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骂起来,我自己都怕求票
    楚天的话,众人半信半疑,毕竟多带九个人,意味着阻挡里增加了九倍,速度上肯定也是受到影响,到时候要真是比赛,肯定吃亏。

    可楚天完全不当回事,西来也没多管,而是对众人说道,“大家休息吧,明天就是淘汰赛了。”

    “是。”

    很快大家各自回去休息,而楚天此刻也回到屋内,可屁股还没坐热,林光就溜了进来笑道,“我可以进来吗?”

    楚天笑说,“学长,你我有必要这么拘谨吗?”

    林光尴尬道,“我怕影响到你。”

    “放心吧,没什么好影响的。”

    林光这才放心道,“其实我这次来,有些事想跟你说一下。”

    “哦?什么事?”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在等待你时,有一个自称北雪书院的人,他让我们告诉你,他一定要取你命。”

    楚天疑惑,“北雪帝国?谁?”

    “暗土的哥哥,暗络。”

    楚天没想到这个暗土还有哥哥后好奇道,“很厉害吗?”

    林光迟疑道,“我今天问过西来前辈,他说没听过此人,可我总感觉这人很可怕,好像比谢水天还来得更让人无法呼吸。”

    楚天诧异,“哦?有这么可怕。”

    “恩。”

    楚天明白后笑说,“放心吧,明天我去见识一下就知道了。”

    林光恩声后才告辞,而楚天狐疑道,“暗络,西来只说过有三个可怕的人,应该是晴素,童石,谢水天,难道这个很弱不成?可竟然找我报仇,这个北雪书院,不至于会送一个弱的人来吧。”

    想到这里,楚天更加期待了,因为这次不少天才高手,要是能解决一下,这经验和灵力,以及额外好处,说不定都有。

    只不过楚天也知道这些天才非同寻常,尤其一些还是老怪物,就比如今天那个童石,防御很难破。

    不过楚天的精准一击正好克制土的,于是他暗笑,“我该把这一套木系灵器给升级了。”

    只见楚天把收集的灵器碎片进行锻造,让这木系灵器套装升级。

    “叮~灭日神弓套装升级成功,获得升级版套装效果和法术。”

    楚天激动的赶紧看看这灭日神弓套装新变化。

    灭日神弓套装效果依然是群体治疗,这个对楚天作用不大,倒是法术精准一击升级了。

    精准二连击,两重箭影重叠一起精准射击一目标,威力二十倍。

    楚天看到这个大笑,“二连击,厉害!”

    一想到楚天可以二连击二十倍爆别人裤裆,楚天怪笑,“到时候看看你这的防御强,还是我的箭法强。”

    此刻的童石根本不知道楚天还有这么可怕的木系箭法。

    至于楚天感受完灭日神弓的变化后看看气怒值在商城能否把一些法术给升级了。

    毕竟有些法术是从商城里兑换的,无法通过经验来升级,只能通过气怒值兑换升级。

    所以楚天在商城里瞄了一眼,看到烈焰剑法的第六境已经出现,烈焰噬魂。

    “靠,剑气进入体内可以噬魂?出窍期的元神都受不了,这得多可怕!”

    但是一看气怒值需要五千,楚天这段时间积累只剩下三千多后凝重道,“还差一千多,看来明天还得多刺激刺激一下那些其他书院的,一人怎么也得捞几十气怒值来,那几十人,应该可以凑够一千多吧。”

    想到这里,楚天有了目标,那就是开嘲讽,好好刺激他们。

    做好打算后的楚天闭目养神,而南天书院这个废物书院又带了一个连出窍期都没到的人前来,很快就在八大书院传开。

    有些没亲眼所见的人纷纷表示明天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个元婴境的楚天为何有这胆量来这。

    对于楚天自然不知道这事,所以到了次日,还跟众人一起在等待西来。

    直到西来看向十人用无奈的表情叹道,“走吧。”

    很快十一人一前一后,沿着宫殿外的过道离开,当他们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一个广场,而这广场中央已经布置了类似修炼池一样的阵法,犹如一百米赛道一样,而且并排正好九个过道。

    看到这里的楚天苦笑,“难道还能抢道不成?”

    西来皱眉道,“你还真猜对了,曾经一些厉害的书院之人,直接把别人的过道给堵住了。”

    楚天疑惑,“那他们不动手吗?”

    “这第一轮是不能动手的,只能比谁在里面移动快,而且最先到终点。”

    楚天笑眯眯,“那有意思了。”

    林光等人却担忧,而这时一群阴阳怪气,身上散发出药物的人走了过来,带头的是一个秃顶中年男子,他冷笑盯着西来,“西兄,你这次运气不好啊,带着一群垃圾队。”

    西来盯着此人道,“丹秃,我带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个叫丹秃的人怪笑,“有啊,这样少一些竞争对手。”

    随后西来跟这个丹秃对视起来,而林光对楚天传音道,“这些人是西南帝国的,听说最近这帝国和书院的人,跟西荒帝国走得很近,甚至常常有人偷袭我们南天帝国边境上的居民和修士。”

    楚天听到这个后再看向西来,发现他严重带着怒火,这让他费解,毕竟西来很少动怒的,平常都是一个冰冷的人。

    然而林光继续说道,“听说,这个丹秃跟我们西来前辈是师兄弟,以前都属于一个门派,不过那个门派很多年前灭了。”

    楚天恍然大悟,而这时西来盯着丹秃道,“丹秃,今天是我们书院比赛,我不想跟你计较,不过事后,我希望你能留下,我们进行一战。”

    丹秃却怪笑,“师弟,难道你还想报当年的仇吗?”

    “当年你欺师灭祖,盗走门派的法宝和法术,还引来一群人把门派给灭了,你觉得这跟你没关系吗?”

    丹秃却阴森森笑说,“谁比较有手段,谁比较强,谁就是王者。”

    西来恼火起来,而楚天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个丹秃是个小人,害西来门派被灭,甚至是个欺师灭祖的家伙。

    不过最主要这个丹秃仗着西来不能动手,反而在那说个不停,最后还盯着楚天,“这就是那个元婴境的小家伙?”

    结果楚天笑说,“是啊,不知道秃顶大叔,叫我有什么事啊?”

    “秃顶大叔?也是你叫的吗?”

    看到对方还没气怒值的楚天继续开腔,“那叫你背信弃义的秃顶老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