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不堪一击求票
    众人立马看向这声音,当众人看到是楚天时,犹如看到希望异样,纷纷欢呼起来。

    张枫跟风烈大喜,纷纷跑过去来,而苏梦昔脸上也松了口气,“总算回来了。”

    至于擂台上那两高手则投来嘲讽目光,而庞麒在那冷笑,“小子,我都来几天了,你都不敢露面,我还以为你藏起来了。”

    楚天却笑说,“我要是闭关修炼个几年几十年,你是不是得在这里嚷个几年几十年啊?”

    “你什么意思?”

    “我意思很简单,我这几天去修炼了,鬼知道你什么时候来,要是知道你要来,我第一天,就把你们这五个擂台全部踢飞了。”

    这话立马让南天帝国的人热血沸腾,而西荒帝国各个来气,庞麒更是怪笑,“全部踢飞?小子,你可看清楚了,这五个擂台,可是五种不同方面的,别说五个,就是一个,你都踢不了。”

    “哦?踢不了?那庞公子,你可看好了,今天我一定把全部踢飞了,而且我会让你知道,你们西荒帝国在我们南天帝国眼里,就只配做小弟!”

    这话一出,西荒人更加来气,庞麒冷笑,“要是靠口水就能赢,那还要修炼做什么?”

    楚天却诡异一笑,直接来到西荒帝几个护卫身边,而这些护卫正是刚才抓苏梦昔来的,所以楚天一出现,当场烈焰百影,击穿他们。

    “啊啊啊~”

    一阵阵惨叫,现场的人都蒙了,庞麒气吼,“你,你这是做什么。”

    楚天笑说,“擂台比赛前,先收拾一下刚才碰我女人的脏手!”

    众人倒吸一口气,他们没想到这些人只是因为抓了苏梦昔一下,就被楚天这么解决了,而苏梦昔也愣住了,她没想到楚天为了自己,当面杀了几个西荒帝国的人。

    至于张枫跟风烈连翻叫好,而庞麒起怒道,“小子,等下一定让你死无全尸!”

    楚天却不屑道,“怎么?就靠擂台上这一高一矮营养不了的人?”

    众人惊呆了,他们没想到楚天这么说那两人,而这两人更是来气,庞麒看到楚天敢这么说他们后冷哼,“小子,这两人可是西荒帝国天才阁元婴第一高手,金丹第一高手,你敢说他们不行?真是可笑。”

    楚天则怪笑,“那你就睁大眼睛,看我怎么收拾他们两个的。”

    众人彻底傻眼了,因为楚天直接来到擂台上,要一战二,而坐在那里的国主动容了,两眼眨了下,至于庞麒冰冷道,“金丹境界的就可以把你杀了。”

    楚天却摇头,“不,金丹的压根就是站错地方了。”

    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楚天金光闪就来到了那个金丹高手身后,那人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楚天已经废了他的修为,还扔下擂台,只留下满身都是血迹的对方在那怒吼。

    现场一片宁静,而庞麒也有些呆了,同为金丹境界的,可此刻楚天却一招就击毙了对方,至于张枫等人纷纷叫好,现场才立马热闹起来。

    然而站在楚天面前的那个元婴第一高手怒目盯着楚天,“小子,我承认你厉害,不过我告诉你,我火石风,乃西荒帝元婴第一高手。”

    “好了,大家都知道你第一,可是光说有用吗?倒不如拿出你的厉害本事,让我瞧瞧,如果不行,就自己下擂台吧。”

    众人没想到楚天这么狂,而那个火石风彻底怒了,拿着手中扇子气说,“好,我这就让你看看我的宝器,火云扇!”

    楚天不知道火云扇是什么,但是在场不少人知道,只听苏梦昔急着给楚天解释,“小心这扇子,它引动一次火焰就会增加一次,非常可怕。”

    楚天没想到这扇子还有这能力,只见那扇子舞动后,一道巨大火龙围绕着那个火石风,而且舞动速度很快,那威力也变强。

    一眨眼的功夫,那个火石风嘴角勾起,“小子,今天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可怕。”

    楚天却若无其事笑说,“继续,等你增强到最大再说。”

    众人蒙了,以为听错了,而楚天此刻确实在等待,没有出手的意思,在台下的庞麒冷笑,“小子,你真够狂。”

    楚天却回了句笑了笑,“狂?等下你就知道是不是狂了。”

    至于那个火石风两眼瞪大,“小子,看我的火龙,怎么吞灭你!”

    这时那巨大火影已经有两三个人高,犹如一条‘龙’一样缠绕,最主要这火影突然倾盆大口飞向楚天,而楚天诡异暗笑,“让你试试反弹的厉害。”

    只见楚天先是在身上开启三重山,同时还千尊魔甲打开,以及狂龙软甲穿上,这样水系的软甲可以有效削弱一些火系法术。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楚天偷偷施展了反法魔光第五境界,当场那火影吞下楚天刹那,百分之五十的伤害立马闪现在那个火石风身上。

    火石风毫无防备,当场整个人被自己的火焰给震飞,掉落在擂台下,而楚天只承受了百分之五十,但是这百分之五十又被三重山,千尊魔甲和狂龙软甲给吞没了。

    所以楚天一点没事的在那里拍了拍身上灰尘笑说,“嘿,这个第一高手,好厉害啊,把自己给打飞了。”

    众人已经惊呆,因为大家都看到那火焰被反弹了,那个火石风活生生被自己攻击给打中的,而且此刻口吐鲜血站稳后震惊的看着擂台上的楚天怒道,“你。”

    楚天笑眯眯,“怎么?还要来吗?”

    火石风不敢了,有些胆怯,而那个庞麒已经惊呆道,“怎么可能。”

    楚天则转头笑看他,“怎么?来替你弟弟报仇的?要不你自己来试试。”

    庞麒连火石风都不如,所以不敢上前,但是他却暴怒道,“小子,你也只是打了一个擂台而已,这里还有四个擂台呢,我不信你一个人还有其他四种本领。”

    楚天却笑问,“如果我把那四个擂台都踢了的话,你要怎么办?”

    “哼,等你能打败再说吧,口出狂言!”

    楚天却诡异一笑,“四个擂台?都是垃圾!看我怎么轻易破了他们,好让你这代表团,早日收拾行李回你们帝国去,别这里丢人现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