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没胆量就别装逼加更
    苏梦昔立马急了看向杜明,“师兄,你这什么话。”

    杜明却笑说,“师妹,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无非就是想靠近你,我看你还是远离他,如果你狠不下来,交给我,看我怎么把他赶走。”

    苏梦昔还没说话,杜明就盯着楚天,“小子,我不管你有多不甘心,告诉你,她是我师妹,我就不会让她跟你这样的人一起,你还是赶紧收拾心情走吧。”

    楚天却诡异一笑,同时对系统下令,“鉴定!”

    当楚天开启鉴定之心时,说明他已经不想听眼前的人废话,唯有解决他才是最直接的办法。

    “叮~杜明,元婴后期,普通怪,经验二亿,完全吞噬需要五秒,可获得两百万,击杀只能获得二万,带有敌意,可吞噬。”

    然而杜明看到楚天还在发呆后皱眉,“小子,别这么死皮赖脸。”

    楚天却微微一笑,“我不是不走,而是要帮苏姑娘做事,如果你觉得你有能耐,那你去做。”

    杜明调侃,“有什么事你能做,我不能做的?”

    楚天笑看苏梦昔,“苏姑娘,你给他说说吧,不过我看他肯定也没胆量接。”

    杜明还真不把楚天当回事的笑看苏梦昔,“师妹,说,他能做的,师兄也一定能完成。”

    苏梦昔脸色尴尬,“他要上第九层,杀雷无极!”

    杜明听到这个,脸都黑了,还两眼瞪大,“什么?第九层?就他?别听他吹了。”

    楚天看到对方那神情怪笑,“怎么?怕了?有本事你也去啊,前提你有这个胆量。”

    杜明打死他也没这个胆量,可为了博取苏梦昔的心,他硬着头皮哼道,“小子,搞得好像你真能杀到第九层似的。”

    楚天笑眯眯,“那我要是杀到第九层,你是不是收拾心情滚远点?”

    杜明来气道,“你要是能杀到第九层,我这命都可以不要送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说话不算话!”

    “那是,我师妹作证。”

    杜明此刻是骑虎难下,再加上他知道一旦楚天去参加生死决战,那肯定必死无疑,不管如何,自己都是赚了,所以才毫不犹豫决定了。

    可苏梦昔却急了,“师兄,楚公子,你们在闹什么,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杜明深怕苏梦昔要阻拦楚天,所以在那怂恿道,“师妹,竟然他要显示他的本事,就让他去呗。”

    苏梦昔瞪了一眼,杜明不在说话,而楚天却笑意浓浓,一点不怕的样子,这让苏梦昔急了,“你。”

    “苏姑娘,如果我帮你拿到那东西,你可答应我。”

    苏梦昔不解,“答应你什么?”

    “做我妻子啊。”

    苏梦昔立马面色通红,“你。”

    一边的杜明暗骂,甚至传音,“死无赖,我看你怎么死!”

    楚天却瞄了一眼杜明冷笑传音道,“你连打擂台的胆量都没,就别在这装逼!”

    “你!”

    “叮~气怒值10”

    “怎么?不服?你上啊!”

    杜明传音对呛,“可恶,你就去送死吧!”

    一边的苏梦昔看到这两人在对视,一脸疑惑,“你们在传音?”

    楚天两人这才回神,至于杜明满脸笑意道,“没有,我在提醒他等下要小心。”

    楚天听到浑身发麻,心里暗骂道,“这家伙又要当鸟人又要立牌坊。”

    杜明则笑意浓浓盯着楚天,“小子,上第九层,要八十连胜,我想你连雷无极都没碰到,你就死在第一层了。”

    “孙子,看好了,看你爷爷怎么打擂台的。”

    “你!”

    “叮~气怒值5”

    楚天怪笑进入人群,而苏梦昔赶紧跟上,杜明也后面紧随,当楚天来到前方一柜台时笑道,“我要打擂台。”

    那柜台站着一老头,满头白发和白胡须的怪异看着楚天,“你才金丹后期吧?”

    “恩。”

    对方这时拿出一块令牌,那是血色石头做成的,而那个老人对他叮嘱道,“注入你的灵气,我做一下数据。”

    楚天随意注入灵气后,老人拿过令牌,随后弄了一番后交给楚天,并且指着身后一巨大木板说道,“这是第一层超过一胜的人,你要是想挑战谁,只要把他名字告诉我,我帮你约战。”

    楚天没想到这约战这么简单后,正打算约一个时,一声音传来,“我们一战吧。”

    楚天,杜明,还有那苏梦昔三人好奇转身,正好看到一个肌肉发达,而且两眼还有一丝血丝的大块头。

    同时在这人身边还有站着一名类似护卫的人,这人正是血家的,只听那护卫怒视着楚天,“小子,没想到这里能碰到你,真是找死!”

    楚天疑惑,“你们认识我?”

    那个护卫指着那大块头,“血山,我们家大公子。”

    听到这名字,苏梦昔大惊,“血麟哥哥血山,也是血家兽血最浓的年轻一辈。”

    可楚天并没有震惊而是对系统下令,“鉴定。”

    “叮~血山,元婴中期,经验二亿,完全吞噬需要五秒,转化可获得两百万经验,击杀可获得两万经验,有敌意!可吞噬。”

    这让楚天暗喜有人来送经验了。

    可在杜明看来却大笑,“小子,看来你的仇家来了。”

    苏梦昔白了一眼,“师兄,人家是为了救我才得罪血家的!”

    杜明为了维护自己形象,赶紧改口,“我的意思是,这血家的人,恐怕要把他杀了,所以我提醒他别答应这约战送死了。”

    奈何杜明却对楚天传音冷笑,“小子,不敢答应了吧?”

    楚天看到这杜明背地里这一套后冷笑传音,“你这种人,真是该死。”

    “恐怕今天死的人是你,哈哈!”

    楚天却冷笑,“今天就睁大你狗眼,看爷爷怎么教训人的!”

    在楚天跟杜明沟通之际,那个血山却怒目,“小子,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苏梦昔赶紧看向楚天摇头,而楚天却不以为然笑说,“答应就答应。”

    血山立马拿出自己的令牌放到柜台,而楚天也把自己令牌放到柜台上,很快那个柜台老人给他们登记了一下,随后在这第一层传来一道声音,“0胜楚天跟五连胜血山将进行今天的第一百五十次比赛。”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又立马热闹了,而楚天好奇问了下,“一百五十次?”

    那负责的老人笑说,“恩,现在轮到一百四十次,估计在等一个时辰,就轮到你们了。”

    楚天哦声,而杜明怪笑,“小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可那血山却站在那里冰冷,“休想走!”

    “谁跟你说我要走的?”

    血山指了指杜明,而楚天不屑瞄了一眼杜明,“他是人吗?这你也信!傻的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