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不畏权势求票
    “报!太后和风皇妃驾到!”

    楚天暗笑,“还真是快啊。”

    不过楚天好奇这个风梦该怎么冤枉自己,然而此刻的风梦根本不知道楚天在这大殿内,而且她还装作浑身都是伤痕,嘴唇也苍白,显得经历过什么大战一样。

    即便如此,她却还要扶着一白发苍苍的老妇,而这老妇身穿紫色长袍,走起路来一步步,两眼却非常犀利的看向国主那里。

    国主起身上前笑说,“母后,你来了啊。”

    这正是姜太后,她一脸激昂道,“我的九皇孙,我的九皇孙没了!”

    国主楞了下,“姜龙?他怎么了?”

    这时一边的风梦却哭啼了起来,而在书架内的楚天哭笑不得,“这一家子都可以当影帝了。”

    此刻在外的风梦和太后,根本不知道楚天就在书架后面,更不知道楚天能听到他们谈话。

    只听太后激动道,“风梦,你,你来说。”

    风梦边抽泣边说道,“他被那个楚天杀了。”

    国主装作一脸疑惑,“杀了?怎么可能?”

    风梦看到国主不信,还特别加大哭声,“今天九皇子是去调查那个天香第一楼的,而那个楚天也在那,并且阻拦九皇子,不仅如此,还把我的妹妹也杀了。”

    国主凝重点点头,而那个太后则气嚷道,“这种逆子,该杀!”

    国主却摇了摇头,“不该杀。”

    这下太后跟风梦都愣住了,尤其风梦有些不解,直到太后皱眉,“你什么意思?”

    国主这时看向书架拍了拍手,那书架就自动打开,而楚天则坐在那里不好意思道,“抱歉,打扰你们了。”

    太后跟风梦见状都惊呆了,甚至有种不祥预感,不过太后还是见多识广,立马哼声,“你们在搞什么?”

    国主则看向太后,“母后,有些事,还是我来说吧。”

    只见国主把楚天跟风梦的事解释一遍,最后还说道,“你的九皇孙,虽然被她攻击了,可却被楚天救下了,你应该感激他还差不多。”

    风梦立马慌张道,“没,我没有杀姜龙。”

    太后脸色凝重道,“你身为国主,难道宁愿听一外人的话。”

    “母后,她的话,也未必可信。”

    那风梦吓得连假装要下跪,太后一把抓住她,“跪什么,有我在,今天谁都别想动你。”

    楚天没想到这太后果然偏袒这个风梦,即便知道了事情真相,也继续装傻,而国主皱了皱眉,“母后,她在欺骗你,还欲杀姜龙,难道你还要被她蒙骗。”

    “有证据吗?没证据,就别乱说话!”

    这时国主把九皇子弄了出来,虽然他昏迷,但是还有气息在,而国主指着九皇子身上的伤势说道,“好好看看吧,他身上的伤痕,明显是被火灵瓶给灼伤的,要是再迟一些,就死了。”

    楚天没想到这个国主比自己还眼尖,竟然把这些伤势给放大化,而那个太后显然看都不看道,“任何伤势都可以伪造。”

    国主笑说,“母后,我们皇室有一些丹药,可以让人说出真话,要不让风梦试试。”

    这话一出,风梦立马哆嗦,而太后知道无法继续圆谎后对风梦使了一个眼神,这风梦立马结巴道,“我当时是跟他打斗,不小心误伤九皇子的。”

    国主重重问了句,“误伤?”

    “是的。”

    楚天心里暗骂这个风梦竟然这个时候还说得这么轻巧,可国主却不信道,“还是上丹药试试吧。”

    太后则急了,“怎么?你这是不相信我师妹?”

    “母后,我这是公事公办,要是谁说谎,我自然会处理。”

    说完,国主让人准备丹药,可太后却说了句,“好了,我会带她回去好好调查的,这事不用你操心了,你忙你的国事吧。”

    只见太后要带走风梦,国主显然也不好说什么,可楚天不乐意了,他则开口道,“太后,你不会因为她是你师妹,你就放她一马吧?”

    国主本想这事就这么解决了,可没想到楚天却开口了,他暗惊起来,而太后转身两眼死死盯着楚天,“怎么?有什么问题?”

    楚天却笑说,“没什么问题,只是要是让天下人知道太后是这样包庇自己师妹,我想大家会耻笑吧。”

    太后哼声,“耻笑?谁敢。”

    楚天没想到这个太后不仅脸皮后而且还豪不怕事,坚持要保住风梦后笑说,“太后,那请你管好你师妹,要不然一有机会,我一定把她杀了。”

    太后听到这话两眼怒火烧起,而风梦看到这是好机会立马装作受害者,“太后,你看,他多么狂。”

    楚天却不当回事冷笑,“风梦,怎么?只允许你杀我?还不允许我杀你?谁规定的!”

    太后叱喝,“逆子,是我规定的!”

    楚天却不紧不慢笑道,“太后,要是有人要杀你,你会老老实实呆在那里,被人宰割吗?”

    太后瞪眼,“你是你,我是我,能比喻吗?”

    “有什么不可,都是人!”

    “放肆!”

    这太后气势释放出来,国主立马解围,“母后,消消气。”

    太后哼声,“消气?有人这样了,我还怎么消气?”

    国主此刻有些为难,而楚天并不想让国主为难,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国主一开始站在这里,已经对自己很不错了。

    所以楚天笑说,“国主,你就别帮忙了,这事,还是我来自己解决吧。”

    国主不知道这楚天心里要搞什么,而楚天自然是激怒她们收割气怒值,同时也算是为了解气,毕竟谁让这风梦可以杀自己,自己却不能动她。

    可那个太后却把楚天当逆子,叛贼之类的人质问,“怎么?你还要跟我打吗?”

    “你是太后,如果你愿意降低身份,我自然无话说。”

    太后瞪眼,“你。”

    国主顿时一阵头疼,而风梦知道今天国主是站在楚天这里,太后站在自己这里,要是这样僵持下去,谁都奈何不了谁,于是她脑海里立马想到了一个整死楚天的办法。

    所以她轻声道,“太后,你别跟他斗嘴了,这简直丢了你的身份。”

    太后身为太后,怎么可能被一个外人这样顶嘴,正打算下令让人把楚天拿下处死时,风梦却开口道,“竟然这是我的私事,我想跟他私下解决。”

    太后狐疑看向风梦,“你不是受伤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