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先下手为强求票
    这风梦自然听说过幻影丹,看到这个,她立马眉头一皱盯着楚天,“怎么?你打算用这个。”

    楚天笑眯眯,“我自然想试试效果。”

    风梦哼声,“如果你有胆量就试试!”

    “怎么?还威胁我不成?”

    风梦狂傲道,“我保证你施展后,会后悔!”

    楚天不当回事的怪笑,“那我这就试给你看。”

    周围那些护卫立马吓到了,纷纷要躲开,风梦却大喝,“谁敢动!”

    那些人只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看着,而九皇子额头开始冒汗珠,同时还盯着楚天警告,“小子,要是我出什么事了,你就是谋害皇子,这要是传到我父皇那里,你就死定了。”

    楚天则调侃起来,“我说九皇子,你杀我的时候,就可以不遵守南天城规矩,可我要杀你时,你就搬出你的身份,怎么?你身为皇子就高人一等吗?”

    “没错,我皇子就是高人一等!”

    楚天冷笑,“抱歉,我这个人,从来不怕任何势力!即便你身为皇子,也一样!”

    这话说完,楚天把张枫跟风烈扔到了仙府里,随后手中一千气怒值弄来的幻影丹当场注入灵气。

    瞬间这幻影丹炸开,一阵白雾散开,当场九皇子和一群护卫全部倒下,有的当场死了,有的口吐白沫,也有一些神志不清。

    至于九皇子稍微好些,虽然两眼还能动,可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显然灵魂受伤不小。

    这效果让楚天大喜,然后看向坐在那里的风梦,她身上却多了一件披风,而这披风把她包裹住,直到她打开披风看到现场后脸色难看道,“你!”

    楚天却笑说,“我说,你怎么不怕,原来你有法宝可以阻挡啊。”

    风梦拍案骂道,“楚天,今天你休想离开这里!”

    只见风梦身前飞出一法宝,仔细一看这法宝火红色的瓶子,看似花瓶,但是口子对着楚天所在区域时,瞬间熊熊烈火喷出来。

    在地上躺着的九皇子大惊失色,“别,别。”

    可这烈火不认人,当场楚天所在区域燃烧起来,直到风梦收起火焰,楚天那个区域却已经空无一人。

    这让风梦狐疑,“烧死了?”

    奈何楚天却在风梦身后笑说,“这样想烧死我?做梦!”

    风梦脸色大变,正要起身,而楚天的狂龙长枪直接从身后刺过去,而这风梦是火系的,正好被楚天的水系套装克制。

    当场击穿身上防御,出现一个大窟窿,这让风梦倒飞出去漂浮在空中气骂,“你,你找死!”

    楚天怪笑,“我找死?你先看看你还有本事跟我一战没。”

    风梦也是出窍期,可她从没想过楚天这么可怕,再加上现在她自己受伤,只能哼道,“我今天是奈何不了你,但是你杀了这么多人,还有九皇子也因你而死,我一定会上报给国主。”

    楚天没想到这个风梦还想冤枉自己,不过这个九皇子此刻重伤的被扔到迷雾珠里,风梦还以为他死了,所以楚天将计就计笑说,“你把九皇子烧死了,还要怪我?”

    “这里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觉得国主和太后是相信我呢,还是相信你呢?”

    楚天笑眯眯,“我才元婴初期,谁会相信我可以把出窍期高手杀了,尤其九皇子,倒是你那法宝,我想国主他们会很在意的。”

    风梦自信冷笑,“你等着吧,以我跟太后的关系,我会让她相信的。”

    “哦?是吗?那我等着。”

    这风梦哼声,手中拿出一遁地符,一捏碎后就消失在原地,楚天则看了看四处后才撤离这里,直到来到大街上,楚天把张枫跟风烈弄出来。

    当他们看到在外面后纷纷问怎么样了,楚天只说了句,“估计很快有人要嫁祸我了。”

    “嫁祸?”

    “恩。”

    张枫跟风烈不解,而楚天没多解释,而是去了六皇子府邸,找到了六皇子,并且把这事解释一遍,最后楚天还把九皇子扔了出来。

    此刻九皇子浑身动不了,惊恐失色的看着六皇子,“六哥,你,你不能杀我。”

    六皇子看到九皇子这样一脸叹道,“自作虐。”

    楚天却笑说,“九皇子,别急,你的妃子,一定会去国主和太后那里告我,所以我们还不会放你死,到时候还得你作证呢。”

    九皇子一听有种不祥预感,而六皇子却拿出一颗丹药塞入那个九皇子嘴里,最后九皇子昏迷后六皇子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尤其那个妃子跟太后关系不错,所以你得做好心里准备。”

    楚天笑看六皇子,“这风梦以为九皇子死了,可他没死,这太后和国主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六皇子却好奇,“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明天还有点事,想今天把这事解决,所以你带我去见国主吧,现在就去。”

    六皇子恩了声,赶紧带上楚天,而楚天把昏迷的九皇子扔到仙府后,就一起离开了。

    至于那个风梦受了伤先去太后那里告状,而楚天正好去了国主那里,并且把事情解释一遍,然后把九皇子交给了国主。

    对于楚天,国主一直对他有好感,当他听了所有事情经过后看向那昏迷的九皇子说了句,“这事,我知道了,等下我会处理。”

    说完,国主随手一挥,那个九皇子就消失了,而六皇子楞了下后说了句,“父皇,如果没什么事,那我们走了。”

    国主却说了句,“你走吧,不过他先留下。”

    这话让楚天跟六皇子面面相觑,尤其楚天好奇国主为何留下自己后那个国主却笑说,“你先在这里吧,等下太后和那风梦就来了。”

    楚天这才明白怎么回事,而六皇子只好退下,毕竟他只是来引荐的,可现在国主让他走,他也只能离开。

    国主却看向楚天笑说,“你先到我这书架后面吧。”

    这时书架转动起来,而那里却有一些位置让人坐,这使得楚天好奇坐了进去。

    正当楚天好奇这里是否能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时,很快外面有了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