开始五星灵器符文雕刻。

    一天后,楚天就已经从之前积累的经验加持到五千万,不过楚天也有些虚弱,毕竟这连续不停的雕刻符文,可是需要消耗精神和体力的。

    但是他此刻非常激动,因为可以提升修为了,只见他高兴道,“升级!”

    “叮~恭喜宿主升级到18级,金丹后期,初级千尊魔甲达到十四层,初级吞噬系统开启,下一级需要一亿经验升级。”

    修为,千尊魔甲,升级经验,楚天都可以不在乎,倒是那个初级吞噬系统吸引了他。

    “看看这初级吞噬系统有什么用。”

    初级吞噬系统,可以吞噬别人的修为转化为经验,转化率百分之一。

    “什么?吞噬修为转化经验?我去!这太逆天了吧!”

    楚天已经震惊起来,本来还愁学习一些法术和提升修为需要大量经验,此刻这吞噬系统简直就是送来的福利。

    不过楚天好奇这百分之一是什么意思,仔细研究后才知道。

    原来每个人的修为可通过鉴定系统进行鉴定经验值大小,而这经验值完全被吸收后的百分之一才能转化到宿主身上。

    这让楚天大喜,他赶紧找到鲁护卫,把前一天雕刻好的灵器都交给了他,同时偷偷开启鉴定系统。

    “叮~鲁安,修为元婴大圆满,经验值十亿,友善,不可吞噬。”

    楚天整个人暗叹,“十亿的百分之一,就是一千万经验,要是吸收十个元婴大圆满,我岂不是直接一级了?”

    这可把楚天乐的,尤其经验值还能用来学习厉害的法术,一想到这里,楚天整个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鲁护卫不解的看向楚天,“楚兄,你怎么了?”

    楚天立马回神笑说,“没,没什么。”

    鲁护卫这才有些郁闷道,“你没什么,我倒是有事。”

    楚天收起笑容好奇道,“什么事?”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出手五星符文灵器,导致价格变低了。”

    “价格变低了?什么意思?”

    鲁护卫解释道,“以前五星符文灵器很难雕刻,而且一个人需要好多天才能雕刻一件,你却一口气一天能几百件,使得以前能十倍价格卖的五星灵器,现在只能卖两倍。”

    楚天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供过于求导致的。”

    “供过于求?”

    “恩,就是以前稀缺,现在太多了,所以价格就低了。”

    鲁护卫显然对市场行情不是很了解,而楚天想到自己有吞噬系统了,以后也不需要这样疯狂雕刻灵器来赚经验,所以笑了笑,“那行,这几百件灵器,你等市场高的时候再甩出去,现在先别卖了,我也暂时不雕刻了。”

    “不雕刻了?”

    “恩,还剩下几天,我准备下就回书院。”

    鲁护卫知道楚天要参加野外试炼的,所以他听了楚天的话后微微说道,“竟然你打算回去,那我替六皇子把一些话先跟你说一说。”

    “六皇子?”

    “恩,六皇子之前跟我说,他的探子已经发现九皇子的人带了不少人离开了城里,去向不明,如果没猜错,可能会去你试炼的地方对你下手,不过也许是其他事。”

    楚天一听乐了,“他们敢来,我一定让他们后悔!”

    看到楚天一点不担忧的鲁护卫楞了,而楚天收拾心情告别了他后就离开了六皇子府邸。

    可刚踏出皇子府,楚天就看到远处有一行熟人。

    “嘿,野人,你好啊。”

    楚天忍不住就上前调侃,而这些人,正是天香第一楼的。

    为首的乃铁右臂,只是楚天好奇他们为何在这里,难道监视自己不成。

    至于这个铁右臂板着脸,“走。”

    “去哪?”

    “小姐想见你,让我等也要等到你!”

    楚天两眼放光激动笑说,“才一天,她就想我了?”

    铁右臂瞪眼道,“别侮辱我小姐!”

    “叮~气怒值5”

    楚天嬉笑,“说笑的,都是自家人,生什么气!”

    “谁跟你自家人!你给我走开!”

    楚天只好笑说,“那我走开了。”

    铁右臂气急,“跟我走!”

    楚天看着这被气得不行的野人怪笑起来,直到来到天香第一楼那三层阁楼。

    当楚天从二楼冲上三楼时就来了句,“怎么?美女,这么快就想我了!”

    这时映入眼前的是上官微微在那看着一卷轴,而且双手展开盯着卷轴好一会后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来吗?”

    “肯定是想我了呗!”

    上官微微转头两眼盯着楚天,“你能正经点吗?”

    “我很正经啊!”

    上官微微咬了咬牙放下卷轴,然后盯着楚天,“说吧,你是不是把那钥匙给完全炼化了。”

    楚天诧异看向她,“你怎么知道?”

    “这钥匙,是开启一个仙墓的钥匙,当初我拿到它,炼化了整整几年都无法炼化成功,但是至少在上面留下了印记。”

    楚天瞬间明白笑道,“所以你就丢给我,看我有没办法弄开?”

    “我本来也只是试试,结果才一天不到,你就做到了。”

    上官微微边说,边怪异盯着楚天,而楚天笑说,“想知道为什么?”

    “当然。”

    楚天几个跳跃来到床上笑说,“来,给我按摩下,顺便跟我说说这钥匙和那个什么仙墓,都是这么回事。”

    “你!”

    “上官小姐,你的手艺很不错,赶紧呗!”

    上官微微只好忍着怒气继续给楚天按摩,然后自己一一解释这钥匙跟仙墓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