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速度就是这么快求票
    听到这话的楚天笑问,“十件?谁雕刻完,就可以用下一件?”

    “没错,两人共用十件,看谁积分多,而且符文必须从我这里的一星到七星符选择。”

    楚天听到这话后笑了笑,“那就有意思了。”

    那个隐天却盯着楚天,“年轻人,废话少说,那我们开始吧。”

    “可以,请。”

    这时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看百年前的天才怎么把楚天给秒杀了,而楚天却很平静笑了笑。

    直到隐天一手拿过一宝器,然后另一一把黑色刻刀出现,同时在那雕刻一紫色符文,也就是七星符文。

    可楚天却笑了笑,“前辈,你雕刻七星,不介意我雕刻二星的吧。”

    这话一出,现场立马哈哈嘲笑起来,隐天楞了下说道,“二星只有四分,我七星十四分,你觉得呢?”

    楚天却笑说,“只有十件雕刻完才算结束,可要是我在你一件没有雕刻完,把九件都刻上二星符呢?”

    众人听到这话,又开始嘲笑楚天,有人还说道,“这小子以为有这么快的度吗?”

    隐天迟疑了下说道,“我知道你雕刻一星二星也许可以很熟练,但是我也不慢。”

    说完,隐天疯狂雕刻,而楚天却拿出月牙笑了笑,直接在一件上雕刻了二星,然后又拿出第二个进行雕刻。

    在场的人看傻眼了,有人还惊呼,“这家伙,一口气一个,好可怕。”

    “他度怎么做到的。”

    “简直是灵师界的奇葩。”

    “这样比,高星灵师都会被他玩死!”

    在那里的隐天脸色都变了,而叶欣眉暗探道,“这家伙,度还可以这么快。”

    此刻不少人觉得楚天在淘汰赛时还隐藏了实力,而此刻却完全爆了,看呆众人。

    至于楚天一口气把九件弄成二星后笑说,“前辈,九件二星,总共十八分,即便你这个雕刻好了,也才十四分,除非,你能雕刻九星符,显然是不可能,对吧。”

    那个隐天手中的刀都抖了下,然后不敢相信的盯着楚天,“你。”

    楚天知道这对于对方来说打击很大,所以安慰道,“前辈,你不要觉得丢人,因为今天第一肯定是我的,所以你输给第一,没什么。”

    这话一出,立马有人喷楚天太狂了,楚天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笑说,“前辈,请吧。”

    隐天收起刀苦笑,“看来我这百年白修炼了。”

    楚天笑了笑后隐天叹气回到座位上,至于楚天也下去,而经过叶欣眉那里,楚天坐下笑道,“怎么样,厉害吧。”

    叶欣眉却说了句,“你这叫投机取巧。”

    “我怎么投机取巧了?”

    “你用自己雕刻二星的度去赢了别人的七星,这不算真正实力。”

    楚天笑说,“可比赛规则,没说不行啊。”

    叶欣眉则起身道,“反正在我眼里,你这个就是小聪明,而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实力。”

    说完,叶欣眉走上了擂台,而和她比的是另一个陌生人。

    楚天则回到风女那里笑说,“怎么样。”

    风女却赞赏道,“不错,你这一招,确实轻而易举把对方赢了,但是我想恐怕下次你再比,可要改规则了。”

    “改规则?”

    “嗯,因为灵师大赛,比的是谁雕刻本领强和成功率高,而不是比谁度快。”

    楚天哦声道,“这样啊,那我看看他怎么改。”

    随后比赛则一一进行,很快第一轮结束,楚天,叶欣眉,还有海狮王,云锋和另外六人都进入了下一轮。

    然后一信徒上台道,“这第一轮结束了,而我们第二轮将改规则。”

    这话一出,楚天就乐了,“还真是改规则。”

    只听这信徒说道,“下一轮规则很简单,每人十件宝器,积分依然是看谁最高,而时间规定每个人一个时辰。”

    听到这个,大家都认定楚天肯定必败无疑,可楚天不当回事的来到叶欣眉那里笑问,“叶姑娘,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

    楚天笑说,“要是我下一场还是赢的话,你亲吻我一下怎么样。”

    叶欣眉楞了下白了一眼,“流氓。”

    楚天委屈道,“叶姑娘,我真不是流氓,只是需要。”

    “需要?你有这么饥渴吗?”

    楚天顿时无话可说,心里却把系统骂了一遍,而云锋却在那笑道,“小子,想占便宜,你做梦吧。”

    楚天则收拾心情笑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随后楚天看向叶欣眉,“看来你真不愿意亲吻我。”

    “我跟你无缘无份,才认识第一天,你就叫我亲吻你,你觉得我是这么轻浮的人吗?”

    楚天立马说了句,“对,叶姑娘说的对。”

    叶欣眉以为楚天疯了,而木疯子却来到楚天身边说了句,“和善,和善,年轻人,人家讨厌你,你就别缠着人家了。”

    楚天却瞪了一眼,“我说死秃驴,你能别妨碍我吗?”

    “和善,和善,我在度化你,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把你带去我修炼的地方。”

    “死秃驴,度化你大爷。”

    “和善,和善。”

    楚天无奈只好回到风女那里说了句,“这个死和尚,真难缠。”

    “习惯就好。”

    楚天心里却暗自嘀咕道,“回头,一定修理这死和尚。”

    然而这时台上比赛很快开始,依然是抽签模式,这次楚天对上海狮王。

    这可把海狮王乐了,周家主则更是激动,风女却担忧起来。

    可楚天却不当回事,直到他跟海狮王上擂台后,海狮王却笑说,“小子,比赛前,打个赌吧。”

    这打赌在比赛时是很常见的,所以现场的人立马好奇这海狮王跟楚天有什么仇,为何海狮王要跟他打赌。

    楚天却笑说,“哦?什么赌?”

    “很简单,我赢了,你的命给我。”

    “那我赢了呢?”

    “不可能。”

    楚天却笑说,“没有什么不可能,你还是说好了,你输了是把你命给我吗?”

    “可以,一定给你!”

    楚天笑了笑,“行。”

    这时那信徒看向两人道,“竟然你们做了赌约,到时候就要守约,否则谁不守约,将会受到惩罚,可否接受?”

    楚天没想到这信徒会当起裁判,不过他自然没意见,反而笑看海狮王,“正好把你的命送给风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