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狂傲的家族求票
    这院长听到楚天这话无奈叹息一声转身离开,显然对于瑶家的出现也爱莫能助,可西来却眉头紧皱,“瑶家的人,从来不把外有瑶家血统的人当成他们的人。”

    楚天却不以为然,“我还不想当他们的人呢。”

    西来无奈道,“你不知道多少神秘家族的人在外,都只有一个下场,被抽离血液或者废修为,更严重的当场击杀,从来没有特例。”

    楚天早已听说这个后怪笑,“我就要做这个特例。”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我倒是看看这些人想怎么样。”

    西来只好叹道,“那行,走吧,南天聚风楼。”

    只见楚天收拾心情跟上西来步伐来到了城里的一座高楼,此刻这高楼显然被包下一样,四处空荡荡。

    唯有在第一层外有小二在那里恭候谁似的,直到西来跟楚天出现,那个小二笑说,“两位,可是南天书院的?”

    “恩。”

    那小二笑了笑,“请。”

    很快这小二把两人领到地下室,那里犹如一个地窖一样,楚天暗叹,“这一个小酒楼,却有这般地方。”

    至于西来此刻眉头紧皱,显然很担忧的样子,楚天却一点不当回事,直到小二把他们带到一石门外对他们说了句,“三位贵客,就在里面。”

    西来恩了声,正准备带着楚天进去,可石门刚开,里面就有股强大的气流迎面而来,西来赶紧凝聚一个水蓝色的盾抵挡在石门口皱眉,“瑶兄,你这是做什么。”

    这时里面慢悠悠道,“西兄,上次因为我侄女的事,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可现在你又带着一个有我们族血液的人来,这不是让我很想跟你一战吗?”

    西来皱眉,“如果你要战,我便战!”

    里面沉静了好一会,而楚天心里却暗惊,因为他可是知道西来本事的,奈何现在有人竟然跟他相当,可想而知这个瑶家来的人多可怕。

    正在楚天迟疑时,那强大气流消失了,而西来才收起气势,在里面黑乎乎的地方突然点起了无数灯火。

    只见这些灯火闪烁下,有三人印入眼前,其中一中年男子两眼圈发黑,而左右脸各有一狮子的小图案,犹如纹身一样。

    最主要对方身穿一件黑色长袍,把整个身体包裹住,头发则批头盖下,把肩膀盖住,犹如一走火入魔的狂人一样。

    同时在这中年男子左右两边各站着一高青年,一矮少年。

    可这少年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非常可怕,而高青年气息收拢很高,而看到他们刹那的楚天体内血液立马沸腾。

    这让楚天暗惊的赶紧对这三人鉴定。

    “叮~瑶弑天,修为很强,敌意!”

    “叮~耀天岳,出窍期大圆满,敌意,可吞噬!”

    “叮~耀地风,元婴大圆满,敌意,可吞噬!”

    楚天诧异起来,因为他没想过这个看似十一二岁的少年,竟然也有元婴大圆满,至于高个子,已经出窍期大圆满,这些放到外面,可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比天才阁那些人还可怕。

    然而此刻瑶弑天却盯着楚天说了句,“当年就该把你杀了。”

    楚天眉头一皱,“杀我?”

    瑶弑天冰冷道,“没错,带走你娘时,你还是一个小屁孩,而且没修为,甚至一丝我们瑶家血液波动都没,所以我才没杀你,看来当年是你娘在你身上做了手脚,让我们无法察觉。”

    楚天心中莫名火焰烧了起来笑说,“那我还得感谢你不杀之恩了?”

    瑶弑天却说了句,“按照瑶家流落在外的血液,一定得剥夺,如果你不想死,只想做个凡人,就乖乖把体内的传承血液给他们两吸收吧。”

    这话一出,楚天冷笑,“想吸我?那也得看看他们有没这本事。”

    听到这话的瑶弑天怪笑,“小子,每个流落在外的人,都很自以为是,可结果各个最后都惨死,难道你也想吗?”

    说完,那个瑶弑天立马释放出气势要对楚天下手,而西来赶紧上前阻挡道,“瑶兄,如果我没记错,按照你们瑶家规矩,在外的人,也只能年轻一辈的人出手,我想这里不该你出手。”

    瑶弑天听到这话立马收起气势道,“我不出手就不出手,不过这地字辈的瑶地风和天字辈的瑶天岳对付他也是轻松得很。”

    这话说完,那个少年瑶地风立马释放出全部气势冷笑,“弑天叔叔,还是我来吧。”

    “行,把他废了,传承血液吸了就行。”

    “是,弑天叔叔。”

    说完,这少年立马站了出来,而楚天没想到这个少年那么年轻,可杀气却那么重,尤其眼神里更是恨不得把楚天杀了,然后把楚天传承血液给吞噬了。

    可楚天却不以为然道,“小屁孩,你毛都没长齐,还想杀我?”

    这瑶地风冷笑,“野种,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小屁孩。”

    可就这时楚天突然来到那个瑶地风身后,化成六道人影,那匕首快速刺向那个瑶地风,在场的人吃惊了,而楚天刺中后再快速退到一边冰冷道,“上次说我是野种的人,已经死了。”

    瑶地风脸色大变,不过他对着自己伤口用力拍打了一下,瞬间那伤口活生生被压制住了,这让楚天暗惊,“竟然不流血了。”

    至于坐在那里的瑶弑天对那个瑶地风说了句,“地风,他看来不那么弱,你小心些。”

    瑶地风却自信道,“我堂堂元婴大圆满,才不怕一个元婴初期的。”

    说完,这个瑶地风周身金光闪烁,而且这些金光环绕在周身,变成一道道金丝,最后对方双眼还散发出金光的盯着楚天,“野种!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真正血统的人,跟一个杂种人的区别!”

    那瑶地风话音落下,就大喝一声,无数金丝快速到达楚天身边,把他缠住形成一个蚕卷一样,同时那个瑶地风冷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吧。”

    西来看到这里大惊失色,正准备出手,瑶弑天却说了句,“西兄,这是我们族内的事,请你不要插手,否则你就是跟我们瑶家为敌!”

    西来却冰冷道,“上次因为我徒弟的事,让我这些年一直耿耿于怀,这次如果我连她儿子都保不住,我还怎么配做她师父?”

    瑶弑天瞪眼,“怎么?你真要跟我们瑶家为敌吗?”

    西来毫不犹豫道,“要是能保住他,与你们为敌又如何?”

    瑶弑天哼声,“好,那我就成全你。”

    可就这时一阵惨叫从瑶地风嘴里传来,大家纷纷好奇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