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有夜魔果的下落?求票
    刀银深怕楚天会临阵拒绝约战后笑说,“小子,你现在要逃的话,我可以随时抓你。”

    海大胖则看向楚天传音道,“如果你不想参加,我现在立马带你离开。”

    可楚天却笑说,“放心吧,就这样的,我看不上。”

    楚天这话不大不小,在场看戏的人都能听到,本来不把楚天当回事的那个巴达楞了下冷笑,“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意思很简单,你跟我比,肯定输,所以你还是认输吧。”

    众人嘘声一片,有人还喊道,“好狂啊。”

    “这不叫狂,是叫傻。”

    “估计是吓唬巴达。”

    “可笑,巴达可是出窍十杀之人,怎么可能会被他吓唬?”

    果然那个巴达冷笑,“本来我还对你没兴趣的,你竟然说这话,那么我更要跟你比了,而且还要让你输得很惨,甚至让你跪地求饶为止。”

    楚天笑而不语,而且胜券在握的样子,这让大家好奇这楚天是不是真有什么本事,而那个刀银早已迫不及待的笑说,“来吧,上擂台吧。”

    这时后面执法山大殿内有一群人把一个带有结界的巨大擂台,抬了出来,然后那个巴达站到擂台上挑衅的看向楚天,“小子,来吧。”

    “别急。”

    楚天说完,看向刀银笑说,“我是不是把你们圣海门的人打败了,你就不为难我了?”

    刀银盯着楚天冷笑,“你有本事打败他再说吧。”

    楚天知道即便打败这个,肯定还有出窍十杀里的其他人出来,所以他开口道,“这样吧,你还是把你们圣海门,出窍十杀内的所有人都叫来吧,我一一打败他们,省的你回头在找我麻烦。”

    这话一出,现场都沸腾了,有人还啧啧道,“这万海门的人,果然够狂啊,要挑战出窍十杀前八的人。”

    海大胖也都惊呆了,而南宫秋月看到楚天这么自信,心里则暗自嘀咕道,“难道他真可以轻易解决那些人?”

    至于刀银嘲笑,“小子,你以为每个出窍十杀的人都有空出来陪你吗?”

    “哦?这么说,他们现在没空?”

    “没错,最近他们有事,所以你想找虐,也没机会。”

    楚天只好失落道,“那行,看我如何解决这人。”

    说完,楚天一个跳跃,就来到了擂台上,那个巴达早已看楚天不顺眼刀,“等下,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出窍十杀,什么叫天才。”

    可楚天却诡异一笑,然后对系统下令,“鉴定。”

    “叮~稀有怪,巴达,吞噬可获得一定量经验,二十元神石,一滴灵血。”

    看到有灵血,楚天早已乐了,“看来这里的魔人,也有传承血液啊,怪不得才出窍期,气息却比外面一些分神高手来得厉害。”

    “小子,笑什么笑,还不出手!”

    楚天却回神笑说,“让你先吧,我怕等下一出手,你就死了。”

    “什么?你让我先出手!你这是看不起我!”

    “没错,看不起你,又能如何?”

    现场立马热闹了,而那个巴达气得大骂,楚天则收个气怒值,尤其总气怒值达到七千了,而且系统过一道声音闪过。

    “叮~总气怒值七千,可兑换烈焰剑法第七境,烈焰噬体,极品玄级法术。”

    楚天大喜,“总算可以兑换烈焰剑法第七境。”

    于是楚天毫不客气道,“兑换!”

    “叮~兑换成功,消耗七千气怒值!”

    很快楚天有了最新的烈焰剑法境界,而那个巴达看到楚天在那里呆无视自己后气道,“去死!”

    这巴达一拳打了出去,瞬间一道巨大的金光闪烁,化成一道拳影打在楚天身前。

    正当大家以为楚天会被击飞时,楚天立马移动笑说,“就这点水平?”

    巴达惊呆了,在场的人也愣住了,不过巴达很快回神不甘心道,“哼,看我这招金困术。”

    瞬间楚天周围无数金光,形成一个巨大的罩子,把楚天罩在那里,这让巴达得意大笑,“小子,被我困住了,就是你的死期!”

    楚天却右手凝聚一拳混元轰天掌,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拳就震碎那金光。

    现场的人镇住了,而刀银急了,“快点战决!”

    巴达这才回神,而楚天想试试新剑法的厉害,所以笑说,“我来看看你这天才的身躯有多坚硬吧。”

    大家不解楚天这话意思,而这时楚天身前飞出一把剑,这正是烈焰剑,随后这剑达成无数火红光剑气进入那个巴达体内。

    这巴达楞了下后哈哈大笑,“破剑法,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刀银这才松口气笑说,“小子,我以为你攻击多厉害,原来只不过是看起来花哨,没什么威力的剑气。”

    楚天嘴角勾起,“烈焰噬体,剑气可以噬**一会,效果嘛,嘿嘿。”

    这话一出,楚天一把抓住烈焰剑然后再次注入灵气,瞬间这烈焰剑抖动起来,而打入到巴达体内的那些剑气,立马开始在巴达体内冲撞。

    巴达肉身立马无数地方裂开,还一道道血迹流出,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巴达更是疼痛惨叫,“啊,我的丹田,啊,我的手,我的腿,我的脖子,我的。。。”

    当巴达出最后声音时,肉身四处已经裂开,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而楚天一个飞跃来到那个巴达身边笑了笑,“这就是命。”

    楚天一手按住对方额头,对方惨叫后开始快衰老,然后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现场一片宁静,看着的海大胖也傻眼了,而刀银异常激动道,“小子,你,你把他杀了?”

    楚天回神笑说,“不是他杀我,就是我杀他,难道不是吗?”

    刀银暴跳起来,可楚天懒得理会,反而走下擂台想着刚才那一招后暗喜,“这烈焰噬体,果然不简单,也不知道能否把分神境的人**也可以摧毁。”

    在楚天高兴之际,海大胖立马拉着楚天笑说,“走,我们回门派。”

    刀银则在那里气道,“小子,有没胆量去七岛圣地!”

    楚天不知道这七岛圣地是什么,但是海大胖立马拒绝,“千万别去,那里有可怕的夜魔树毒气,只有他们圣海门能破解。”

    听到夜魔树,楚天立马想到了夜魔果,所以他异常激动道,“前辈,那里是不是有夜魔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